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凌晨2点-7点,屠宰场夜收入有多高?

凌晨2点-7点,屠宰场夜收入有多高?

作者:佚名来源:柳州新闻网时间:2014-08-12 09:16点击:

  屠宰间里工人正忙碌着

  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起得比环卫工人早,却做着比环卫工人更脏更累的工作。午夜过后,当多数人渐渐步入梦乡,他们却已经起身洗漱。他们,就是常年工作在猪肉宰杀行的工人们。很多人都喜欢称呼他们为“杀猪佬”,在大家看来,这是一个“三教九流”聚集的行业。他们素质不高,也没受过什么正规的教育,每天只知道跟猪肉打交道。但正是这样一群人,挑起了整个柳州市近300万人口吃肉的担子。

  凌晨2:00:生猪进栏,准备工作是关键

  在柳南区机械化屠宰厂工作的杨女士还有一年就可以退休了,如今49岁的她,在屠宰厂已经工作了近20年,而她主要负责的工作就是收款。厂里面规定的上班时间是每天的凌晨2点,但是杨大姐每天都会提前半小时早到。不过,待宰的生猪却比杨大姐到得更早。工人们负责把经过长途跋涉的生猪驱赶进围栏,被扰了好梦的生猪们大多表现得十分抗拒,一声高过一声的嚎叫异常刺耳。杨大姐说,刚开始会觉得耳朵受不了,不过久了也就习惯了。凌晨2点半左右,各个岗位的工人们工作准备基本完毕,此时只待猪商们进厂选猪便可 开始各自的工作。

  据了解,柳州市共有5个生猪屠宰厂,现下正处于猪肉屠宰的淡季,一个屠宰厂每天的屠宰量不过300多头,而到了春节前后的屠宰旺季,生猪的屠宰量则可以达到七八百头每天。在屠宰旺季,柳南区机械化屠宰厂的收款员黄晖可以在一个晚上收到近50万元的人民币,如此巨额的款项无论是对收款员的点钞速度还是其真假钞的辨别能力都是极大的挑战。黄晖每天凌晨两点到达单位的第一件事便是进入换衣间换上工作服,然后穿过宰杀区,进入收款员工作的房间,确认好验钞机能够正常工作后,趁着这个空隙泡上一杯茶。“忙碌起来后,我们基本连喝一杯水的时间都没有。”黄晖说。

  黄晖告诉记者,每天晚饭过后,她就要准备上床睡觉了,因为如果没有充足的睡眠,凌晨工作的时候就会很容易出差错,尤其是每天都要面对那么大一笔钱。即便下了班回家,黄晖大多时间也都是在补觉,因此常常会因为工作而疏忽对孩子的照顾。

  “儿子就快要上初中了,但除了每天为他准备食物之外,我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辅导他的功课。”黄晖说,自己也常常因此而觉得最对不起孩子。

  凌晨3:00:交易进行,忙碌却有条不紊

  在柳北区机械化屠宰厂,购买生猪的区域跟屠宰的区域是被隔开的,中间有一个小门供人员进出。肉贩主们交费完毕后,大多喜欢在购买区三五成群围在一块打牌聊天。也有人会在一旁点上一根烟,然后坐在石阶上,困时打个盹,清醒时便会抽上一口。据该屠宰厂的江师傅介绍,猪商们会到各县的养殖户那里收购生猪,然后运到屠宰厂。肉贩们选定生猪,跟猪商们谈妥价钱后,再交由屠宰厂宰杀。而江师傅作为中间人,则负责在猪商和肉贩间协调价钱,争取使之达到双赢。

  购买区1米左右的水泥墙隔成了一个个的方形围栏,这是生猪们休息的场所。围栏间会空出半米的宽度,作为通行的区域。肉贩们交费完毕,就会有人进入围栏,将生猪赶往宰杀区。该屠宰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驱赶生猪也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前段时间就有一个工作人员因在赶猪时不小心激怒了生猪,导致生猪突然调转了脑门,直往赶猪人身上冲,幸亏当时有其他人在场及时制伏那头猪,才没有酿成伤人事件。

  屠宰厂一切的忙碌与准备都是为了最后的屠戮,生猪们进入待宰区后,首先会被电棒电麻。

  “虽然被电得失去了部分意识,可生猪们还是没有放弃最后的反抗。”柳北区机械化屠宰厂的郝经理说,屠宰生猪完全是一项体力活,特别是吊猪脚的环节,对工作人员的力气要求特别大,毕竟生猪的体积重量摆在那里,所以,厂里多数时候都会挑选身强体壮的男性来完成这一工作。

  在屠宰厂,副品区是公认最脏最累的,而柳北区机械化屠宰厂的阿友在这一岗位一干就是十几年。开膛,去副品,这样的动作,阿友每天都要重复几百次,据他介绍,到春节前后屠宰旺季时,基本上都是从上班时间站到下班时间,中途要去上厕所,也要跑着去。“副品区是最难招人的。辛苦不说,味道也很大。”柳南区机械化屠宰厂的唐厂长介绍说,特别是夏季,天气炎热,异味就更明显了。很多人都是被这样的臭味吓走的。

  清晨7:00:出货完毕,是结束也是下一个开始

  早上7点钟左右,屠宰厂的工作基本结束。但唐厂长却要跟采购部开始着手准备下一批生猪的联系工作。唐厂长说,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不仅是柳州,整个广西的养殖业都不发达,当时屠宰厂的生猪来源主要是贵州、湖南和四川。所以,他们常常就需要亲自去到货源地去将生猪们押运回柳州。

  提起那段押运经历,唐厂长至今还记忆犹新。长方形的货车,生猪们一般睡在最下面一层,中间横放着一块厚实的木板,木板上铺放着一大片红薯叶和红薯。人直接在红薯叶上睡。唐厂长说,因为路途遥远,没有三五天是回不来的,不过大家都不敢睡得太深,因为担心生猪们会趁着他们睡觉的时候从车上开溜。“当时,我们想找间招待所睡觉。可是因为跟猪们待在一起久了,身上的味道很臭,人家都不愿意做我们的生意。”唐厂长笑着说。

  除了身上会残存异味,运猪途中也常常会发生危险,在中食食品有限公司工作、从事屠宰行业44年的梁恭俭告诉记者,他在押运生猪的时候,就曾发生过十分惊险的一幕。据梁恭俭回忆,当时,运猪车正行驶到东 门附近,车上的一头猪突然跨过围栏,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梁恭俭想都没想,直接下车上前去追。好不容易抓到了逃猪,却因为没有留神,连人带猪一起掉入了柳江河。“幸好当时有一条渔船恰巧经过,把我和猪都拉了上来,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梁恭俭说。

  2004年,企业体制改革,柳北区和柳南区两大机械化屠宰厂从国有变成了民营企业,一起被划分到了柳州市中食食品有限公司旗下。而梁恭俭也升到了管理层,现在主要负责公司的营运管理工作。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拿刀了,可是现在每次到菜场买菜,大家还是喜欢称呼他为“猪肉佬”。梁恭俭说,那让他觉得很亲切。

  在屠宰厂,很多人都是一干就是十几年。在柳北区机械化屠宰厂工作了17年的张大姐说,现在也只有像他们这样的“老人家”才干得了屠宰厂的工作。“每天晚上,看完新闻联播就要上床睡觉了。这种生活,年轻人怎么受得了 !”张大姐感慨道。虽然有抱怨也有无奈,可是屠宰厂的工人们还是每天都在用心完成着自己的工作。

责任编辑:龚胡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