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产业观察 > 屠宰加工 > 雨润:赢利模式被非议 被指与政府打交道

雨润:赢利模式被非议 被指与政府打交道

作者:康大夫来源:《商界评论》时间:2012-08-17 09:49点击:

  
核心提示:雨润的真正目的,通过农业项目做“幌子”,获取大量补贴资金和优惠政策。

  2012年3月12日,雨润集团宣称,将投资100亿元在徐州市彭城建设“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签约当天,徐州市四大班子尽数出席,地方主要领导的评价近乎眩晕,“此项目……甚至将改变徐州经济发展东强西弱的格局。”

  十天过后,雨润的大手笔再度重演。3月22日,号称总投资150亿元的东北最大农副产品交易项目——“沈阳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在沈北新区奠基。这个航母级的项目一旦建成,预计实现年交易额300亿元,并能带动相关行业60万人就业。

  类似的大手笔对于雨润几乎俯拾皆是。2011年7月16日,石家庄市雨润农产品全球采购中心开工建设,号称投资102亿元;2011年8月30日,哈尔滨市双城区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奠基,号称总投资为80亿元;雨润西安全球采购中心,同样轰轰烈烈上马,号称投资过百亿元……

  如果仅将雨润近年所有的项目加起来算,其投资总额已达数百亿元——其数量之大,密度之频,令人惊叹。

  对这种“大跃进”而又“振聋发聩”式的投资方式,雨润在官方网站上如是解释:“农副产品物流目前已经成为雨润集团的又一重要支柱产业,是雨润实现全产业链经营的重要载体。雨润集团计划在未来3-5年内,立志成为全球最大的农副产品物流设施提供商和服务商。”

  不过在各大网站论坛,却充斥着对“雨润模式”一边倒式的质疑之声。之前的几年里,雨润在全国各地大肆兴建屠宰场,风声雷动地号称要打造世界第一屠宰企业。而后事实证明,雨润在全国各地新建的屠宰场,严重开工不足,产能大大过剩。时过境迁,迄今的国际采购中心,与当初颇有类似。

  而雨润的真正目的,在于通过农业项目做“幌子”,获取大量补贴资金和优惠政策,同样在项目中雨润还可以获得大量廉价的土地,雨润也可以通过旗下的地产公司进行商业开发。

  近几年,问题猪肉、质量事故、圈地疑云等负面新闻一直与雨润如影随形。火箭般的扩张速度、失衡的产业链条、缺乏有竞争力而被广为诟病的商业模式、频频事发的质量问题、游走于中国特色下的微妙政商关系……这个疯狂扩张的企业,与当年的蒙牛竟然有着高度的相似。这样的现状也直接导致2011年6月29日,在浑水等国外投资机构的沽空下,雨润食品被资本洗盘。当年在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之后,蒙牛股价也一度直落千丈,直至被中粮并购,创始人牛根生出局。

  当同样遭遇资本市场的残酷洗盘,并经过一系列事件的冲击之后,处于风暴中心的雨润食品,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蒙牛?

  善于与政府打交道的企业

  雨润的名声就是通过“并购国企”而声名鹊起的。

  1996年,成立仅5年、销售刚刚过亿的雨润食品,从政府手中接过濒临倒闭的国有南京罐头厂,无偿获得了生产用地、厂房,以及“丰富经验的技术人员及管理人员”,更“为公司奠定快速扩充发展业务的模式”。

  这桩祝义才颇为自得、被誉为“蛇吞象”的收购让雨润大获全胜,更重要的是,它让智慧过人的商人祝义才看到了“运作”的力量。这种在特定状况下产生的“模式”无疑有着让企业无法抵抗的诱惑力,此时,全国亏损的食品企业俯拾皆是。

  1997年之后,雨润开始马不停蹄地在全国展开“国企并购”,到2003年底,已并购了20家国企。

  在这个过程中,雨润不仅构建了自己独有的政商资源关系,也积累了良好的经验,让其成为一个“善于与政府打交道”的企业。

  祝义才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善于把握机会,同时也善于整合资源。上世纪90年代末,地产业初起,雨润在各地的并购除了现成的设备和技术,更重要的,还有大量闲置的土地资源。而在完成了原始积累后,雨润的触角也开始向“更能体现商业价值”的领域发展。而这其中,微妙的政商关系也起到了助力作用。

