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猪价暴涨与农产品供给问题

猪价暴涨与农产品供给问题

作者:佚名来源:互联网时间:2014-05-31 08:08点击:

  生猪价格近半月诡异暴涨27%!按惯例,我们会想到猪周期、CPI上涨、猪粮比以及诸如此类,甚至还可以扯得更远,因国际炒家赌厄尔尼诺今年会大概率发生,全球农产品价格已被炒高,美加猪肉其实也都在上涨。但我并不担心CPI今年会走多高,所以,这事没有引发我对通胀的担心,倒是加重了我长久以来对农产品供给端的忧虑。

  需要有历史大纵深,重新理解中国农村的经济制度,才能对这一问题有更切近的认识。

  回到30多年前。农村家庭承包责任制改革居功至伟,不用再说了,但从现代经济制度层面看,有两个问题:1.农业重新回到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2.规模化、集约化、商品化、社会化的现代农业生产制度没有建立,效率仍然低下。以当时的情况看,往好处说,实现了低水平的充分就业,往不好处说,掩盖了中国长期存在的就业不充分问题。而就业,关联有效需求,那是宏观经济学的首要问题。

  农业是吸纳不了多少就业人口的,解决充分就业,得由工商业来完成。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东南沿海工商业的崛起,带来大量就业岗位,农民工大潮因此而起。一般说来,城市化总是与工商业化相伴生,假如没有户籍制度和城乡福利的双轨体系,那么,所有打工的农民早已是城市居民,用不着每年候鸟般往返于城乡之间。

  而令人不安的是,我们对城镇化的要点,至今仍没有精准把握,说城镇化是人的城镇化也没错,但太空泛,其实,城镇化首先是农民(农村人口)的城镇化,市民用不着。城镇化是城镇问题,更是农村问题。近年来农业的凋敝与农村空心化,说穿了,就是高效率的工业商业,与低效率的以自给自足为特色的农业争夺劳动力资源问题。在这场争夺战中,谁胜谁负,不言自明。这实际上就给农业的劳动效率提出了挑战。农业必须放弃目前的生产方式,以便更高效地将生产要素组织起来,否则,农地荒芜,农业生产资源被大量闲置,最终必然会以农产品供给短缺、价格畸高来矫枉过正。换句通俗的话来说,如果一个农民外出打工一年的收入,相当于在家种30亩地,而现有的农村制度又让他没有30亩地可种,只能外出打工的话,那么,只要此种状况不改善,就总有一天,农产品的价格会涨到他在家种他家承包的一亩三分地,比外出打工更划算。

  从这个意义上说,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以分散家庭为单位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生产方式,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该退场了。农业生产资源被大量闲置的事实,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农村已深度参与到社会化分工体系当中,无法再置身桃花源。既然城镇化率最终会到70%,那么,30%的农业人口如果还自给自足,其余70%的人口岂不是要喝西北风?因此,农业必须大幅提高商品化、社会化程度,并具备与全社会相匹配的劳动生产率,就算我们继续保持土地家庭承包制不变,农业的生产方式也必须改变,而关键核心是:土地必须流转,市场配置资源。考虑到土地流转的高度敏感性,这一问题势必会久拖难决,进一步,就会牵延到农产品的供给。

  也许你要说了,不怕,咱可以进口农产品。是的,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们也不能假装国际间的领土争端、资源争端、民族冲突不存在呀!既然你日常的贸易战就可以让国家不使用他国这个产品那个产品,一旦国际争端打起来,人家切断你的粮道,又有什么不可能?未必真的让你饿死,但只要价格暴涨,你就一定受不了。

责任编辑:陈宠霞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