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广东拟强拆百家猪场 补偿被领导否定

广东拟强拆百家猪场 补偿被领导否定

作者:佚名来源:南方农村报 时间:2014-09-09 10:32点击:

  近日,记者在黄田镇乌坭村的养猪场走访时,一位梁姓村民非常警觉,虽然院子里不时传来猪叫声,但该农户坚称“没养了”。而附近的一位养殖户梁志华(化名)核实记者身份后,把记者拉到僻静处,“大家怕你是来摸底登记,要拆猪场的。”

  今年8月25日,东源县召开东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会议。会议要求,今年10月底前全面完成禁养区养猪场的清拆任务,并认定129家养猪场为非法养猪场,依法取缔,不予补偿。

  记者在东源县走访时,执行政策的基层干部大多表露不忍之心,“有些农户投入全部身家,猪肉行情不好时还从银行贷了款,一旦强行拆除,就是血本无归。”

  无论是县畜牧局、环保局,还是承担清理重任的黄田镇、蓝口镇,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坚决与上级政府保持一致,但是希望能给予农户适当补偿,做好后续安置工作。但县里已定调“不予补偿”。

  “养猪”这一本致富经,在当地该如何念下去?

  干部养户齐齐叫苦

  黄田镇,以黄田米酒而闻名,被称为“米酒之乡”。该镇在东江两岸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家米酒厂。9月4日,黄田镇镇长朱锦标告诉记者,根据相关安排,黄田镇需在10月底前拆除25家养猪场,其中东江干流22家、久社河3家,数量在全县排名第一。

  朱锦标介绍,该镇养猪场主要分布在东江两岸的黄田村和乌坭村,多是和米酒厂一起建立,酒糟用来喂猪,“多数是家庭养殖,农户一家几口靠此为生。”

  村民梁志华告诉记者,自己养了70多头猪,“10年前政府鼓励我们养猪,大家觉得有赚头,不少还扩大了规模,现在一下子要拆,一分钱不补,信用社贷款还没还清,心里难以接受。”据梁志华介绍,他刚从信用社抵押了近20万元作为流动资金。

  东源县畜牧兽医渔业局(以下简称畜牧局)总工程师罗某也证实了梁志华的说法,养猪户因资金困难而贷款的情况普遍存在。

  多位要求匿名的养猪户表示,支持保护东江水,愿意搬迁拆除,“但拆了猪场,一家人以后怎么过,政府得帮我们想想法,给个出路啊!

  朱锦标镇长坦言,拆除阻力很大,“有些养猪户养了一二十年。现在有些村整村都被划为禁养区,往哪儿搬?即使能搬迁,搬迁后建猪场的土地、资金怎么解决,还没有政策。”

  与黄田镇一样,蓝口镇的拆迁任务也很重。根据规定,蓝口镇有21家养猪场需要拆除,其中东江干流有16家、叶潭河3家、康禾河2家。

  蓝口镇分管环保工作的党委委员陈某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目前主要靠说服教育的方法劝养殖户拆除养猪场,“人家祖宗三代在这里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养猪啊。”

  蓝口镇党政办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表示,政策规定太急了,应该给养殖户一个缓冲期,“孕妇触犯刑法,都要给予人性化照顾呢。母猪正要下仔,你来拆猪场,农民怎么办?人家几十年养猪,你突然不让养了,让人家干什么,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可政策根本没提及这些后续安置。”

  该负责人认为,上级出台政策很容易,完不成任务,责任就在镇里,他希望拆猪场这事能适当人性化,要考虑农村的实际情况,否则一旦激化矛盾,“镇里担不起责任。”

  东源县在启动拆除工作前,曾对全县养猪场特别是禁养区进行摸查。两位曾参加摸底的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当年与农户对话时,多数养殖户都表示理解保护东江的政策,也愿意响应,“他们提到希望得到适当补偿或者后续安置,从情理来说,这些要求是比较合理的。”

  从鼓励建设到拆除

  根据东源县8月25日的清拆统计表显示,全县21个乡镇中三分之二都有拆迁猪场的任务。

  9月5日,东源县畜牧局罗总工程师介绍,作为业务主管部门,一直以来确实是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致富的,这是本职工作。

  但为保护东江水,2011年9月,东源县印发了《东源县畜牧业生产发展总体规划(2011-2020年)》,其中对禁养区范围作了八项详细规定,为“县境内东江干流沿岸两侧2公里范围内的陆域”。

责任编辑:龚胡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