  2001年,祝义才介入房地产行业,成立地华地产公司;2002年,雨润以较小的代价收购国企南京河西房地产开发公司,又开创了一个并购国有地产企业的先例。

  但地产行业是一个资金密集型企业,同时雨润在各地的并购和市场拓展也需要大量的资金,祝义才的触角又开始伸向资本市场,这包括其出手通过“借壳上市”收购了香港上市公司东成控股,在二级市场对南京中商的流通股进行收购并成为第一大股东。

  2005年10月,雨润食品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获得近百倍的超额认购,一时风光无限。2006年3月,雨润食品公布上市后首份财报,营业额达到了44.5亿元,净利润达到了3.6 亿元。虽然看起来并不是一个“特别强大”的数据,但此时,通过祝义才的腾挪,一个横跨食品、地产、商业、百货、物流等领域的多元化雨润集团已具雏形。

  雨润食品,是这个庞大系统里一个重要的龙头。作为一个“善于跟政府打交道”的企业,雨润游刃有余而又进退自如,而后的发展皆与此有关。

  被非议的赢利模式

  在不同的场合,祝义才称,雨润是一家有着农业概念的食品企业。

  中国的农业问题一直存在着巨大的“空间”,各级政府为推动农业的发展,相继出台了各种刺激农业发展的政策。当经营政商关系比市场竞争更容易获得成功时,任何一个企业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更为容易的“捷径”。

  一旦在特殊的情境下获得巨大的成功、而环顾四周又无人跟上时,雨润的胃口也被无限地撩拨。

  2008年8月,国家《生猪屠宰管理条例》出台,条例中首次体现了国家规范生猪屠宰行业、整顿农产品加工企业的决心,并对企业进入屠宰领域进行扶持和贴补。

  建立屠宰加工基地,很快成了雨润一段时间内的重要目标。

  2008年11月,雨润与周口市政府签订了投资协议,建设屠宰场项目,规划每年屠宰250多万头生猪。自此之后,雨润先后在安徽、湖南、河南、山东、新疆、四川等十几个省市建立屠宰加工基地……其速度之快、出手之迅猛,令人叹为观止。到2011年底,雨润在全国拥有31个屠宰场,实际屠宰产能达到了4000万头。

  但这样的激进扩张很快被指“暗藏玄机”,屠宰场似乎是在“钻政策的空子”,只是雨润获取政府补贴的一个“重要道具”。

  2007-2009年,雨润每年新增产能达380万头、400万头、750万头,而就在这几年内,雨润年均获得政府补贴近2亿元,同期的竞争对手双汇年均只有1000万元。而到了2010年,雨润更获得政府补贴近6亿多元。

  补贴甚至成为雨润一个非常重要的利润来源。

  2007年,雨润的政府补贴占税前净利润的比例一直维持在8%以上,到了2009年达到了22.5%,2010年更提升至26%。

  补贴并不仅仅是雨润单一的“额外收入”,这其中,一个原本有些陌生的“负商誉”一词开始为更多的公众所熟知。雨润食品在财报中解释,商誉(负商誉)于收购附属公司及联营公司时产生,是收购成本“超出”被收购资产公允价值的部分。通俗地说,就是低价买进高于收购价格的差额部分,而部分将被“即时确认”为净利润。

  雨润对“负商誉”玩得颇为熟稔。早年,雨润以合计代价1720万元收购了哈尔滨肉联厂、开封肉联厂、广元川北肉食品加工厂等三家地方国企,三者以市场公允价值评估作价4049万元,但雨润支付的收购成本仅为1720万元,其间2329万元的差额,被确认为雨润因收购产生的“负商誉”,占到了当年利润的13%。

