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2014,农牧上市企业都在投资些啥玩意儿

2014,农牧上市企业都在投资些啥玩意儿

作者:白旭波来源:厚生投资时间:2015-03-07 09:14点击:

  

   2014年对中国农牧业而言是转变的一年。全行业似乎正从2012、2013两年的低谷中走出,但又好像再也回不到2011年的好时光了。我们一边面对着经济增速放缓、从饲料到肉食产能过剩等困难,另一边却也借助金融、互联网这些跨界力量打开了新窗口。在这同时充满机遇与挑战的一年中,每一家企业都用行动改变着自身,也一起在改变着整个行业。

  为了更清晰地记录这个转变的过程,尝试从已经发生的轨迹中展望未来的航向,我们选取了在A股上市的18家农牧业公司,主要包括上游的饲料、中游的畜禽养殖、下游的屠宰肉食这三类企业,整理了他们在2014年正式公告的对外投资与收购活动,并进行归类分析。首先,我们只整理了单独公告中的投资活动,而没有整理首发或增发中的投资计划,因为相比之下后者从公告到具体实施之间经常会发生一些转变。其次,这18家公司并不是全部的农牧业上市公司,未被记录在内的公司只是因为他们在2014年没有发布上述的投资公告,例如双汇发展。

  这18家公司被分为饲料、养殖、食品3类,其中饲料类企业有9家(新希望、大北农、康达尔、金新农、正邦科技、海大集团、天邦股份、新五丰、唐人神),养殖类企业有5家(大康牧业、牧原股份、雏鹰农牧、华英农业、益生股份),食品类企业有4家(上海梅林、龙大肉食、金字火腿、广弘控股)。对于后面这4家食品类企业,尽管在常规的研究中会被划分到食品饮料或食品加工制造这样的大类中,但由于他们与上游农牧业务的紧密联系,因此也被我们放在一起分析。

  一、全行业总览

  表1. 2014年农牧业投资情况总览

  2014年18家公司公告的投资活动中,投资规模总计达到了85.9亿元。如表1所示,其中养殖类项目投资额占去了半壁江山,达到50.6%,其次是食品类17.3%,再次才是饲料类14.9%。这反映出在农牧-食品这条产业链上,饲料环节的产能过剩相对更加严重。因此,尽管在这18家企业中,饲料类企业的规模普遍较大,但饲料类投资的金额占比却较小。

  对养殖类项目的大量投资,除了来自养殖类企业,还来自上游饲料企业、下游食品企业,反映出明显的产业链延伸趋势。9家饲料类企业中有6家都投资了养殖项目,其中新希望、正邦科技、天邦股份等公司对养殖项目的投资额甚至超过了各自年度总投资的一半;4家食品类企业中有2家,上海梅林、龙大肉食也投资了养殖项目,其投资额也超过了各自年度总投资的一半。在另一个方向上,养殖企业也在朝食品环节延伸。大康牧业对食品项目高达7亿元,占到了其年度总投资的64%。这两个方向的延伸,反映了不同环节的企业对全产业链建设,打通上下游的共同关注。

  金融类投资是另一个火热的跨界领域。在我们初步的整理中,曾把饲料、养殖、食品之外的所有项目都视为一个大类。但后来发现,18家企业中有一半都实施了金融类项目的投资,并且投资额合计占到了总投资额的13.4%,甚至接近于饲料类项目的投资额。因此,我们决定把金融类投资作为一个独立的类别单列出来。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农牧企业开始把金融作为自己一块独立的重要业务。

  二、饲料类投资

  2014年饲料类投资规模合计达到12.80亿元,全部由9家饲料类企业完成。根据中国饲料工业协会的预计,2014年中国饲料全行业总产量将同比下降。当行业整体开始产能过剩,产量下降,投资放缓的时候,其内部结构的转变就成为更值得关注的要点了。这种结构转变首先表现在畜禽种类的结构上。如表2所示,根据公告中说明的信息,在21项饲料类投资主要集中在猪饲料(11项),其次是水产料(4项)。这一方面反映了近年来禽料的过剩相对更加明显,另一方面则反映了各家企业对专线生产猪料、水产料这种专业化做法的重视。

