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登封养猪户300多头猪死亡 郑州一兽药厂疑似元凶

登封养猪户300多头猪死亡 郑州一兽药厂疑似元凶

作者:徐富盈来源:郑州晚报时间:2014-07-24 14:18点击:

  “我们是一家养猪场,买了郑州金大众动物药业有限公司(下称金大众公司)生产的清瘟败毒散后,猪成批死亡。他们只赔付俺第一批死的猪一部分损失,现在又死了很多猪,他们把药召回,不再管俺了!”8月1日晨,家住登封市石道乡贾沟村的养猪户张国彬向本报投诉。

  养猪棚里到处是死猪

  当日上午,郑州晚报记者赶到了张国彬的养猪场内。该养猪场位于村庄西北侧一空旷高岗上,远离众人聚居区。进入养猪场大门,一股刺鼻的臭味儿扑面而来,让人直捂鼻子,臭味就是死猪发出的。

  张国彬的妻子领着记者进入北侧东边的养猪棚内,顺窄口进入后,内有一个个猪舍。“你看看!”张妻指着两侧猪舍,每个猪舍中都有死猪,有的猪因为死的时间太久,只剩皮和头,腔内脏器都化成血水,张妻说,那是死了7天左右的猪;还有的死猪膨胀得比正常猪大三倍左右,头部向外渗血水,张妻说,这是死了4天左右的猪;还有的躺墙角一动不动,张妻说那是刚死的;圈内还有躺着的猪发出怪怪的声音,张妻说,这些猪也快死了,已经不能站立了。

  张国彬说,这些猪都是吃了金大众公司的清瘟败毒散后相继死去,已经死300多头了。这些猪如果正常,一半都能出圈上市了。

  怀疑与兽药有关

  张国彬说,7月15日左右,金大众公司设在登封的代销商说,这种药抗高热,猪吃了可以防暑,这么热的天,人都纷纷躲到空调下,咱们现在的养猪条件却不允许。吃过这种药,猪不仅能健康成长,还能防暑。猪吃了等于给猪做了夏季保健,效果会非常的好。“当时我们就买了5大袋,两千多块。”张国彬说,每大袋内有二十多分袋。

  他们买回来后,就开始给猪喂。“考虑着是金大众生产的兽药,我们还看到这种药外包装上写着‘农业部’字样,我们想着是好药,就开始给四个大棚内的猪喂这种兽药。”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喂过药第二天,感觉猪好像不是太欢,当时天太热,我们还以为猪受热了。从第三天开始,猪开始尿红,再接着,猪的嘴鼻眼角也向外流血,第五天,猪就开始死了。”他们立即通知兽药销售商,销售商通知了生产厂家。

  赔付后召回兽药

  张国彬说,厂家立即带了生产和技术人员到猪场来。当时,吃过这种兽药的360头猪中,连死带不会站的有200头左右。

  “当时厂家推脱责任,说应该是猪生了病。他们拉出一头死猪来解剖。”张指着院内一角的一个只剩猪的骨架说。厂家解剖后,说是链球菌或者脑炎。“我养了20多年猪,猪的症状根本不是那种病,我当时对那位解剖的专家说,你能不能对你的话负法律师责任,我现在拿着你解剖的猪去省里化验。”张说,对方一听,立即领着张进了屋,张嘴就说:“你说想要多少钱吧?”

  “当时他们数了数死猪和不能走的猪,每头猪给我们赔800元。”他们当即赔了我们16万元,还写了协议。“他们让我们把这些药都拿出来,他们带回去化验。还在屋内到处找,要把所有药品袋子都拿走。幸亏我老婆当时看到情况不对,就私自放了几袋没开封的,还有很多用过的袋子,里面有残留,怕他们将来不认账。”张国彬说。

  不去管再死的猪

  张国彬说,厂家把药全部召回后,没想到他们把协议都带走了,不但不给张家留一份,也不让张家用手机拍照。“喂过药的剩下的160头猪接下来也先后不行了。到昨天,已经又死了100多头了,留下的都站不起来了。再通知厂家,他们不来了。”张国彬说。他听说山西等地用过他们这种药后,也有养猪户遇到类似的事,兽药厂家都去一一处理了。

  “5天前,我们让他们来看再死的猪,他们不来。昨天下午,我们向登封市畜牧局汇报,畜牧局让我们立即挖池子,买石灰和汽油,我们刚挖好。”正说时,畜牧局动物监督所工作人员赶到,现场的李姓工作人员介绍,通过昨天的了解,疑与猪吃的东西有关,不是疫情。畜牧局工作人员拍照后,一一确认了死猪的数量后,他们指挥猪场工作人员,把死猪一一拉到坑内,接着焚烧后深埋。

  张国彬领着记者到了第五个大棚内,这里面的二百多头小猪没有喂清瘟败毒散,一见有人,都欢蹦乱跳地到处乱跑。“如果是疫情,相邻的这些猪早就不行了。如果不是他们的兽药,他们为何第一次马上就赔了16万?”张说。

  厂家:赔付数字太大,正在协调

  当日下午,记者赶到了位于中原区航海西路办事处冯湾工业区的金大众公司。

  该公司负责生产的孙经理看了记者带的“正道清瘟败毒散”包装说看包装像是他们的产品,之后他又说没有这批次产品。当着孙经理的面,记者和10天前与张国彬订协议的金大众销售部杨经理联系,杨经理称,这些药的确是他们厂家生产的,因为第一次赔付过后有相关协议,没想到猪又大批死亡,他们正在和张国彬的叔叔谈相关的赔付事宜。记者问兽药生产了多少,还有多少养猪户用过这种药,有没有类似的投诉?孙经理称不便再说,此后记者在厂区再也没有找到他。

  昨日下午,记者与张国彬的叔叔张路联系,张路说,一头猪赔800元,只够养猪成本的二分之一。“他们的药有问题,给我们造成损失,我们坚决要求赔付。”负责此事的厂家中原大区销售经理杨先生说,因为张国彬猪场要求赔付数字太大,他们正在协调中。  

责任编辑:龚胡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