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产业观察 > 热点人物 > 刘永好 金融危机下的新希望

刘永好 金融危机下的新希望

作者:刘彦博来源:南方企业家时间:2008-11-14 09:57点击:

  金融危机下的战略触角

   刘永好的“以农牧业为支点,多元化做有利补充”的战略在以前看来,似乎有些保守,就在两年前房地产热潮汹涌澎湃,地产商大赚特赚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刘永好的步子迈得太小,这多少与他的名声有些不符。但在今天看来,“以美国为首的金融帝国正在逐渐崩溃,金融风暴席卷着美国、欧洲,当然也极大的影响了中国,在这种格局下,中国的股市跌了,中国的房市跌了,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新的挑战。”从刘永好的一席话中可以看到,他并不认为当初做法有多保守,“这应该说是稳健,当然我们在其他领域还是受到了不少冲击。”

   金融危机的狂潮之下,冲击在所难免,即使如刘永好这般的稳扎稳打,所受的影响依然不小。

   刘永好为记者一一分析目前所遭遇的困境:“民生银行是受这次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行业。我们在很多城市都有一定的房地产开发,还有一些化工领域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我哥哥正在做一个电解铝以及氧化铝项目,电解铝从20000/吨降到现在的15000/吨。我们的电解铝工厂是全中国成本最低的,前两个月盈利很高,现在已经亏损了;PPC从8000多降到了6500,而全行业的平均成本是7500,也就是说所有的PPC增长全都亏损;我们也投资了一些钢铁。从6000块降到现在3800块左右,绝大部分钢铁企业亏了。”为什么亏损?“因为房地产卖不掉,前不久我和一些房地产商沟通,他们谈得更悲观。”

   在多层压力的情况下,新希望究竟该怎么办?刘永好个人的答案只有一条,就是新时期新的创业——打造世界级的农牧企业。

   尽管此前刘永好因投资成立民生银行,涉足地产、化工等诸多领域收获颇丰,但近三四年来,他一直在做关于农村、关于畜牧业的调研,足迹遍及河北江西辽宁山东等地农村,掌握了大量相关资料。现在,谁要是跟他聊中国的“三农”问题,一组组关于农业、农民、农村的数据便会不停地从他口里蹦出来:“江西吉安县,1996年全县出栏生猪23.6万头,2004年有18万头,2006年只有9.7万头”“河北承德市,农村19岁到50岁的劳动力有114万人,其中有59万人外出打工”……由他来担负大格局下的农牧企业战略转移,最合适不过。

  帝国的根基在产业链

   在刘永好的掌控中,农牧产业的帝国便是产业链的帝国,一是禽产业链;一是猪产业链。在很多人眼里,刘永好如此“打造世界级农牧产业链”的口号“有点虚!”

   口号虚不虚,外人不会比刘永好更清楚。“做禽产业链,我们有全国最好的种苗,我们同农民结合建立规模的现代养殖农场,用技术帮助农民做好防病、治病,我们把兽药分发给农民,避免假的和不合格的兽药产品,我们做绿色产品,有7500万的肉鸡和肉鸭的屠宰能力……”

   刘永好的目标是世界级的农牧企业,相比世界最大禽养殖量的美国,他把赶超的时间设置为10年。如果说“禽产业链”是刘永好在新希望养殖基础上的一个延续,那么他的养猪" href="http://cj.zhue.com.cn/jinrijujiao/" target="_blank">养猪计划更具前瞻性与创造性,而且规模更大,影响更远。三五年之内,刘永好构建起来的养猪体系,每年将会给市场提供2000万头“名牌猪”。到时候,拥有众多头衔的他又将会有另外一个称号:中国第一养猪户。

   “虽然猪有味道,但是习惯了猪的味道还是蛮好的。”在CPI仍居高不下的今天,很多人将其归为“这都是猪惹得祸。”可在刘永好眼中,猪是这般可爱,因为它将成为新希望农牧帝国的一个超级利润增长点。

   此前在北京参加两会并得到温总理高度评价的刘永好曾多次遇到这样的提问,这次CPI上涨是不是猪肉惹的祸?是不是你们的能力不足造成的?“我说你们说的是对的,也不完全对,猪肉和CPI的关系很大,专家说的第一是病;第二是粮食上涨;第三是周期性的波动,我说这三点都很对,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的农业出现了巨大的变革。”

   在中国,几亩地、几头猪、一头牛的农户生产模式已经延续了上千年了,他们生产的东西大部分拿来自己用,商品化的成分很少,如今这种情况改变了。作为改革开放的第一批受益者,刘永好清楚地看到了中国城市经济与农村传统小农经济的巨大落差。当今城市经济的迅猛发展,给中国农村带来巨大的冲击和变化,刘永好形象地称之为,“精兵强将去创业、身强力壮去打工、家属随行同进城。”目前,已有2.5亿农民离开农村成为城市消费者。“现在中国的消费能力增长了50%,生产单位缩小了,有的不养了,有的不玩了,中国有70%的青年到城里去了。他们成为肉蛋奶坚定的的消费者。”这个时候商品供应不上了,靠谁来补?

   “当然是我们来补。”按照刘永好的计算,新希望的规模化、专业化、现代农业产业化的体系可以来填这个坑,“我们来补这个缺,我们为城市建设做贡献,并且由于我们是规模的、现代的、产业链的,农产品的质量可以保证,我们可以从头到尾进行追踪,这是市场最欢迎的,这是国家所倡导的,这也是国际的潮流,我们就是这样做的。”

   在全国各地建立一个涵盖饲料、育种、养殖、屠宰、深加工、销售一体的养猪体系是刘永好的宏伟蓝图。在这个产业链条中,刘永好的具体布局是,新希望承当其中的饲料、育种、屠宰、技术服务等重要环节,同时在全国各地找那些在城里挣到钱的农民,回家养猪,承当养殖这个环节。“我们动员农民养猪,主力是40岁上下的农民,他们在城里面打工赚了一点钱,5万、10万,太多的没有,但是他们希望回到农村去,因为城里面的工业觉得他们老了,你不给我玩了,我回去玩。”

   “我们除了培育国内著名的荣昌猪,还直接引入世界最好的猪种加拿大海波尔猪,而且是建立基因库,我们在山东和四川刚刚建立起来的两个育种基地,就这两个育种基地,投入就过亿。”刘永好介绍,有了自己的基因库之后,就可以彻底解决种猪问题,而这绝不是一般养殖户所能做到的。不过,刘永好更想向记者强调的是,这个养猪体系所包含的“名牌链”:饲料是“国雄”饲料,种猪是“荣昌猪”、“海波尔猪”,屠宰加工环节是“千喜鹤”、“美好”,每一个环节都是名牌,形成一个“名牌猪肉产业链”。

   或许若干年后,居民购买猪肉要看一下,这是不是新希望旗下的品牌肉。

责任编辑: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