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产业观察 > 屠宰加工 > 雨润集团:大股东拟出售股权 实际控制人猜想

雨润集团:大股东拟出售股权 实际控制人猜想

作者:佚名来源:中证网时间:2015-09-10 13:40点击:


  9月7日下午突然临时停牌的香港上市公司雨润食品(01068.HK),在第二天晚上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雨润集团Willie Holdings Limited(下称“雨润集团”)正在和独立第三方商讨有关战略合作事宜,该第三方可能购买其持有的公司股权。

  这意味着雨润食品的实际控制人可能出现变动,尽管雨润食品公告并未透露这个“第三方”是谁,但是融创中国(01918.HK)同日的公告却主动承认自己很可能成为这笔股权的买家,同时雨润集团控股的A股上市公司中央商场(600280)也在公告中证实了这一行动。

  由于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材被调查,这家曾是亚洲最大的肉食品加工企业和知名地产商陷入严重债务危机,但截至目前,雨润集团的真实财务状况都不曾为外界知晓。

  亟须“拯救者”

  在江苏南京市,雨润集团是当地最为显赫的民营企业之一,在位于南京市最为高端的建邺区南部,还有一条以雨润命名的大街,雨润集团总部就坐落在雨润大街10号。然而这家曾经声名显赫的企业现在亟须“拯救者”出现。

  融创中国9月8日晚间的公告称,当天,公司与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订立战略合作协议。而与雨润食品隶属同一控制人的中央商场也在同期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通知,称其与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根据战略合作协议,双方与雨润集团债权人共同商讨雨润集团相关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双方努力确保雨润集团各项业务正常运转,并在满足相应条件的前提下,融创中国向雨润集团提供全面支持。

  资料显示,雨润集团为雨润食品的控股股东,现持有公司约25.82%的股份。雨润年报显示,雨润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祝义材和他的妻子吴学琴。

  雨润食品2005年在港交所的招股书载明,祝义材和吴学琴在1993年创立了南京雨润肉食品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生产低温肉制品及高温肉制品。在当时,夫妻两人分别持有雨润集团公司93.41%和6.59%的股权。

  不过在三家公司公告里都没有透露此次战略合作的细节,也没有透露融创中国将会收购雨润集团持有雨润食品的股份比例。

  祝义材当年以猪肉制品销售起家,后来一度跃居亚洲最大的肉制品生产企业,雨润集团于2002年开始涉足地产开发,并成立了雨润地产,目前开发项目以二三线城市为主,遍布南京、西安、青岛、沈阳等地区,雨润地产于2009年正式控股南京中商,进军商业地产领域。

  雨润云山雾罩

  “情况是比较严重,他们有很多表外业务,账面是无法查清的。”雨润现在究竟什么状况?南京当地一家银行风控部门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如是描述。

  今年2月份,雨润集团总部突然被一群自称承建方的工人堵住大门,并发生了肢体冲突,公司随即发布了声明,否认曾经拖欠施工款。但这也是雨润集团最后一次公开对外发布信息。

  9月9日,记者再次来到雨润总部,公司大楼里保安戒备有加,而此前负责媒体接洽的部门和负责人也始终联系不上,几位公司员工在记者搭讪时也连连摆手不愿多讲。

  近5年来,雨润在地产业上急剧扩张,2010年,雨润集团曾在全国布局所谓的“三三三”发展战略:在全国30个省会城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在300个地级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物流配送中心、在3000个县域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种养生产基地。

  2012年,祝义材辞去雨润食品所有职务专攻地产业务,并在2014年制定了未来三年销售达到500亿元、2015年谋划上市的目标,并以南京为核心,进军全国城市。

  曾几何时,雨润一直都是金融机构眼里的“财神爷”,然而随着祝义材的被查,雨润的状况急转直下。

  “现在各家银行都在压缩,雨润的真实情况都不了解,人行征询报告也没有反映,所以各家银行掌握的都不全。”一家国有大行的信贷部门人士告诉记者。

  而据另一家与雨润有信贷业务的银行掌握的数据,雨润集团目前的银行授信总额约在750亿元,资产负债率约有75%。“他们也在卖资产来还贷,公司方面现在还没有整体解决方案,但是政府应该有协调会议纪要。”该银行知情人士表示。

  但是从年初起,雨润的两大地产公司开始合并裁员,也开始向外界出售旗下地产项目。今年3月23日,51岁的祝义材被监视居住,雨润集团及旗下中央商场高管大批辞职。

  今年5月,祝义材通过旗下公司向中信证券等机构转让中央商场9.28%股权,回笼8亿多资金。

  9月1日晚,中央商场公告称,祝义材持有的中央商场约4.77亿股份自2015年8月31日起被冻结,冻结股份占中央商场总股本的41.51%,冻结终止日两年。按照中央商场停牌前价格13.1元计算,祝义材此番被冻结的股票市值达62.45亿元。

  而政府部门对雨润的情况也讳莫如深。

  “雨润的情况现在非常特殊,一般情况,领导不愿意对外讲或者评论。”江苏省某金融监管部门人士向记者表示,“主要是维稳的压力和银行债务处置问题,一些省外信托机构开始资产保全,另外对外担保的规模也不小。”

  除了银行、信托金融机构债务外,雨润集团还在各地项目上拖欠了大量施工款、供货商款项,一位河南的分包方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的工程款已经欠了一年,现在还没有着落。

  在雨润危难关头,融创中国的突然出现无异于久旱逢甘霖。虽然雨润食品此前口风甚严,但是在停牌前依然大涨5%,报1.84港元。受战略合作消息提振,公司复牌后的9月9日上涨超过10%。

  不过记者注意到,此次融创中国与雨润集团的战略合作还有很多细节并没有披露,仅提出双方将与债权人共同商讨雨润集团相关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努力确保雨润各项业务正常运转。

  这意味着,融创中国很可能成为雨润集团的债务重组方,但会否导致雨润集团实际控制人的变化目前尚难推测。而同时,中央商场也在8月17日开始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至今,此事是否与雨润集团的重组有关联也未可知。

  由于此次融创中国与雨润集团签订的只是战略合作协议,并未提到收购相关资产事项,因此融创中国要想吞下雨润的地产业务,似乎还需要一系列的辗转腾挪。

责任编辑:宋美丽  

延伸阅读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