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养猪散户的黄昏 或将全部清仓

养猪散户的黄昏 或将全部清仓

作者:佚名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时间:2014-02-07 07:18点击:

  我的老家是河南中部的一个平原小村,曾经,这个有着5000多口人的大村庄,几乎每家每户都在种田之余,将养猪作为最大的副业。高峰时期,这个村庄里有20多个养殖大户,每户的养殖规模都在百头以上。但今年,这个养殖专业村的大多数猪场内,却已经空空如也。

  当年的养殖大户大多告别了养猪,甚至连该村最大的养殖户马老汉,也忍不住地抱怨说,等过了春节,猪价再反弹的时候,他也准备把猪场内包括老母猪在内的所有生猪,全部清仓处理,彻底告别养猪行业。

  “再也不养了”

  马老汉是我的一个亲戚,这名已经养了13年生猪的养殖户,高峰时期曾养殖了200多头生猪。现在,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尽快关掉养猪场。“再也不养了,啥都在涨,可就是猪价钱不涨,受不了这份折腾。”马老汉说。

  仅仅在两个月前,生猪的价格还处在每斤7.8元的中位,根据往年的经验,他判断随着春节猪肉消费旺季的到来,生猪价格每斤突破8元,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他决定赌一把,将这些已经长到250多斤的生猪留着,希望等到春节之前再以更高价格出售。

  但遗憾的是,他最终没能等来生猪价格的反弹,反而是生猪价格的一路大跌。春节来临之前的腊月二十四那天,他被迫将养殖场里的20头生猪以6.3元/斤的低价出售。

  “一念之差,亏了7000多元。”心有不甘的马老汉说,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猪,但像今年生猪价格这么反常的,还真是不多见。

  越来越没有规律的“猪周期”,正在成为困扰这些生猪养殖户的一道魔咒。整个2013年,马老汉已经有连续两次“踏错鼓点”的惨痛经历。

  上一次,是在去年4月,当他的30多头猪已经长成的时候,猪价却迅速跌到了每斤5.8元,“生猪不像金银,价格低了还能存到仓库,猪要是长成了,再喂就会更亏本,一是生猪已经过了最佳喂养期,再喂更不划算;二是就算再喂,猪价钱也很难在短时间恢复。”无奈的马老汉最终以6元/斤的价格,将30多头生猪甩卖。

  养猪十多年后,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生猪的行情。而不断上涨的饲料价格,又不断吞噬着本就薄弱的生猪利润。

  马老汉说,生猪的最大成本为饲料支出。饲料占到养猪成本的比重在70%~75%之间。现在,每斤玉米的价格已经从2011年的0.9元/斤涨到了1.15元/斤,每斤麸子的价格更是从2012年的0.8元/斤涨到了1.15元/斤。

  按一头猪从出生到出栏的7个月里大约吃掉700斤饲料计算,马老汉仅为每头生猪所承担的饲料成本就有1050元。再加上每年为猪防疫和购买药物的2000多元支出,更进一步摊薄了养猪的利润。

  “去年肯定是赚不到钱了,如果不是因为我没雇工人,所有的活儿都是我自己干,至少也得赔个万把块。”随着年龄的增大,马老汉说,他现在已经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了。他的计划是,等2014年的猪价上来时,准备把存栏的60多头生猪不分大小,一次性全部处理掉,再也不养了。

  新养殖工人

  而在此前的两年内,这个村庄的其他20多个养殖户,已经先后退出了。这些被迫退出的养殖户,一部分选择了外出打工,另一部分,则选择了“傍大款”,靠着自己多年的养殖经验,到一些大的生猪养殖企业打工去了。

  在位于河南省新郑境内的河南雏鹰农牧股份有限公司,很多养殖户摇身一变,成为雏鹰农牧(002477.SZ)的“承包工人”。

  所谓“承包工人”,就是这些养殖户名义上在公司统一上班,而且,所有的猪场也都是由公司统一建设,但实际上,这些养殖户的收入,仍然来源于养殖本身。公司为这些养殖户提供仔猪,养殖户们将小猪养成后,再统一卖给公司,由公司再统一向外发售。

  “光景好的时候,一年也能挣个三四万。”一个刚从猪场大门走出的“承包工人”说。类似的规模化养殖方式,正在成为当地养殖业的主流。在河南省陕县,雏鹰农牧先后与百余名农民签订育肥猪(肉猪)饲养加盟合同。

  曾经单打独斗的养殖户们,正在逐渐被类似雏鹰农牧这样的规模化养殖公司收编。而另外一种类型类似牧原股份(002714.SZ)这样的养殖企业,则加剧了养猪散户们的退出力度。

  牧原股份的总部同样位于河南,刚于今年1月28日在深交所上市,与雏鹰农牧所采取的“公司+农户”模式不同,牧原股份的所有生猪,全部依靠自主养殖,“自育自繁自养的大规模一体化”,是这家生猪养殖企业的特色,年出栏生猪155万头的养殖规模,几乎相当于8000个马老汉的养殖总和。

  更多的业外资本,诸如德美化工、美林基业等,也都以资本优势,进军生猪养殖业,而随着生猪养殖的环保趋势加强,正在逐步提升养殖业的准入门槛,类似马老汉这样的中小型养猪散户们的生存空间,正在越来越受到挤压。

  

责任编辑:陈宠霞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