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产业观察 > 屠宰加工 > 雨润食品百亿项目荒5年 激进扩张被指为地产储备土地

雨润食品百亿项目荒5年 激进扩张被指为地产储备土地

作者:佚名来源:长江商报时间:2016-04-06 09:07点击:

  日前,长江商报独家调查发现,深陷债务危机、下辖两家上市公司雨润食品和中央商场的雨润集团,在武汉黄陂投资近百亿的两大项目——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和全球花卉采购中心,历经5年几近荒废。

  此地一役,只是雨润集团自2010年发布“三三三”发展战略在全国疯狂扩张的一个典型失败样本。

  五年前,雨润入驻武汉黄陂区,号称投资91.5亿,建设3800亩的“肉制品深加工”及“花都”项目。

  2016年3月30日,长江商报记者前往探访上述两个项目时发现,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门口杂草丛生,大门紧闭。一期工程厂房虽已建好,但被荒地包围,一直未投产。“花都”项目投资88亿元,欲建特大型全球花卉采购中心,但至今仍未启动,规划方案两次被推翻。

  记者了解到,这两大投资项目源自“三三三”战略。该战略提出,要在全国多个城市建设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物流配送中心及农副产品种养生产基地。

  不过,随着2015年3月23日雨润集团董事长祝义材被监视居住。此前一度大规模扩张的雨润一步步滑入债务危机的漩涡,而在债务危机背后,闪现着雨润激进扩张模式的魅影。

  已建食品厂被荒地杂草包围

  3月30日,小雨飘摇。长江商报记者来到黄陂区汉口北大道,在位于东一号的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门口看到,厂区冷冷清清,伸缩大门紧闭,大门两侧的保卫室内空无一人。透过玻璃能看到房间内甚至没有摆设办公设施,一张写着“闲人禁止入内”的纸贴在保卫室的外墙上,已被雨水淋湿。

  “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几个大字前的空地上,杂草丛生。一栋贴着灰白相间瓷砖的大楼正对公司大门,大楼前后大面积的土地被围墙围住,同样长满了油菜花、杂草、矮树等,见不到一个人进出。

  上午10时左右,一辆送快递的面包车停在大门口,打电话让公司里的人出来拿快递。几分钟后,一名骑着电动车的男子出现在伸缩门前。该男子对记者称,厂房已经基本完工,目前没有开工生产,但有管理人员留守。“可能年底前开始生产,一切以集团发布的信息为主。”

  匆匆回答几句后,男子关上伸缩门,骑上电动车,消失在办公楼后。

  而在5年前的2011年5月10日,祝义材曾乘坐私人飞机现身黄陂,武汉雨润肉制品深加工项目正式进入公众视野。该项目投资3.5亿元,建成后可年产3万吨高档肉制品,预计年销售额达9亿元。

  2个多月后的7月29日,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深加工车间及附属工程项目破土动工。如今,被监视居住一年的祝义材仍无定论,而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的一期工程也矗立在一片荒地之中。

  “花都”全球花卉中心5年未启动

  同武汉雨润肉制品深加工项目一同来到黄陂的,还有投资88亿元的花都项目。3月30日,记者从黄陂区台湾农民创业园管理委员会得知,这个项目至今未启动。

  “说是花都项目,但这个项目做什么至今都没有定下来。”黄陂区台湾农民创业园相关负责人介绍,雨润先后拿出了两次规划方案,但两个方案都未通过。

  第一份规划方案拟以武汉为中心,建设集研发、交易、物流等功能于一体的特大型全球花卉采购中心。

  采购中心商业配套包括商业中心、星级酒店、酒店公寓、SOHO;商业街区、餐饮购物娱乐等配套居住区等。

  据媒体公开报道,项目住宅配套的建筑面积达到107.6万平方米,商业配套面积更是达到151.4万平方米,两者占到整个项目建筑面积的近四分之三。

  相比之下,于花卉交易相关的工程只占全部建筑面积的四分之一。

  在当时,雨润也被质疑在武汉“圈地造城”。

  “不能说雨润在圈地建房地产,因为这个方案后来被雨润自身否定。随后提出的第二个方案,因为盈利点不明,黄陂区政府并不看好,也未通过。”上述负责人称。

  2011年,花都项目落户黄陂时,雨润也曾对外宣称,雨润花都项目将在3-5年内全部建成运营,预计实现年交易额300亿元、利税10亿元、进出口额5亿美元,利税10亿元人民币,直接安排就业5万人,带动相关行业就业15万人。而肉制品深加工项目利税3000万元,可增加就业岗位1500个。

