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产业观察 > 屠宰加工 > 雨润:赢利模式被非议 被指与政府打交道

雨润:赢利模式被非议 被指与政府打交道

作者:康大夫来源:《商界评论》时间:2012-08-17 09:49点击:

  困在质量陷阱

  在一个看似有些扭曲的公司发展模式之下,尽管雨润声称公司的主业依旧在食品上,但精力分散的事实和过于迅猛的发展速度,让雨润一时无暇自顾。在此之下,其质量问题也层出不穷。

  2009年3月16日,在例行的质量抽检中,安徽省质监局通报,阜阳雨润肉类加工有限公司生产的午餐肉经抽查发现含有克伦特罗(瘦肉精),此为“瘦肉精事件”。

  一波未平。2011年5月,雨润又曝出了“过期猪肉门”事件。5月19日中午,合肥一家五星级酒店采购的雨润牌火腿肠中,发现了包装塑料膜和金属卡扣,让雨润陷入“过期火腿二次加工销售”质疑的舆论漩涡中。

  再之后,接踵而至的便是雨润的“物流门”。2011年7月23日,网友“一剑穿心”从安徽阜阳市颍州区河滨巷中段路过时,正碰上一辆写着“雨润食品”的货车在卸保鲜肉,他用手机拍下了卸货过程:车厢里装着没有任何包装的猪头,两名年轻人穿着鞋子踩在猪头堆里,往车尾一辆破旧三轮车上卸货,地上的垫子凌乱地放着猪头。他随后将此照片发到了网上。

  2011年9月,陕西渭南又曝出“淋巴问题肉”事件。一些陕西省雨润集团渭南生秦公司生鲜肉代理商反映,在渭南生秦公司配送给他们的猪肉中,发现淋巴及三腺未摘除干净的问题猪肉。

  质量问题几乎成了雨润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如影随形而又梦魇不断。2012年6月,仅在河南一省之内,便相继曝出洛阳火腿肠霉变、商丘问题猪肉两起质量问题。

  在雨润层出不穷的质量事件中,还有“大肠杆菌门”、“头发门”等多个事故版本,在百度上搜索“雨润质量问题”几个字,通篇累牍的都是关于雨润各地层出不穷的质量事件报道,几乎达数百起。对这些质量事故,雨润通常是断然否认,或以不知情搪塞,或推给与己无关的第三方,“很显然,雨润缺乏诚意,一个真正以‘食品工业是道德工业’为营运理念,致力为消费者提供符合国际标准的产品的公司,是不可能接二连三并且一再地出现低级的质量事故的。”一位消费者如是说。

  在不同的场合中,尽管祝义才宣称雨润一向高度注重食品安全问题,并视产品质量为企业的生命。

  ——但在事实面前,于事无补。

  此消彼长的副业

  即便问题重重、非议不断,但雨润似乎不为所动,“虽千万人吾往矣”。

  一位业内人士如是总结雨润的“商业模式”:“以农业化项目为大旗,先是夸大投资计划,向政府申请高额补贴和配套资金,自己用少量投资便能建起新工厂;然后将低成本获得的土地资产,抵押给银行贷款,作为企业运转资金;而雨润将无偿获得的土地和资产计入利润,还可通过上市公司发行新股获益,更可以对低价获得的土地进行商业开发。”这几乎确保自身稳赚不赔。

  针对“圈地”、“骗补贴”的说法,雨润一度发表声明回应,雨润集团在建的项目都和当地政府取得了沟通共识,集团并没有从事任何房地产开发业务,也不涉及商业地产或物流的业务,雨润拥有的土地属于工业用地,并依照合法的方式取得,同时雨润集团所获得的补贴都是经过地方政府审批和发放且合法合规,没有虚报和欺骗的情况。

  但瓜田李下,雨润在全国的大肆圈地,难逃“以农业项目为幌子,行地产之实”的嫌疑。

  迄今为止,雨润已拥有了旅游地产和住宅地产两大产品线。江苏地华的业务以住宅为主,城市综合体为辅。该公司旗下拥有40余家分公司,开发项目遍及江苏、安徽、辽宁、黑龙江、陕西等多个省市。而其房地产项目的投向,与其食品产业的扩张版图,高度重叠。

  雨润近年大力发展物流业,其逻辑也如出一辙。雨润控股下的物流产业,所依托的仍是其在食品产业上的优势。以肉制品、副食品和农产品形成的三条物流主线,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雨润在不少二线城市建成了规模可观的大型物流交易平台。