  在之后的并购中雨润更是过之而无不及。腾尔牧业原本为河南省扶沟县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因经营不善,2009年,河南扶沟县政府以1619万元收购腾尔牧业资产。而后雨润食品以1万元低价购得,只一经转手,该公司即被评估为1亿元,转身即为雨润贡献“利润”1亿元;2010年5月14日,雨润食品又以1万元人民币并购河南省南乐县内的福鑫肉业全部股权,这笔交易同样使雨润大赚,一举为其贡献8000万元“负商誉”。

  无论是补贴、还是负商誉,这都是一种令人非议的“盈利模式”。

  脆弱的“产业链”

  在轰轰烈烈的扩张下,雨润开始成为媒体的焦点,紧接而至的是负面新闻不断。

  2011年11月,有媒体曝出,雨润在辽宁省所建的生猪屠宰项目产能过剩,开工率严重不足。雨润在辽宁已经建成4个生猪屠宰项目,产能达到600万头,其签订协议的在建、待建的项目产能高达1250万头。这个产能接近该省目前屠宰量的两倍,据规划,雨润要在辽宁省建立10座屠宰加工场。

  但这些项目事后被证明大多空心化。

  以黑山县建成的屠宰场为例,该项目总投资3亿元,具备年屠宰生猪200万头能力,并于2011年下半年建成。当地县政府为了争取此项目,给予了近亿元的配套及资金支持。

  但这座在当地颇有面子的“招商工程”建好后,一直没有拿到定点屠宰许可证,在举行完开业庆典后,就一直没有开工。而据辽宁省服务业委员会统计显示,雨润在辽宁已经投产的3座大型生猪屠宰厂,开工率一直只有三分之一左右,“很难保证盈利”。

  以雨润在湖北省巴东县投资的屠宰场为例。这个设计规模为年屠宰生猪120万头的项目,预计实现年销售4亿元、利税3000万元。实际上,至2010年,巴东恒兴屠宰加工生猪107228头,实现销售收入12593万元,上缴税收仅81万元。

  据一份资料调查显示,至2011年,雨润在全国拥有31个屠宰场,产能实际利用率仅为60%左右。

  全产业链是众多食品企业梦寐以求的东西,不仅有利于对产业各利润链条的控制,更重要的是,通过纵深一体化的拓展,大大降低企业的风险。

  但在不同的场合,祝义才表态,“雨润不会参与上游业务”。但私下里,雨润却进行着养殖业务的尝试。两厢矛盾,颇具玄机。

  2007年7月,雨润集团与安徽省太和县政府签署协议,投资1.5亿元在当地建设年出栏种猪5万头的项目,然而基地至今未曾出栏一头种猪,建好至今已是杂草丛生;在安徽省萧县的养殖投资也是一场“乌龙”,2010年厂房就已建设好,之后,却未见饲养过一头生猪。

  “雨润之所以不大愿意涉足上游养殖业的原因,在于建养殖场的补贴较少,且需以生猪实际存栏数挂钩,相比于将屠宰场建起来便可获得补贴而言,雨润自然对养殖领域不感兴趣。说到底,雨润的全产业链只是一个口号。”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评述。

  以加盟连锁的方式低成本、快速建立销售网络,是雨润打造下游渠道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为了快速地将渠道铺开并保证加盟商的利益,雨润规定,一个县内只准开一家雨润冷鲜肉店。另一方面,加盟“雨润冷鲜肉专卖店”的门槛不高,大约5万元就可以。

  但这种“专卖模式”很快被指名不副实,因为这种松散的专卖,雨润除了提供产品、让经销商赚取猪肉差价之外,没有太多的竞争力和凝聚力。同样,农贸市场大多受区域限制,消费者通常采取就近原则,不可能走很远专门来买雨润的冷鲜肉。一位江苏省内的县级加盟商在网上如是倾诉自己的遭遇,“雨润似乎也没有遵守自己的规定,他们把货同样也供给同城的其他散户。”

  尽管雨润看起来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有所“展示”,但事实上,这条产业链看起来并不那么完美,也略显脆弱。

责任编辑: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