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营销管理 > 管理不需要英雄主义

管理不需要英雄主义

作者:来源:时间:2008-06-10 15:02点击:

在艺术家的眼里,矛盾是其生活中的基本特征,生活中的美感是与混乱有点关联的。他们不愿意生活在单一状态下,而是更情愿将面前的东西不断地撕碎,再拼接出某种更有意义的东西。
企业家的骨子里也是不安分的,他们属于创新式人物,同样喜欢生活的不确定性,相信“在鸟儿的舞会上,总能拾到麦穗”。人们常说财富是衡量人成功与否的标志,可创业者往往不是为了财富,而是甘愿冒险,喜欢将一个本来没有的东西,从无到有开创起来,以期获得登上峰顶那种“高哉九华与天接,我来目爽心胸扩”的感觉。
兵法讲究“兵不厌诈”,研究面对变幻莫测的现实,如何更能掌握胜算,因此也是一门包含不确定性的艺术。于是人们试图将兵法引入经营管理,以期提高企业家的修养与素质,久而久之便形成一个新的学问――“兵法经营”:
比如“兵贵胜不贵久”告诫经营者做事情要快速果断,速战速决,雷厉风行,不要优柔寡断,拖拖拉拉。
比如“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启示经营者决策的依据是预测,而预测的依据是信息。
再比如“居常虑变,处易备卒”提醒经营者在正常情况下要考虑到可能的事变,在顺利的环境下,要防备应付突然事故;等等。
作为一种谋求传统与现代相融合的新型经营模式,兵法经营最先出现的是依靠“半部《论语》治天下”,其后则是对《孙子兵法》、《三国演义》的开发利用;再往后则以推崇《菜根谭》为表现的对传统文化的全面发掘与认同。
然而能否要进一步说,兵法管理是兵法经营的一种延续呢?恐怕未必!虽然不可否认企业管理与军队管理之间存在某些天然联系。英国学者尼克逊认为现代管理中的许多观念与技术来源于军队,美国管理思想史家克劳得?小乔治在论及早期军事家对管理的贡献时说:
如果我们把工业组织的管理同军事机构的管理相比较,就会发现在管理上取得成功的主要条件是相同的。管理中的一些重要因素――纪律授权、区分直线人员和参谋人员,有许多是从军事上移植过来的。事实上军事学对管理学的最大贡献就是组织科学。
除了强调组织纪律性这一点,中国古代军事家阐释的“天时地利人和”思想对企业管理也很重要。行为科学从人的本性和心理出发,强调在任何协作性的工作中,人是第一位的,管理的重点是个人工作的动力和个人与他人的相互关系。其实质是“以人为中心”,通过重视人、关心人、满足人的不同需要,处理好人际关系而“管人”。而这正是孙子的“人和”思想:只有上下同心协力,只有全体人员朝一个目标努力才能不断进步。
但以上内容并不足以将兵法管理上升到兵法经营同等的高度,哈佛大学教授科特与索兹尼克明确指出,领导与管理是不同的,所要做的事以及所需要的才干当然也不同。企业管理着眼的是已发生的事实,面临的是确定性环境,因此管理者(经理)的角色要求和领导者(企业家)的特质要求是不一样的。前者必须冷静分析所有可能掌握的信息,尽可能客观地寻找出一套稳健有效率的管理制度或方案,用正确的人,把正确的事做正确,与后者主要从事的创造性工作(考虑“正确的事”)性质几乎是两码事。
在市场经济中,我们已经应该习惯这样的一种观点,公司战略是反映企业未来要做什么的,组织管理是反映如何做的过程。战略遵守经济规律,而组织管理主要由权力、地位和心理等规律决定。在这样的现实格局下,要当好一名经理,重要的是要能正确把握经理的内在角色意识――经理属于平民阶层,他的职责就是循规蹈距地执行与监督执行,他的不出风头就是出风头,他不能像前锋罗马里奥那般冲到前场攻城拔寨,他只应该成为邓加式的中场工兵,否则企业也会出乱子。
前国奥队外籍教练拉德很看好沈祥福手下那支被称为“超铂金一代”的国奥队,他告诉沈祥福“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个教练,因为你的队员很有天赋,训练很努力,球队很有凝聚力,他们很有希望”。但四年之后呢?中国国奥队在打完马来西亚之后,韩国队主教练金镐坤说他比沈祥福幸福,因为他的队员执行主教练的战术很坚定,他的队员没有个人英雄主义。
企业管理也不需要英雄主义。

责任编辑: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