  而过去两年间,雨润地产至少达成了4个超大型的农副产品采购中心的投资协议,分别位于广东中山、陕西西安、天津东丽区和辽宁沈阳,意向总投资额高达420亿元。这种物业不仅各级政府非常欢迎,并且国家扶持,建设企业取得土地的代价很低。

  更诱人的是,在这些采购中心的用地中,同时也包含着不少商住配套土地。如雨润西安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3000亩土地中,就包括9万平方米的星级酒店和28万平方米的配套商业。

  在中山全球采购中心中,雨润得以参与当地岐江水岸商城综合开发项目,总投资100亿元,建筑面积达230万平方米;而在天津市连续兴建两个产业基地后,当地政府已明确表示欢迎雨润引入其旅游、商贸、城市综合体等产业。

  地方政府希望用大型项目来粉饰政绩工程,因此通常会对一些“吸引眼球的项目”开出各种优惠,聪明的雨润无疑吃准了这种心态。雨润号称在哈尔滨双城市投资80亿元打造的东北最大的国际农产品采购中心,占地面积达157万平方米,消息一出,很快被推举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重点推进项目,当地各级官员谈及无不溢于言表。

  但在坊间,却争议四起。双城市当地已有一家名为哈达的果蔬批发市场,占地14.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交易量高达120万吨,承担哈尔滨市九成以上果蔬吞吐的大型农产品物流中心。而“东北最大国际农产品采购中心”,与哈达的直线距离不过50公里。哈达经营10年,目前是东北规模最大,投资不过5.5亿元。雨润一来,项目便扩大10倍,投资数十亿元,这样的规模是否真的实用?

  一位接近雨润的人士透露,祝义才本人对地产业务非常看重。2011年,祝义才在年初的内部会议上提出,雨润的房地产业在2015年要实现500亿元销售额,甚至还规划了上市的目标。

  ——这个数字,将是目前雨润食品的数倍。

  雨润是什么?

  雨润是一家食品企业?还是一家主业早已偏离食品的企业?很多时候,定位比较模糊,而也没有人能够完全说清。这种“模糊”的状态在成就雨润获得大量商业利益的同时,也让它陷入了另一个陷阱之中。

  2011年6月,雨润各大投资机构收到了一封来历不明的邮件。这封邮件针对雨润在经营中出现的问题,给予披露和负面揭示。

  事后查明,这封邮件出自美国一家专门以绞杀中国概念股的调查公司浑水机构。

  信件很快引发雨润“被洗盘事件”。2011年6月27日,雨润当日股价暴跌19.8%,翌日,雨润食品收盘再度报跌;连跌3日之后,雨润股价累计下跌33%,市值蒸发过百亿元。

  事发后,雨润立即进行了还击,并宣布将回购股票等多项措施。不过对于网上呼声很高的要求现场参观雨润屠宰场和养猪场的舆论,雨润未作回应。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在质疑的汪洋大海中,雨润特立独行,而又显得有那么一点孤独难支。

  2011年10月,有内部人士曝出,中粮正与雨润秘密接触,意图收购后者。致力于“打造全产业链”的中粮集团,一直希望成为国内最大的生猪养殖和加工企业。此前,中粮已经在国内生猪养殖和肉类加工展开布局,在天津、江苏和湖北建立三大生猪基地。

  中粮也善于抄底。2009年7月,中粮集团联手厚朴基金,仅以港币每股17.6元的价格、出资61亿港元,收购了蒙牛乳业2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肉制品加工业前两把交椅已被双汇、雨润占据的情况下,中粮要想后来居上,最便捷的方式便是并购。此时,身陷危机、股价大幅暴跌的雨润食品,无疑是中粮切入的最佳时机。

  不过这桩并购宣告失败。据透露,中粮与雨润的谈判“一度接近终点”,但最终,祝义才没有在合同上签字。个中原因,双方至今秘而未宣。

  在媒体的大量曝光和浑水等调查机构的沽空之下,雨润既有的“成功模式”似乎难以为继。2011年下半年财报显示,雨润的政府补贴等营业外收益顿然降为零。祝义才承认,“媒体的大量负面报道对公司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2011年可能是创业至今最艰难的一年。”网络上,对雨润的指责和唱衰声依旧汹涌连绵。

  2012年6月18日,雨润食品的开盘价为7.74元,距离最高时的市值,已跌去2/3。自被浑水等机构洗盘之后的一年多里,雨润的股价一直在低位徘徊。

  在雨润的官方网站上,赫然地显示着又一个宏大的规划:未来几年,在全国30个省会城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在300个地级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物流配送中心,在3000个县域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种养生产基地。

  雨润能实现吗?雨润能等到那个时候吗?

责任编辑: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