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神猪”

“神猪”

作者:佚名来源:新牧网时间:2015-01-12 08:30点击:

  20世纪70年代初我插队时,我们知青宿舍的房前排有一户人家,主人姓孔小名二狗,是一个朴实、善良的农民。我到村里后第一个熟悉的就是他,原因是二狗有个小儿子叫二后生,他总到我们知青宿舍来玩,一来二去就很熟悉了。

  一

  一天中午,二后生见我收工回来了,就跑过来对我说,“我大叫你去我们家吃饭。”二狗一家人热情地招待我。我盘腿坐在炕上津津有味地吃着山药鱼子时,从没关严的门缝里钻进一头小白猪,它哼哼了两声,样子很可爱:一般的小猪仔头是圆圆乎乎的,可这头小白猪是个长脸,个头也就比刚满月的猪大一点。我随便问了一句,“又捉了个小猪仔?”二狗笑着对我说:“这是头老猪了。”我不解地问:“这是头老猪?”二狗叹了口气说:“别看它个儿小,算下来是头隔年猪。”“那它怎么不长个儿?”“可能是个垫窝猪!也可能是劁猪匠二娃给劁坏了,反正喂了八九个月了就是不长。”这时,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面前的小白猪,它的确有些不同:一般小猪都没有鬃毛,随着月龄的不同才渐渐长出鬃毛,可这头小白猪脖颈上明显有一溜鬃毛。小白猪在屋里没找到什么东西吃,又哼哼了几声自己出去了。

  由于二狗家和我们知青宿舍是房前屋后,所以经常能见到那头小白猪在外面溜达。它很有特点,我几乎没见过它走,总是小跑而且还贴着墙跑,来去匆匆,它的警惕性很高,从它的眼神就可以看出好像提防着一切。后来,二后生告诉我,小白猪不怎么回家了,就这样小白猪成了一头小野猪了。

  二

  第二年的春天,我们知青也决定养一头猪,大家齐动手猪圈盖好了,猪也捉回来了,是一头半大的俗称壳郎子猪,当时我们知青吃食堂,每个人轮流做饭—每人10天,顺便喂猪。那次正好轮我做饭了,我决心好好喂喂猪让它快点长。第二天大家吃完饭,我用泔水把麸皮拌好,又抓了两把玉米面,和了满满一盆倒进了猪食槽子里,看见猪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我就回食堂了。

  我收拾完碗筷,突然觉得猪圈里没有了狼吞虎咽的猪吃食声音,而是传来细嚼慢咽的声音,我好奇地到猪圈查看,眼前一幕把我惊呆了,我们的壳郎子猪蜷缩在猪圈的角落里,而小白猪却在从容地吃着猪食。我大喝一声,小白猪并没有动,只是抬头看着我,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可又不能跳到猪圈里捉它,里面全是猪粪与稀泥,我看旁边有一些树枝,我赶紧折了一根,等我再到猪圈边上时,小白猪已从猪圈门栅栏的空隙中钻了出来,我追了几步,小白猪一个加速跑就没影了。

  为了防止小白猪再来吃白食儿,我把猪圈的门栏又加了三根树棍,别说猪了,就是鸡也钻不进去了。

  第二天喂猪时我还在想,小白猪你这回可没空子可钻了。猪圈里又传来了壳郎子猪狼吞虎咽的吃食声。

  第三天我喂完猪时,突然又想起食堂里还有头天晚上剩下的两个窝头,天气这么热再不吃就坏了,于是我取来两个窝头准备给猪吃。当我来到猪圈时,我不禁惊呆了,而且半天没反应过来,小白猪又不慌不忙地吃着食。难道这个小东西是飞进来的?

  好!今天我就捉你个现行。我回宿舍换上了高靿雨靴,又跑到猪圈旁一看,小白猪还在。我没开猪圈门,防止它跑了,我双手扶在猪圈的墙上用力一撑,就在这一刹那,小白猪一个助跑,蹿上了猪圈的墙又快速跳下去,跑了。我站在猪圈的墙上,感叹地说了一句,“这猪也太神了!”

