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一场大火烧了一家人的希望

一场大火烧了一家人的希望

作者: 赵向军来源: 富阳日报时间:2015-01-21 09:04点击:

  昨天下午,俞法林站在已成废墟的养殖场内一语不发,头发凌乱,手指发黑。事情发生3天来,他没睡过一个踏实觉。

  白天,热心村民都会自发赶到猪场帮忙清理或者安慰。“有人陪着说话就不会想太多。”俞法林说。可到了晚上,他一个人蜗居在不足7平方米的简易房内,想着自己一路辛苦,却化为灰烬,“实在受不了了,也只能哭一哭”。

  俞法林3年前离异,上有80多岁老父母,下有一双儿女,全家人至今还挤在一间几十年的老房内,家中所有重担全压在了这个47岁的中年男人身上。

  为了这个生猪养殖场,俞法林贷款、借钱近50万元,独自一人苦心经营将近两年,吃住都在猪场。眼见年前就可以出栏卖钱还款了,不想因一场大火全毁了。

  大难不死没有迎来后福

  俞法林的养猪场位于远离村子的山脚,人迹罕至。记者进入宵井村后,只能通过不断问路才能抵达。听闻记者要去发生火灾的养猪场采访,每个村民在指路的同时,几乎用恳求的语气说:“他真的不容易,你一定要想办法帮一帮他。”

  俞法林今年47岁,曾是一名走南闯北的货车司机。7年前,因为一场变故,他转而承包鱼塘,开始从事养殖业。

  那场变故曾引起省内媒体的广泛关注,至今仍能在网上搜索到相关新闻。2008年6月,俞法林开车去淳安千岛湖运杨梅,在坐轮渡到达岸边时,船只被雷击中,除一人因下船绑绳而侥幸脱难外,包括俞法林在内的船上6人均被击倒,昏迷不醒。经抢救,只有俞法林捡回了一条命。

  出院后,俞法林在家休养了近半年才勉强恢复健康,可还是落下了后遗症,“听力不行了,身子也完了,不能干体力活”。于是,他卖掉了货车,承包了村民俗称“棉花山”下的一爿池塘,开始以养鱼为生。

  “原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而且法林这么勤劳肯干,一定可以好起来的。”谈起俞法林这7年多来的辛劳,村民们唏嘘不已。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绕了一圈,记者终于找到了俞法林的猪场。他正和几位村民一同清理现场,整个猪场只剩下了半边围墙,猪棚已完全烧毁,空旷的地上全是黑灰,中间可清晰地看到一截截木炭。

  俞法林看上去很累,头发上沾满灰尘,开裂粗大的手上是一处处黑色污渍。

  1月16日傍晚,俞法林开着三轮车从城区拉回了泔水和蔬菜叶,进到村里,见到熟人就聊了几句。这时,他突然听到一两公里外传来“惨烈的猪叫声”,连忙和村民跑到空地查看,“在我猪场的位置,一片红光”。

  俞法林和村民赶紧跑向猪场,一路的惊恐不安变成了现实,“猪棚被烧塌了,火中全是猪的尸体”。他还看到,其他养殖场的村民已经事先帮忙救火,两个村民费力打通了围墙,在火苗中拉出了一头猪,但剩余的“全死了”。而村民们冒着生命危险抢救出来的那头猪,没一会儿也死了。最后,众人一共清理出了62头生猪尸体。

  站在一片混乱的现场,看着一头头被拉出来的死猪,俞法林已经说不出话了。

  村民不断从各个角落赶来帮忙,连老人都到了,不停地劝慰俞法林。看到一头头烧成黑色的大肥猪,不少妇女心疼得当场掉了眼泪。后来,街道、村支两委也专程赶来看望,勉励俞法林要坚强。

  当时俞法林脑子乱哄哄的,可他记住了这些安慰。

  火灾后的焦土已经过整理,猪尸体已被清理掉了。

  俞法林的鱼塘主要养的是现在几乎已无人问津的鲢鱼,一年到头,不计成本,也只有万把元的收入。为增加收入,他还在鱼塘边的竹林里散养了几十只鸡鸭。

  为了看护鱼塘和鸡鸭,俞法林在鱼塘边盖了间简易房子,吃住全在里面。记者走进这间不足7平方米的小屋,阴暗狭窄,气味诡异,窗户没有玻璃,让人难以想像他是如何度过寒冷冬夜的。

  2013年,通过和村民土地置换,俞法林在鱼塘对面的荒地开始养猪。两年来,他向银行贷款、向朋友借钱近50万元,陆续建起了猪栏,生猪数量也逐渐递增,最多时,大小生猪超过300头。

  俞法林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些哼哼唧唧的猪上,夏天通风、冬天保暖,做得一丝不苟。另一间养猪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法林冬天的保暖措施做得相当到位,地下垫着干燥的稻草,棚顶盖着油毡,非常暖和,在猪栏内干活,人都要出汗的。”

  俞法林说,他86岁的母亲和83岁的父亲不顾年高体弱,每天来猪场帮忙。特别是老母亲,经常去捡菜叶喂猪,看着一天天肥壮起来的大白猪,“老母亲特别开心”。

  到了2014年底,俞法林悉心呵护的猪仔长势喜人,“都在四五百斤左右”,到了出栏卖钱的时候了。他盘算了一下,卖掉这批猪后,“先还了10万元欠款,剩下的足够让家里人过个好年”。

  然而,16日傍晚的那场火灾,让这些打算都化为了泡影,接下去连维持家里基本生计都成了问题。俞法林担心老母亲承受不了这个噩耗,至今还小心隐瞒着具体损失,并恳请四周村民别在老母亲面前谈起这场火灾。

  对于今后,俞法林说,他已经没有能力重建猪场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可以扛着,可如果因为这个让妈刺激生病或者走了,我就真的垮了。”采访最后,俞法林的声音有点颤抖。

  猪场寄托着一家人的所有希望

  站在已成废墟的猪场,俞法林一脸愁容。

责任编辑:龚胡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