  结构转变其次反映在各区域的区域布局上,在这方面我们注意到一个“二线省份争夺”的特征。根据中国饲料工业协会2013年的统计,已有8个省份的饲料年产量超过了千万吨,其中广东、山东的产量都超过了2000万吨;其后的河南、辽宁、河北、湖南、四川、广西的年产量则在1000万吨至1300万吨之间,与广东、山东有明显的差距。因此我们把广东、山东视为一线省份,而把后面6个千万吨省视为二线省份。在21项饲料类投资中,在一线省份的投资仅有唐人神在广东梅州这一项,而在二线省份的投资则多达8项。一线省份尽管容量更大,但竞争压力也大,且由于行业起步较早,都已形成市场份额较大的区域领先企业,例如广东的温氏,山东的新希望,这就使得二线省份成为当前争夺的重点。

  当国内市场渐趋饱和之时,也有企业把目光更多转向了海外。作为国内饲料企业国际化步伐最早也最大的新希望,继续加大海外市场的拓展力度,在印尼、波兰投资了3个项目。

  结构转变最后还反映在新建产能水平上,公告显示的新建产能普遍达到了较高的水平,全部都超过了月产1万吨(即年产12万吨),金新农新建的芜湖项目甚至达到了年产50万吨的水平。这表明尽管总产能过剩,但通过新建更大的单厂规模替代原来较小的单厂规模,特别是大多拟建成专业厂(线),也是一种淘汰落后产能的途径。

  表2. 饲料类项目投资情况


  三、养殖类投资

  2014年养殖类投资规模合计达到43.52亿元,这其中猪养殖与猪育种投资占到了85.0%,这也与饲料类投资中猪料占较大比例的情况相对应。

  猪养殖的区域布局形势,也一定程度上表现出饲料项目的“二线省份争夺”特征。根据《2014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四川省是我国养猪第一大省(年出栏约为7300万头),其后的河南(6000万头)与湖南(5900万头)规模较为接近,再往后的山东(4800万头)与湖北(4300万头)规模较为接近,而在3000万头到4000万头之间则集中了6个省份。如表4所示,在猪养殖与猪育种的19个项目中,有10个项目都投资于河南、湖南、山东、湖北这四个省份。

  养殖类投资在海外市场有所开拓。继2013年双汇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之后,天邦股份今年又收购了法国Choice Genetics猪遗传公司40.69%股份。这既是中国农牧企业国际化的一步,也是掌握上游育种环节先进技术的重要一步。

  养殖类投资中的新增养殖规模水平在提升。根据农业部畜牧业司的统计,近年来的生猪规模化发展中,增长最快的是年出栏500-10000头之间的中小型规模养殖,而年出栏1万头以上的大型商业养殖增长速度其实较为缓慢。另据齐鲁证券的研究显示,目前国内年出栏20-30万头以上的集团化养殖场,在2013年的市场占有率也还只有1.5-2%。然而在今年的猪养殖投资中,我们可以看到有多个项目都达到了30万头以上的规模,例如龙大肉食在山东烟台的31万头规模,新希望在广西桂北的30万头规模、在山东东平的55万头规模,牧原股份在河南滑县的40万头规模、在河南邓州的80万头规模。雏鹰农牧对吉林雏鹰增资1.5亿元的公告中虽然没有提及对应的新增养殖规模,但参考其8月份发布的增发公告,大致对应于60万头育成场项目。这些投资活动都表明,国内的上市公司仍然重视拥有一定规模的自有养殖能力。

