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营销管理 > 龙永图与MBA学员谈人才

龙永图与MBA学员谈人才

作者:来源:时间:2008-06-10 15:02点击:

  在多哈的一记槌声中,中国结束了长达15年的入世谈判。目前,最重要的是作好迎接挑战的准备。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把自己磨练成一个真正的、深深根植于中国并熟悉国际贯例的国际化人才,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当务之急。人才的成长是有过程的,必须有相应的环境和机制,没有宽容就没有人才。日前,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副部长、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做客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就中国入世后人才应具备的素质等一系列问题,与数十名北大MBA学员展开了讨论。   我更看重本土人才   关于人才问题,最近争论最为激烈的一个话题就是土洋之争,也就是本土派人才和海归派人才之争。本土人才是指主要在国内学习和工作的人,海归派是指有国外学习和工作经验的人,不止是留过学,还要有工作经验。入世以后,哪种人才是中国最需要的人才呢?   龙永图就此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两种人才都很需要,很难做出绝对的判断。从中国的现状看,更需要本土人才。因为中国需要成千上万的人才,海归派毕竟太少,不可能满足中国入世后大量的人才需求。如果寄希望于海归派人才入主中国各个大企业或政府机构,从数量上说是不现实的,而且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人才结构和人才素质。   他说:“我并不想贬低任何海归派,我认为他们也很优秀。但如果从中国国情出发,我觉得目前最紧要的问题是怎样尽快提高本土派的素质,而且海归派和本土派之间也有一个相互学习的问题。本土人才应加强规则意识、竞争意识和职业道德意识。入世给我们社会生活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我们应该从小孩子抓起,培养一批真正懂规则、懂职业道德、有职业责任心的人。如果我是一个高层领导,我在一个大的企业和一个大的公司当中,领导层我基本上用本土派,但我重视海归派的专业和他们的长处,中层干部我可能用他们多一点。”   接着他评价了海归派的作用。他说:“海归派会成为一个桥梁,这种桥梁作用我认为是很重要的,今后本土派人才也要具有国际化的视野和国际化的职业道德,到那个时候就分不出什么海归派和本土派了。”他特别强调:“中国的当务之急是走出去,但从整体的经济发展情况来看,我们大规模走出去的条件还不具备,至少还需5至10年的时间。中国要走出去,确实需要很多国际化的人才。我认为当前的关键问题是怎么固本强身,把我们发展起来,立足中国本土培养一批一流人才。”   要用最适合的人   关于用人之道,龙永图说:“我希望用和我不太一样的人。我曾经有位秘书,当我选他当秘书的时候,全场哗然,因为这个人根本不配当秘书的。在我们大家眼中,秘书都是勤勤恳恳、少言少语的,讲话很少,做事很谨慎,对领导非常体贴入微。但是我选的秘书,处事完全不一样。他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他从来不会照顾人。我每次和他出国,都是我走到他房间里说,请你起来,到点了。对于日程安排,他有时甚至不如我清楚,原本9点的活动,他却说9∶30分,等我一查,十有九次是我正确。但为什么会选他当秘书呢?因为选人有他的背景,在不同的情况下,可能会选出不同的人来,我是在谈判最困难的时候选他当秘书的。当时我由于谈判的压力,脾气很大,有时候和外国人拍桌子,回来以后一句话不说。每次我回到房间后,没有一个人到我房间里来,因为他们怕来找我骂。只有这位后来要当我秘书的人,每次不敲门就大大咧咧走进来,坐到我的房间就翘起腿,说他今天他听到什么了,哪个人说我那句话讲得不一定对等等,而且他从来不叫我龙部长,都是‘老龙’,或者是‘永图’,他还经常出一些馊注意,被我骂得一塌糊涂,但他最大的优点是经骂。无论怎么骂,他5分钟以后又回来了,哎呀,永图你刚才哪个说法不太对。我觉得这人很少见。他是一个学者型的人物,他对很多事情不敏感,人家对他的批评他也不敏感,但是他对世贸问题,简直像着迷一样,所以我觉得在特定的情况下,在我脾气非常暴躁的情况下,在我当时很难听到不同声音的情况下,有那位老兄很重要,我就是要找一个经骂的秘书。   “我们谈判成功以后,我很快把他送走了。我觉得已经不需要他了,他的长处已经不在这儿了,他每天把我文件搞得乱七八糟,我找什么文件都找不到,他有时候向我要文件。我是主持世贸谈判的代表,世界各国有很多经济学家、学者都给我寄书寄材料,有些材料我必须马上看到,但他一个人在那儿看、记。我有时候看到很重要的材料,问他为什么不给我看,他说他感兴趣。中美谈判成功之后,我的脾气好多了,他的任务也完成了,他也不是最适合的人了。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一个人在某个特定的历史时代、某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他做某件事情适合,但是换一个时间,他可能就不适合这个工作了,虽然同样是秘书岗位。所以,我认为一个人对人接物,稍微麻木一点好,不要太敏感,这有利于团队精神的建立。我的一位领导讲过,你要多琢磨事,少琢磨人,应该就事论事,不要一天想别人的缺点,这点非常重要,这是我用人非常看中的一点。因为一个人再能干,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团队,也不可能做成事。形成团队更重要,特别对我们中国人应该是这样的。”   没有宽容就没有人才   “我的身边有许多比我干得好的人,但我从来不感到受他们威胁。他们可能在某一方面干得比我更好,但我有自信,我能够控制住局面。他们对我很尊重,并不是因为我能力强,而是因为我能够包容他们。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他们前途无量。我们这代人的视野比他们差多了。”回忆起自称是来自贵州山沟的乡巴佬的他刚刚到北京时的笑话,龙永图感慨万千:“第一次在北京喝汽水,当时喝汽水,我觉得简直像喝毒药一样,但当时是花一毛钱买的,怎么能丢掉?因此无论如何也要喝下去。到北京以后,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月票,我们机关没有新来大学生的房子,让我们住在前门的一个小旅馆里面,给我买了一张月票。我以为我的月票只能坐15路,我只能拿月票上班。我曾走一个钟头的路去参观北海。一个星期以后,人家才告诉,这个月票可以坐4路,可以坐3路。”龙先生继续补充道:“自己眼界是否开阔,并不是由一个人的智力水平决定的,那时候我也并不是很笨,但在我不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是最笨的。我们不要讥笑任何好像无知的人,无知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事情,他并不笨,我认为人的智力相差很少,人的聪明程度相差很少,我总是这样觉得。”   一些能力很强的人,常常瞧不起比自己能力差的人。龙永图说:“年轻人心急好胜,难免犯这样的毛病,但应该教育他。事实上,你并不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即使是你最瞧不起的人,也肯定会在某些地方比你强。但年轻人是可以教育好的。如果这样的人都不用他的话,是很可惜的。因为这种特点在我们年轻人身上表现得太多了。”   龙先生以亲身经历给他在《对话》现场说过的一句话做了最好的注脚:“对年轻人应该宽容,没有宽容就没有人才。”   《市场报》(2001年12月02日第一版)

责任编辑: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