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政府批准建猪场 建成后却“限期拆除”

政府批准建猪场 建成后却“限期拆除”

作者:佚名来源:安徽日报安村版时间:2015-09-02 09:32点击:


  (安徽合肥)庐江县养殖大户张应生养猪,因近年来市场不景气,连连亏损。虽然今年猪价上扬,但他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最近镇政府给其下达了《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让他拆除养猪场,理由是养猪场建设占用了基本农田。

  “当初我建猪场时,他们不但没制止,村、镇二级还给我出具了这块地可以建猪场的证明,现在说是基本农田,也不出具任何证据。 ”近日,无奈的张应生找到了本报编辑部。

  镇政府:猪场占了基本农田须拆除

  张应生是庐江县冶父山镇三岔村马厂组村民。 2010年之前,他在浙江宁波打工。 2010年,他带着100多万元积蓄回乡创业,在三岔村建起了养猪场,现存栏470多头生猪。

  张应生介绍,猪场分两批建设,第一批建于2010年,竣工于2012年。第二批建于2013年1月,完工于当年夏天,共占地11亩。 2013年8月,他领取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动物防疫合格证等。

  几年来,张应生辛辛苦苦养猪,不曾想近期突然收到了镇政府下达的《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镇政府领导向本报记者说明拆除的原因是,2012年初,镇政府在土地巡查中发现猪场的违法建设后,立即制止并责令停建。2012年国土部卫星图片执法检查发现该猪场非法占用基本农田面积约3.7亩。

  冶父山镇政府领导介绍说,2013年3月18日,镇土地巡查人员在巡查中再次发现该猪场又在没有任何用地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占用基本农田进行建设,巡查人员进行现场制止并下发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因当时猪场法人张应生不在家,通知书下发给了他父亲张德雄)。

  该镇领导表示,该猪场至今没有办理任何用地手续,属于非法建设。在此期间镇里多次去施工现场进行了制止,但其拒不配合,仍继续建设,于是,2014年5月21日下达了《限期拆除通知书》。2015年7月15日镇政府对张应生猪场占用基本农田违法建设进行了立案,并于7月16日下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7月20日下达了《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

  该镇有关领导告诉记者,猪场不仅占用基本农田,还存在污染问题。“猪场距离村庄很近,猪粪到处都是。 ”

  养殖户:养殖场选址曾得到政府许可

  对镇政府的说法,张应生不服,予以了驳斥。他反驳的理由一:2013年,他到宁波打工时,没有人给其父亲下达停建通知书。 “我是猪场负责人。我虽在外地,镇里怎么不打我手机联系我,为何找一个字都不识的文盲老人? ”

  张应生反驳的理由二:2013年,镇政府不仅没有制止他建设,当年6月20镇政府办公室和村委会还出具了一份证明,内容为:兹有我村马厂村民组张应生在外务工多年,积累一定资金,现根据国家相关惠农政策回村发展养猪业,并以此带动周边农户共同致富,在距该村民组1公里处建有12幢猪舍,占地面积约22亩。猪场区既不影响城镇未来发展规划,也不在工业经济区和居民居住区。土地流转手续齐全。特此证明。落款处加盖有镇政府办公室和村委会的公章。

  张应生说,猪场建设选址和用地,他很慎重,村、镇当年都同意他在此建猪场,现在怎么又说是违章建筑呢?另外,2013年1月,镇政府还将他作为创业典型上报到县里,他还被评为“庐江县创业标兵”。 “这难道不是在鼓励我养猪吗? ”

  张应生反驳的理由三:他养猪场的土地七八年前是荒地,之后开垦成耕地,且是坡地,旁边就是村民坟墓,因此,这里不符合基本农田的特征。如果是基本农田,周边还应该有基本农田标志牌。

  张应生反驳的理由四:养猪场建有化粪池,没有什么大的污染问题。如果确定有污染,他可以上马排污设备,而不是让猪场拆除。

  记者调查:镇政府有错在先

  8月18日,记者在该镇调查时,镇政府出示了2013年他们给张德雄下达的停建通知书以及找张德雄谈话的谈话笔录,但两份材料落款处都没有张德雄签名或手印,政府也没有给其拍照留证。相反,在此卷宗中,记者看到,2014年,2015年,镇政府给张应生下达拆除通知书、决定书,张应生拒签,政府却都拍照留证了。

  记者问镇建设办主任,为何给张德雄送达的停建通知书和谈话笔录没有留证呢?对方没有给出说得过去的理由。

  采访时,三岔村张支书解释,张应生所说的证明是他书写的,当年,张应生需要办理防疫证,才找其开具的。证明中书写的并非“12”幢,而是“几”幢,占用面积也不是约“22”亩,而是约“2”亩。 “我开证明只说明他占的2亩耕地是合法的,不包括基本农田。 ”

  对此说法,记者此后询问了于此事无关的10余人,都毫不犹豫地认为该份证明书写的数字清晰规范,应该是“12”幢、约“22”亩。

  针对镇政府办公室加盖的公章,该镇目前的解释理由是“失误”。

  张应生说,村支书的说法与事实不符,早在2010年11月,他就向上级领导写了申请猪场用地的报告,申请在他家房后土地建养殖场,请有关领导批准,但一直没有回音,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猪场用地合规有依据,他才请村支书写了有关猪场用地方面的证明。

  目前,张应生质疑猪场地块不是基本农田,记者请冶父山镇政府和国土所提供有关基本农田的证据材料,但他们拒绝提供。

  张应生表示,即使是基本农田,当初镇政府允许其在此建设,政府有错在先,现今要拆除,也需给予经济赔偿。 “他们要拆除猪舍的真正原因是,地方政府扩建马路拆除了农房,在猪舍附近选点建安置房,拆迁户因为附近有猪场不同意,镇政府就动脑筋想拆了猪场,但又不想赔偿,由此才弄出基本农田的说法。 ”

  由于冶父山镇政府和镇国土所不愿配合,对这一猪场占地是否为基本农田,记者至今仍不得而知。对此用地纠纷,本报将继续关注。

  倾尽积蓄办起的猪场陷入用地纠纷,养猪大户张应生如今是进退两难。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