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产业观察 > 屠宰加工 > 雨润集团“内外交困” 竟用火腿肠抵债

雨润集团“内外交困” 竟用火腿肠抵债

作者:佚名来源:时代周报时间:2015-08-26 10:13点击:


  “从8月开始,雨润旗下地产公司的商票就不能兑现了。更奇葩的是,对方竟然强行用火腿肠抵充。”上海一家钢材供应商陈志峰(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雨润集团的资金链可能出现问题,从而导致商票无法兑付。

  此前,雨润集团旗下的雨润食品已在7月13日发布盈利预警,称业绩遭遇急速下滑,上半年亏损将不少于7亿港元;去年同期,雨润食品的净利润还有1611万港元。

  风险的积聚,并非一朝一夕而成。在2014年初,雨润集团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的负债率就已高达90%。

  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3月,雨润集团掌舵人祝义财遭监视居住之后,中央商场副董事长胡晓军在8月也被调查。8月10日,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8月7日接到雨润控股集团公司党委通知,经中共南京市建邺区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对公司副董事长胡晓军的违纪问题予以调查。

  风雨飘摇中的雨润集团将何去何从,仍需拭目以待。

  火腿肠抵充

  8月17日上午,雨润旗下江苏地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地华”)安徽九华山分公司门前,人头攒动。陈志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天,现场集聚了近百人,“江苏地华开了总额约亿元的商票,但现在却无法兑付。我们无奈之下,只能登门讨要说法”。

  8月13日,当陈志峰拿着江苏地华的商票前往银行承兑时,被银行拒绝付款。银行方面出具的拒绝付款理由书显示,“付款人余额不足”。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对方竟然强行用火腿肠抵债。”陈志峰表示,对方负责人提出以雨润火腿肠抵债后,引起一片哗然,“我一个做钢材生意的,要那么多火腿肠干什么?这么多火腿肠我卖给谁?”

  “对方的态度就是要钱没有,要火腿肠管够。实在拒绝火腿肠抵充的,可以选择房产来抵,但又都是些位置差、卖不掉的房子。”陈志峰称。

  所谓商票,即商业承兑汇票,与银行承兑汇票不同,仅以公司的信誉担保。陈志峰向时代周报记者出示的商业承兑汇票显示共计350万元。

  付款人一栏显示,为江苏地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出票日期为2015年2月13日,开户行为南京银行城西支行。在承兑人签章处,有“江苏地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和“祝义财印”两个印章,并标明“到期无条件付票款”。

  “虽然商票的风险较高,但不能兑付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毕竟没有一家想持续发展的公司希望失去信誉,除非这家企业实在没有资金周转。”江浙地区一名与雨润多有资金和业务往来的人士分析说,雨润集团可能遭遇了资金链断裂的情况,这或是导致这场“兑付风波”的主因。

  时代周报记者就商票不能兑付以及火腿肠抵充等问题,致电雨润集团副总裁李爱彬。对方在了解到采访意图之后,只是表示,“具体的情况我需要去了解一下,应该不会(发生上述事情)”。而后,李爱彬便以“现在有事,等一会儿给你回”,匆匆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巨额亏损

  今年5月,雨润集团以4.4亿元价格卖掉了位于杭州城东新城的星雨华府项目;江苏地华也在5月12日,向中信证券等4方合计转让了5330万股中央商场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9.28%,收获约8.17亿元资金。

  雨润集团的上述举动,成为了业内猜测雨润陷入资金紧张的两大例证。

  雨润食品盈利能力的急剧下降,将更为致命。

  作为雨润集团的主营业务,雨润食品一直承担着雨润地产资金后盾的角色。雨润食品在7月13日发布的盈利预警显示,依据对目前所得的本集团截至2015年5月31日5个月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审阅及其他现有资料,本集团预期2015年上半年与2014年度同期比较,纯利将转盈为亏,预期金额不少于7亿港元。

  面对如此巨额的亏损预期,雨润食品也给出解释称,该预期亏损主要原因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经济结构转型,高端餐饮及肉类消费市场疲弱,经营环境日趋激烈。与此同时,生猪价格比去年同期上升,生产成本上涨,本集团转嫁成本难度增加令毛利大幅下滑。

  在国泰君安国际分析师郭日升看来,2015 年上半年中国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屠宰量同比下跌10.3%,于7月按年下降18.2%。年初至今,中国生猪及猪肉价格同比分别上升13.1%及7.1%;生猪及猪肉价差收窄预期将对公司上游业务的毛利率有负面影响。

  尽管雨润希望于2015 年下半年有3.7%生猪屠宰量的增长及9.9%深加工肉制品销售额的增长。但郭日升认为,冷鲜肉利润率或仍然受压,“由于屠宰量及销售增长预期仅会缓慢复苏、毛利率仅轻微改善、刚性的营运费用及不断上升的净利息开本,我们相信公司于2015-2017年仍将处于亏损状态”。

  其实,就业绩表现而言,雨润食品近年始终处于漂浮不定的状态。2011-2014年,雨润食品的营业额分别为323.15亿港元、267.82亿港元、214.40亿港元和191.58亿港元,呈逐年下滑态势。在营收连降的同时,雨润食品的盈利能力也令人堪忧。2012年,雨润食品亏损6.05亿港元,2013年盈利4400万港元,2014年盈利5677万港元。而此前的三年,雨润食品的净利润都在17亿港元以上。

  毕马威披露,于2014年12月31日,雨润食品的流动负债净额约为18.2亿港元,总借款及融资租赁负债约为82.6亿港元,其中约54.6亿港元将在12个月内到期。而截至2014年12月31日年度,雨润食品的经营活动现金所用之现金净额约为4.6亿港元。上述这些情况显示,雨润食品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人事震荡

  进入2015年,雨润集团就开始步入多事之秋。

  3月27日,雨润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和雨润食品先后停牌。当晚,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祝义财为雨润食品的最大单一股东,直接持有该公司约25.8%的股份,为该公司名誉主席、董事会高级顾问及雨润食品若干主要附属公司董事。不过,雨润食品强调,雨润控股集团董事长祝义财并没有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公司的董事相信集团有受该事件影响但有关影响并不重大,集团有能力持续经营。

  祝义财早在2012年7月突然辞去雨润控股集团董事长职务。当时,祝义财才48岁,坊间传闻其辞职与雨润食品涉嫌财务造假有关。

  在祝义财被监视居住之后,中央商场高管又在近期因违纪遭调查。

  8月10日,中央商场公告,8月7日接到雨润控股集团公司党委通知,经中共南京市建邺区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对公司副董事长胡晓军的违纪问题予以调查。

  现年57岁的胡晓军,历任中央商场总经理等多个职位。他的第一董事长的任期从2012年12月23日至2015年12月22日。中央商场并没有对胡晓军违纪事项作详细披露,仅表示,公司经营工作由经营管理团队运营,目前经营情况正常。这一“补充说明”自然无法挡住外界关于雨润的负面舆论和传言。

  在内外交困之际,人事动荡也频繁发生。6月10日晚间,中央商场便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祝义财因工作需要,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相关委员会职务。

  此外,独立董事徐康宁、董事张化桥、董事会秘书陈新生也同时辞职。在更早前,副总裁段斌、监事罗凌和王传宪等也已提出离职。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