  时至今日,花都项目仍未启动。上述负责人强调,当时和雨润签订了意向性协议,达成了意向,但是并未签订合同书。

  “清明节后,黄陂区政府将和雨润高层进行对接,就两个项目的运作进行沟通。”上述负责人表示。

  为何黄陂项目迟迟未动,分析人士认为,雨润最大的问题在于实际控制人祝义材因为配合调查而无法管理公司。“雨润集团的个人色彩极为浓厚,祝义材对公司的发展角色有最大控制权,虽然雨润的最新年报中表示祝义材被调查不影响公司运行,但实质上自从祝义材被调查后,雨润不仅肉食主业业绩大幅下滑,多处房地产项目也频频停工,另外雨润的部分债务融资也经常濒临违约。”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祝义材被调查后导致公司现金流不稳,资金链紧张。

  激进扩张被指为地产业务“储备”土地

  雨润在武汉的项目发展或许是整个雨润集团当前的一个缩影。

  除了武汉,在沈阳、漯河、石家庄、徐州、长春等地,雨润以农副产品配送中心、农产品(000061,股吧)全球采购中心的名义均获得大量规划用地,同样不乏大面积住宅以及商业部分。

  2010年,雨润集团曾宣布了“三三三”发展战略,即在全国30个省会城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种养生产基地、在300个地级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物流配套中心、在3000个县域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种养生产基地。

  据公开报道,位于青岛的雨润国际物流中心项目,总占地约1400亩,总投资约60亿元,项目包括由两座超百米办公塔楼组成的科技金融中心、计划投资16亿元的五星级酒店、配套商住服务项目、计划投资32亿元的高档居住区。

  此外还有规划占地面积160多公顷、总建筑面积314万平方米的中山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规划总投资约80亿元、建筑面积约300万平方米的雨润西安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占地约2200亩的雨润(徐州)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项目,计划总投资120亿元、占地3276亩的雨润天津食品全球采购中心。

  评级机构中债资信称,公司总资产中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无形资产占比很高,主要分布于二线城市偏远地区及三四线城市。截至2015年9月,雨润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无形资产合计达112亿元,在总资产中的比重为73.66%。

  中债资信表示,雨润此次的债务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主业激进拓展或为“暗度陈仓”,即为“雨润系”房地产业务提供大量土地资源,且存在大额关联方资金占用,回款存在较大风险,但不排除“雨润系”出售房地产资产为公司提供资金支持的可能。

  大规模跨界地产不敌双汇专注主业

  债务危机之下,雨润食品的日子并不好过,2016年3月30日雨润食品公布的年报中,亏损30亿港元无疑让其更是雪上加霜。

  年报显示,2015年雨润食品毛利为6.4亿港元,比2014年9.9亿港元下降了35%;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公司亏损近30亿港元,而在2014年利润为5694万港元。

  回顾2011年至2014年,雨润营业额年年下滑,分别为323.15亿港元、267.82亿港元、214.40亿港元、191.58亿港元。2015年营业额较2014年略有上升,为202亿港元,但仍不及前几年。

  雨润食品在2015年年报中分析原因称,因经济增长逐步放缓,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人力及运输价格等营运成本持续上升,加上生猪原料供应量不足,生猪价格逆市上涨至逼近5年内高位,而肉食品终端消费却越来越低迷。

  中债资信认为,南京雨润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明显偏弱,利润对投资收益和政府补助依赖程度很高。

  据公开信息,2005年上市以来,10年的年报中关于获得的政府补贴和公司净利润数据,10年雨润食品共获得政府补贴约40.93亿港元,同期的公司净利润约为88.26亿港元,累计补贴额占累计净利润比例高达46.38%。其中2012年亏损6.05亿港元,获得政府补贴8.87亿港元。

  据了解,雨润的政府补贴主要有三部分:一是兼并收购项目的补贴。雨润的投入包括土地支付价款,厂房设备的购买等,当地政府承担部分土地费用,并在屠宰场启动和建好后给予补贴。二是地方政府支付的农产品产业化支持基金。三是地方的税收优惠和贴息贷款。

  与雨润食品形成对比的是,同为肉制品加工的双汇,2015年度扣非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9.3亿元,比2014年的37.4亿元上升了4.9%,2013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非后为36.4亿元,可见近几年,双汇的利润在步步上升。

  对比雨润与双汇,分析人士称,雨润在肉食主业外,大规模参与房地产开发,也就是说横跨了两个严重低迷的荒野,而肉食的低迷相对于房地产来说又是轻微的。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