  表3. 养殖类项目投资情况


  四、食品类投资在2014年合计达14.87亿元的食品类投资中,同样存在着结构转变,我们能看到明显的“向消费终端延伸”的趋势。国内“农牧-食品”企业的业务链长期以来大多止于屠宰环节,产品附加价值不高,远离消费终端环节,因而也难以获得更高溢价。根据表4的显示,我们一方面看到了上海梅林、龙大肉食、新希望在深加工环节的投资,另一方面还看到了像上海梅林的爱森优选,以及新希望新设美好食品控股、增资六和食品贸易这些在终端环节的发力。

  在食品类投资的国际化发展中,新希望也继续扮演着引领者的角色。其在越南的肉制品深加工投资,也标志着新希望的全产业链布局开始从国内市场复制到国外市场。

  表4. 食品类项目投资情况


  五、金融类投资从总量上看,合计11.51亿元的金融类投资已成为今年农牧业上市公司一个新兴的投资热点,无论是饲料类、养殖类、食品类企业都参与其中。并且,当我们更细地观察每个项目的具体内容时,会看到一个可喜的现象,就是各公司的金融类投资展现出众多不同的形式。这里面既有较为传统、常规的担保(新希望)、小额贷款(大北农)、投资并购基金(康达尔、海大集团、金新农);也有较为新颖的资产管理(益生股份、雏鹰农牧)、金融信息(大北农);而广弘控股参股设立的保险公司,更是自称为中国第一家专业经营食品安全责任保险的保险公司。金融本身并不是一个新兴的业态,在国内也早有各种类型的金融机构面向农业、农村提供金融服务。实业公司只有充分结合自身业务,选择适当的方式切入金融业务,发挥实业与金融的协同效应,才能够在这块新的舞台上站稳脚跟,并带来与传统金融企业不同的价值。

  六、其他投资尽管在把金融类投资单列出来之后,“其他投资”的投资额合计只占到总投资额的3.8%,但其形式的多样性向我们展现了在这个转变的时代,农牧业向其他方向延伸的无限可能性。这其中既有较为传统的产业多元化、价值链延伸,如大康牧业投资新西兰乳业公司、大北农投资南京天邦生物科技;也有在互联网、电商勃兴这样的大背景下的许多新动作,如大北农增资农博数码、雏鹰农牧通过微客得科技的两项投资、以及上海梅林通过正广和网购实施的物流项目投资。值得注意的还有唐人神在美国设立的大利信公司,以及正邦科技合资设立的正信建筑工程公司,表面上看都还是围绕各自的传统业务,但前者专门面向种猪提供物流与贸易服务,后者则立足于猪场建设与维修业务,都是对传统业务高度细分、专业化运营的标志。尽管近年来金融、互联网行业的快速发展给许多行业都带来很大的冲击,也打开了众多的机会,但实业企业在拥抱金融、拥抱互联网的同时,也应该继续关注在自身传统业务中更加精细化、专业化的运营或服务带来的改造提升机会。

  总 结让我们再次回到2014年的农牧行业关键词——转变。从大的业务格局上看,我们看到了众多饲料企业、食品企业向养殖环节延伸,这是产业链的转变。而在各个行业内部,我们也能看到多种形式的结构转变,包括畜禽种类、区域市场与国际市场、产能水平。而在这个略显憋闷的转变期中,更让人兴奋的则是几乎各环节企业都在向金融业务延伸,多家企业加大互联网相关业务,并切入了像猪场建设这样更加细分的专业服务领域。借用最近因雷军的宣传而开始流行的“三体”术语,前面两种产业链转变、行业内部结构转变,还算是各家企业用“低维度”传统武器,在切分农牧业已有的蛋糕,这也仅仅是现代企业对传统零散农业的替代;而后面的金融、互联网、专业服务领域,则意味着农牧企业开始为自己武装上了水滴、二向箔这些“更高维度”的先进武器,意味着农牧企业自身经营方式的重大升级。这样的升级能为整个农牧业创造更大的价值空间,给农牧业这个承载中国几千年文明的传统行业插上新的翅膀,飞向崭新的星系。

责任编辑:王妍琪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