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90后“潮猪倌”养猪近五年 越干越来劲

90后“潮猪倌”养猪近五年 越干越来劲

作者:祝梅 杨振华 郑积亮来源:浙江日报时间:2013-12-29 06:45点击:

时间:12月24日,星期二

  地点:江山,贺村镇,天蓬集团

  采访对象:朱建韦,1990年生

  “今天要采访我的是你吗?”眼前的朱建韦身着黑色皮夹克和牛仔裤,头发往后梳,看上去有点“潮”。作为一个90后,他选择了一个很多年轻人从未憧憬过的职业——养猪,近5年时间,他周旋于养猪场不同的岗位,体验着这份职业带给他的成就与辛酸,而在即将过去的2013年,他已经是天蓬集团养殖事业部最年轻的副场长,掌管老场区最核心的环节——种猪场。

  上午10时半,江山市区的繁忙或许刚刚开始,朱建韦却已度过了一天中最忙碌的时段。早上7时10分,他就要对猪场进行巡栏:猪舍温度怎么样,母猪有没有吃饲料,小猪是不是能灵活地在栏里蹦跶,饲养员有没有及时清理猪粪,哪些猪还需要领药、打针……他管理的1000余头种猪,每天都要细细看过一遍。

  “这是冬天的上班时间,夏天是6点40分,饲养员起得还要早。”现在的朱建韦对这些工作早已轻车熟路,有趣的是,与养猪结缘,源于他的“误解”。朱建韦家种植金针菇,江山话里称作“养菇”,报考江山中专时,他想当然地选了“养殖”,直到教材发到手,才知道自己踏上了“歧途”。

  校际合作让他获得了在天蓬集团实践的机会。跟着师傅,他第一次知道给猪打药要从耳后根打针。在朱建韦眼里,这份工作是有趣的,无论是治好生病的猪,还是将育肥的猪推向市场、让人们买到放心肉,对他来说都是成就感满满。他记得自己2008年面试天蓬时,主考官问他为什么选择来养猪,他的回答是:“跟有生命的东西打交道,比较有激情。”

  最初几个月,中途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和他一届的同学,有的跑起了销售,西装革履、光鲜亮丽,收入也丰厚,而自己工作一天下来,换下来的衣服如果不及时换洗,屋子里就全是猪粪味儿。“实在太臭了。”他回想说,那会儿下了班,洗个澡换好衣服,不喷点香水,都不好意思去江山市见同学。

  我仔细闻了闻,他赶忙笑了,“现在不一样了!”他跟我介绍起天蓬集团新建的生态养猪场,距老场区30余公里,大桥镇上,占地600多亩的开盛生态农业示范园区,养猪场已经用上了电脑化操作。饲料和药物一起顺着管道自动灌进猪栏,露粪板的设计使猪粪、猪尿不用人工清扫就能自动回收,经过高效处理后既能生产有机肥、用沼气发电,回收废水还能用来灌溉山上种植的巨菌草、皇竹草等青绿饲料,实现污废的循环利用。“在我们老场区,一个饲养员最多能管500头猪,而在大桥生态区,一个人能负责5000头猪,还没有老场区辛苦。”

  “4000头母猪平均每天用水200吨,而这种循环模式能节省五分之四的用水量。”朱建韦说,这几年,人们对生态环保越来越重视了,从08年开始,“天蓬”就试水“零排放”,将猪粪、猪尿和菌种发酵床结合,每天下午,他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翻一翻发酵床、和饲养员们聊天。

  他坦言,今年以来,在工作上最大的成长还是与人的沟通能力。从技术岗到管理岗,他的升职路并不是一帆风顺。最初管理10个饲养员时,有9个会跟他作对,而升职投票要求优良率达到80%以上,前两次,他都失败了。“不管怎么现代化,猪还是要靠人来管,换位思考很重要。”他说,“老师傅们学历不高,但经验远在我之上,我态度高傲了,他们也会嘀咕‘区区一个90后,凭什么来指导我?’”

  天蓬集团每年会邀请很多院校的老师来给他们上培训课,除了技术类培训,他最喜欢沟通、心理相关的课程。这几年,朱建韦跟饲养员交流得越来越多,说话姿态也不再命令化,有谁做得不太好了,他就找对方私下沟通。他的成熟带来更多人的认同,2011年9月,他升到副科级,2012年6月,又通过了副场长的审核,工资从3000元涨到4300元。

  现在,朱建韦要考虑的问题比以前多了。“当了副场长,不光要把猪养好,还要有成本意识。”他说,养殖事业部每周都要开运行分析会,研究怎么提高母猪的产胎次和分娩率,成绩还不错。今年1到11月,他管理的母猪平均每头生产2.33胎,产下约10.4头健康的猪仔,而在去年,这两个数字分别是2.3胎次和10.33头。

  “细节的东西很重要。”朱建韦说,最近天气多变,他们察看母猪的时候更仔细了,“母猪胀气要是不及时发现,很可能会死掉。”这两年,“天蓬”和浙大、中国农大等院校合作,通过实验不断验证和提升母猪的品质和繁殖性能,仔猪的成活率比去年提高了5.4%,100头肥猪的存活率也达到了90%以上,料肉比(猪增重时所耗费的饲料比例)却下降了7个百分点。

  这几天,事业部的工作也进入了年终冲刺阶段。在进场房前的消毒间里悬挂着一块小黑板:“今天是2013年12月24日,离2013年12月31日还有7天,我们的计划是:母猪分娩130胎,还剩32胎;产房35头,还剩24头……”而保育和育肥的计划已经完成。我问他说,剩下7天,这些任务能完成吗,他很肯定地说,那当然。

  我又问他,养猪5年了,会不会觉得没有激情了?他摇头,“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精彩和无奈,以前我差点放弃,但坚持到现在,我是真的喜欢养猪。”他突然岔开话题告诉我,“我孩子已经7个月了,说起来好多人都不信。”朱建韦说,老婆还是女朋友的时候,曾因为他养猪分开过一段时间,但最终两人还是相互理解,今年正月结了婚,现在,老婆也考到天蓬工作了。

  天蓬集团免费为员工提供宿舍,活动室还有他最喜欢的卡拉OK。今年年初,朱建韦把自己2011年在江山市买的房子以一年7000元的价格出租出去,这笔房租正好够他缴车保。“提车的那天是5月23日上午,正好是我女儿的生日。”他笑嘻嘻地说,2013年,好事都碰巧赶在一起了,带着孩子回塘源口乡的老家,再也不用去江山转车了。

  2014年最期待什么?朱建韦说他有三个愿望。“现在,‘天蓬’的养猪产业链已经延伸到种猪引种和销售终端等环节,有机肥生产更是供不应求,库存销售一空,还和20几家农户签订了原料收购合同。明年,生态化养殖肯定还是发展重点,离这里2公里的养殖示范区已经有一半改造成现代化模式,而老场区也面临着淘汰或转型,但我们已经证明、也将继续证明,养猪也可以很环保!”

  “第二个愿望,是希望更多年轻人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他说,现在已经是“80后”、“90后”挑担子的时代了,在养殖事业部,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年轻人,现代化的养殖业需要更多有知识和能力创新的人才,养猪这件事将在我们手里变得很“潮”。

  第三个愿望很简单。“女儿的名字叫朱津乐,希望明年全家人都幸福快乐。”朱建韦说,今年10月,他又主动申请报名了晋升常务副场长,年末前就会有结果,无论结果如何,明年,他还是会养好他的“天蓬大家庭”,也顾好他的“小家”。

责任编辑:喻新霞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