  三

  那次没捉住小白猪,但我对它的认识却有了变化,我觉得它既可爱又神奇,它个儿小又吃不了多少东西,偷吃就让它偷吃吧。后来,我当炊事员的日子也满了,不做饭了也就不太注意它了。

  一天半夜,我起来到院子里方便,明月当头,四周静如止水,我迷迷糊糊地感觉尿到地上的声音不对劲,就像水倒在鼓上发出的嘭嘭声,我奇怪地低头看去,原来是小白猪卧在草窝里,我正好尿到它身上。它哼哼了几声,我一下感到这小东西挺可怜的,我回屋时又看了它一眼,它又挪了个地方卧下了。

  四

  初夏的一天,大队的高音喇叭播放着通知,意思就是村民们养的猪不能再放养了,要圈起来,以免跑到村边吃了青苗。如果发现了谁家的猪还在外面跑,就要扣工分。

  这件事由专人负责,其实就是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老汉,拿着一根长鞭子在村里四处转,发现有跑出来的猪他给赶回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当他把猪赶回你家院子时,他要喊你一声:“你家的猪!”只要你一答应,队里就扣你1个工分。

  刚开始因为这件事,村民们和老汉没少闹纠纷。后来大家都把猪圈起来了,因为一个壮劳力干一天才挣1个工分,谁家赔得起呀。

  小白猪却依旧我行我素,二狗家就是想把它圈起来也做不到,所以小白猪每天还在村里溜达,赶猪的是我们队里的二奎老汉,这时的小白猪就成了他的眼中钉,可是想拔掉它,并不容易。二奎先警告了二狗家,可二狗还不买账,斩钉截铁地告诉二奎:“只要你把它赶回来,愿扣多少工分随你便!”这下,两人顶起牛来了,二奎也放下狠话:“有本事你别圈起来,我看见它一次,就赶回你们家一次,我要罚得你吃不开饭!”

  二奎老汉先是来硬的,他拿着长鞭子追赶着小白猪连抽带打,用他的话说:“疼了,它就往家跑呀。”说来也怪,小白猪就是不往家跑,本来赶得快到二狗家门口了,小白猪一拐弯就跑到别的巷子里了。再说,二奎的鞭子根本抽不着小白猪。

  一连三天,二奎老汉都没把小白猪赶回二狗家。他只好改变策略来软的,他抓来一些菜叶,有一天还拿了一个窝头当诱饵。还别说,小白猪还真吃,这样二奎把它一点一点引诱得靠近二狗家,有时竟只差几步,只要一靠近院门,小白猪就嗖一声跑得没影了。

  一天收工回来,我正好遇到了二奎,我问他:“逮住小白猪了?”二奎气不打一处来,“比猴都精啦,白吃了我三天,也没把它赶回去。”

  就这样,小白猪成了村里唯一一头不圈养的猪了。

  五

  到了那年的冬天,小白猪按农民的算法就是连皮三年的猪了。个儿比我第一次见它时大了一点,只是脖项处的鬃毛又粗又长。

  不知是从哪儿传出一种说法:小白猪是头宝猪!它不长个儿,是因为它肚子里面有“朱砂”,那时的农民也不懂这些,认为“朱砂”就是长在猪肚子里是名贵药材,这种说法越传越玄。一天二狗对我说:“要不把它逮住杀了吧,肉咱哥俩吃了,要是真有朱砂,能换几个钱算几个。”我问:“不是逮不住它吗?”二狗神秘地一笑,说:“要真逮还逮不住!”

  冬日的一天中午,二后生急匆匆地跑来找我说,“我大让你赶紧去一趟,小白猪让我大堵在院里了,我和二后生拔腿就跑。我们冲到二狗家院门前,只见二狗堵在院门口的栅栏前说,“你们进院逮猪,它要从这儿跑,有我!”

  我和二后生进到院里开始围堵,这时的小白猪好像也感觉到大难临头了,在院里疯跑疯叫,那叫声好似杀猪一般。我们怎么也逮不住它,二狗不住地在门口骂我俩是“笨货”。

  没办法,我们只能换防,二狗让二后生堵在门口,我和二狗在院里逮猪,眼看包围圈越来越小了,再进一步就可以抓住它了。二狗孤注一掷,一纵身扑向了小白猪,只听嗵的一声,二狗撞到了墙上,紧接着一声尖厉的嚎叫声,小白猪闪电般地从二狗的裆下跑了,它先是一个助跑上了鸡窝,紧接着又蹿上了院墙,沿着墙跑了几米又跳到邻居家的院子里,等我们再堵邻居家的院门时,小白猪抢先一步蹿了出去,而这次它是全速向远处跑去,一转眼就跑得无影无踪了。我们三个浑身是土,特别是二狗满脸是土,捂着脑门儿,样子太狼狈了。二狗只重复着一句话:“成精了!成精了……”

  转年的春天,我到队里的水利工地干活了,离开了村里,也把小白猪忘了。

  一天我回村里办事,又看见二奎拿着长鞭子在村里溜达,我一下想起了小白猪,就问:“还没逮住二狗家的小白猪?”二奎得意地哼了一声,“二狗早就把它杀了吃肉了!”我急忙问:“怎么逮住的?”“跌到金贵家的山药窖里了。”二奎得意的神情,好像那山药窖是他挖的。我又问了一句:“肚里有没有朱砂?”二奎看了我一眼,幸灾乐祸地说,“没朱砂!就有一肚子猪粪。

责任编辑: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