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难走养猪路 养殖户重新找出路

难走养猪路 养殖户重新找出路

作者:康大夫来源:金华日报时间:2013-12-16 11:16点击:

  12月1日早上7时,天已大亮,但山区的屋外很凉。

  金东区源东乡长塘徐村的养猪户徐法兴手里拿着榔头,呆立在一幢拆了近半的两层楼房前。

  约过了5分钟,只见老徐拿起榔头,用力朝围墙砸去。他说,砸掉的是自己曾经的希望。

  2000年,看到周边农户“因猪致富”,原本养鸭的老徐改行养猪,起初只有两三头,今年已有500多头。

  老徐的养殖场在村边一处山坡中,屋前100米就是公路,屋后是一片白桃林。像这种“前有道路后有靠山”的地方,打着灯笼也难找。

  老徐以前干过泥瓦匠。几年来,他造起一幢两层楼房用于养猪,加上其他空地,总共占地1200平方米。楼房弄得挺讲究:沙子是从衢州找来的河沙,房屋的整体结构为框架式,房间还能住人……同村人说:“不就养头猪嘛,何必造得这么高级?”老徐开玩笑说:“你们不懂,等哪天不能养猪了,我就在这里住下。”

  不能养猪的日子来得很快。今年10月19日,源东乡召开畜禽养殖整治动员大会,老徐一打听,源东乡的养殖场基本上要拆除,自己的也包括在内。

  老徐傻眼了。10月25日,联村干部、村干部上门做工作。当听到限期拆迁的要求后,老徐激动地站了起来:“以前政府鼓励我们养猪,现在却要禁养了,而且缓冲期这么短,你们让我往哪儿搬?”

  源东是中国白桃之乡,乡村旅游业方兴未艾。联村干部告诉老徐:“虽然游客越来越多,但有一句顺口溜也在流传,说来到源东乡,不闻桃花香,但闻猪粪臭。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养猪,不仅污染了水环境,也影响了乡村旅游的整体品位。”

  老徐沉默。当提到搬迁后每平方米将给予包括腾空费、拆除费、奖励费共计300元的补助奖励时,老徐再次提出反对意见:“我的养猪场投入超过100万元,奖励费只有30多万元。这笔账无论怎么算,我都是亏本的。”说完,老徐把联村干部给轰走了。

  当晚,徐家一片寂静。老徐点上烟,猛吸几口,又使劲掐灭;再点,再掐……妻子和儿子坐在一旁,一言不发。许久,老徐对娘儿俩说:“水环境整治是大势所趋,像以前那样养猪的路子很难走了。要想重新找出路,宜早不宜迟。”

  当晚10时,联村干部接到老徐妻子打来的电话:“麻烦你明天来帮我家量一下面积。我们讨论过了,这笔账不应该这么算……”

  那晚,老徐失眠了。

  最难的还是卖猪。老徐把部分母猪卖给了上门收购的商人,每公斤才10元。后来,源东乡政府引进大型企业上门采购,每公斤收购价是14元。仅这一项,老徐就损失了数万元。

  70元一根的猪栏钢管,废品价只有8元;花了上万元改造的用电线路,废品价只有几十元……老徐说,每次变卖养殖场的东西,心里都像针扎一样难受。

  12月8日,老徐的脸上有了笑容。他去临近乡镇考察田藕、菱角种植基地,下一步准备从事生态种植这一行。

  “乡干部说,源东的发展出路在乡村旅游。但现在除了看桃花、看历史文化村落、吃农家饭,旅游内容还不够丰富。”老徐说,他准备把种植基地建成生态观光园,吸引游客观光与体验,赚旅游的钱,赚环保的钱。

  旧的希望碎了,新的希望正在升腾。“只要有信心,做哪一行都会找到出路。”分开时,老徐还是笑眯眯的。

  【新闻链接】金东区源东乡共有养殖场746家,截至12月8日,已拆除452家。为了严格控制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畜禽污染,截至12月初,我市今年以来关停、搬迁、拆除养殖场3608家,并积极探索畜禽养殖污染生态化治理模式。

  【短评】以治水为突破口推进转型升级,涉及众多像老徐一样的普通人。他起初算的是细账,但后来也算起了大账和长远账。向“老徐”们致敬,也为他们祝福。希望在政府部门的帮助与引导下,越来越多的“老徐”能依托当地产业特色与定位,在乡村旅游、生态农业等方面,重新找到一条绿色发展的新路,吃上生态饭、文化饭。

责任编辑: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