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断尾巴猪的一天

断尾巴猪的一天

作者:佚名来源:嘉兴在线时间:2014-07-02 13:09点击:

  堂屋里一阵躁动,让后院猪棚里的一头猪惊觉起来。它收起刚刚舔完早食的舌头,将前脚搭到栅栏上,探出头,斜着双眼,竖起两耳,想听清东家和来者说些什么。当然,最最关心的是它的命运是否与这些人的闹腾有关。 

  一连几天了,这头猪很纳闷,明明是东家在埋怨房屋要被拆迁,却又听见东家说从外面拉来一车的东西,乒乒乓乓在屋子里折腾了一番。怀着好奇心,那天黄昏,它趁出棚溜圈的辰光,留意了四周的环境。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不,堂屋的地面上铺了一块块红兮兮,光溜溜的方形砖块。它不曾踏过这类地皮,就上去试试,但心里没准备,前脚一滑,身子一蹶,跌一跤。“哇——”猪尖叫了一声。“这是啥名堂呀?”它摇了摇头,一步一滑地退到了屋前晒场。抬头一望,阳台墙壁上怎么钉上了一张张黄澄澄板皮头。栏杆上和屋顶间挂起了一根根亮晶晶的圆杆子。“有点像我屋子的栅栏。”猪自言自语道。哎——这年头新花头多煞,什么拆迁啦,评估啦,补偿啦……这头猪总在犯嘀咕。

  “地面精装修”,“阳台护墙板”,“不锈钢防盗栏”……声音传进猪棚,猪似乎明白点什么。原来东家所谓装修,是为评估做戏,想要提高房屋的品位。品位关乎评估价位的诀窍,这是猪不能理解的了。

  突然,东家领着外来人到了猪棚。“一头猪。”一个人说了一句。东家立马插嘴:“是母猪。”“什么?老猪我变成母的了?”猪瞪起双眼盯着东家,如堕云雾。“母猪,母猪。”几个人随声附和。东家笑了,说:“一棚猪出售时,它被拎断了尾巴,流着血。收猪人讲,算了,血出乌拉,难看。你们留着自家杀来吃么好哩。”就这样,这头猪成了棚里唯一的住户。

  来客走了后,断尾巴猪心里好一阵难受。东家犯了啥毛病,怎么就男女不分了?老猪的尾巴断了,做人的就这么当面说杀杀杀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呜——”猪长叹一口气,倒地躺下。它是断然想不到,母猪的评估价要比肉猪高出好几百元钱的。

  棚外人声远去。断尾巴猪翻了个身。担心东家真的下决心把它一杀了之。想想做只猪,真是前世勿修。“来来来。”东家陪着他弟弟来到猪棚。断尾巴猪一骨碌爬起来,惊出一身冷汗,难道老猪活不过今天?东家笑嘻嘻地对着猪说:“去去去,要你到隔壁屋蹲一憩,帮忙作个证。”断尾巴猪听不懂,摇头耸肩地缩到角落里。这兄弟俩不由分说,一人一手拉住猪的耳朵,往棚外拖。“哇——”猪绝望地叫起来。一样软乎乎东西塞进了它嘴里,猪先是一吓,嘴巴不由自主地一嚼,味道出来了,原来是肉包子。虽吃的是同伴身子做的馅,却真得好吃。断尾巴猪品着包子的鲜味,不再叫喊。跟随东家从后门出去,过了一段田埂,就进了他弟弟的家。猪被拖进一间屋子里。两人拍拍手走了。这屋子不像猪棚,断尾巴猪东张西望,怎么屋里还有些桌子凳子什么的?它百思不解。看看东家扔下的包子,衔了一只嚼起来。“得过且过,吃一只算一只吧。”断尾巴猪无可奈何地趴到地上。

  “母猪一只。”刚刚在自己棚里听到的声音又传进了断尾巴猪的耳朵。东家的弟弟带了几个人走进来。“这些人在自己棚边见过。”猪思忖着。“好——母猪一只。”有个人嘴里念叨了一声,“哎——格只好像断尾巴猪,前面人家屋里见过。”“勿要多啰嗦,一只猪啥稀奇。户主早点签字,同意拆迁比啥都重要。你记下来就是。”一个带班模样的人低声呵斥道。断尾巴猪这才有点开窍:“喔,伊拉是要我顶个数。”

  接下来,断尾巴猪一连被赶进赶出到了好几户人家。还吃了一路的包子、糖糕什么的。顶滑稽是有人把它关进了一位老太太的房间里。猪前脚进,一批人后脚到。连老太太让出屋都来不及。“母猪一只。”照样一声高喊。老太太莫名其妙。断尾巴猪目瞪口呆。

  天黑了,断尾巴猪想想一天的忙碌,知道在东家屋里的日子屈指可数了。何去何从,它久久难以入睡。

责任编辑:龚胡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