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热闻 > 行业会讯 > 会议报道 > 蓝耳病防控不要过度依赖疫苗、种源净化是关键!

蓝耳病防控不要过度依赖疫苗、种源净化是关键!

作者:喻新霞来源:猪易传媒时间:2018-10-22 08:39点击:

10月21日下午李曼大会养猪疾病专场,美国海岸食品公司高级生产兽医瑞贝卡.罗宾斯博士介绍了“大型规模化猪场中PRRS的管理:后备母猪和生长猪”,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蔡雪辉博士分享了“PRRSV的流行现状与防控思考”。

图为:李曼大会养猪疾病专场现场 

美国Seaboard后备母猪和生长猪PRRS管理之道 

瑞贝卡.罗宾斯博士提到蓝耳病是对养猪业造成重大损失的疾病,2009年-2018年近10年美国PRRSV爆发显示周期性模式,并介绍了PRRSV在美国的现状,PRRSV对美国养猪业的估计成本产生的影响继续增加,2016年之前,疫苗免疫是Seaboard系统中PRRS管理的核心部分。她还通过案例分析了PRRSV的传播,提到第一次在生长猪中经历非垂直感染引起的PRRS临床爆发。

图为:美国海岸食品公司高级生产兽医瑞贝卡.罗宾斯博士正作报告 

对于生长猪PRRS管理,她介绍了美国海岸食品公司16万母猪体系2017年来的做法,2017年开始看到来自PRRS稳定母猪场的猪在保育舍的最后4周内出现扬中的呼吸困难,发烧和嗜睡,先前观察到的神经症状不是主要临床症状,尸检显示死亡猪不同程度的肺炎和多发性浆膜炎,对猪流分离后,每周死亡率下降60%,对于生长猪,保育舍内可能发生PRRSV的横向传播,如你从一个有蓝耳的猪舍移动猪只到其他猪舍,是会发生水平传播。

对于后备母猪的PRRS管理,最好是要避免后备母猪在生长阶段感染野毒毒株,最好是以疫苗感染的形式感染蓝耳,如果内部频繁爆发蓝耳,应该对外购买阴性后备,在购买断奶后备种猪时就进行免疫,通过购买后备,可控制后备感染蓝耳的时间点。如果后备在发情期间感染蓝耳,对他们的生产成绩会有影响,对外购买可以尽早驯化是关键,但注意不干扰其成熟。她还分享了后备母猪的隔离检测案例,在隔离场地对购买阴性猪定期检测,连续检测了27周都为阴性。她总结到PRRS疫苗可引起位点污染导致假阳性,可以使用测序区分野毒株和疫苗毒株,可以采取停止后备母猪的转移的措施,直到结果变好。 

对于后备母猪的PRRS的选择管理,在每批后备进种猪场前都会对后备母猪进行检测,不希望后备感染野毒毒株,这一做法可以帮助猪场对疾病进行控制。她分享了曾在遇到一起先后两次检测蓝耳结果不一致,前一次为阳性,后一次为阴性,分析原因可能实验室错误或其他原因,为了安全暂停这批后备母猪的转移,再次要求实验室检测,为了降低风险又满足栏舍调整需求,将有疑问的后备母猪转移到一个场外育种项目的空猪舍中,直到再次检测PRRSV结果为阴性后,才将这批后备猪运输到13400头经产母猪流,后来查找原因确实是实验室样品搞混了导致。她总结到诊断旨在改善决策制定,70%来自最近60天GDU中的阳性序列是疫苗类似的,且实验室会出现错误,诊断解释包括流行病学和风险承受能力,她提到要通过你的知识对检测结果信息进行判断,并对风险控制有相应的预案措施。她提到自从美国海岸食品公司更换后备后,再也没有水平感染PRRSV的猪只。

蓝耳病防控思考,不要过度依赖疫苗、种源净化是关键! 

蔡雪辉博士分布从PRRSV的发生与演变、流行现状、防控思考等方面做了精彩分享,他提到全世界除澳大利亚、新西兰、阿根廷、巴西、古巴、芬兰、挪威、瑞典、瑞士等几块地方外都有蓝耳病,并介绍了2016年我国猪群疫病流行概况,2017年猪主要病毒病的流行概况及蓝耳病在中国的流行情况和演变,他提到蓝耳病5年一小变,10年一大变的规律还没有打破,并提到蓝耳病、非洲猪瘟等以免疫细胞为靶细胞的病毒病比较难防控。

 

图为: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蔡雪辉博士在作报告

在报告中蔡雪辉博士对高致病性PRRS的临床表现和病理变化做了介绍,高致病性PRRS会导致三高,高热、高发生率和高死亡率,并诱发严重的炎性反应和导致怀孕母猪流产非常明显。 

关于PRRSV的流行现状,蔡雪辉博士介绍了各类PRRSV毒株的流行和分布,对于疫苗的防控作用,他认为蓝耳病不能只靠疫苗来解决,疫苗只能用来控制蓝耳病。对于PRRS的流行态势,目前形成多种毒株在我国同一地区流行的态势,且疫苗样毒株的出现,让情况更复杂,目前我国以北美洲型为主,出现新的PRRSV分支,在15省等地出现NADC30样PRRSV毒株,成为主流毒株,GM2株在一些猪场开始流行,欧洲毒株在我国局部地区悄然流行。 

对于PRRS防控思考,他提到关于PRRSV还有很多未知,如它的起源还没有完全清楚、对PRRSV的结构与功能尚未完全解析,如果把这些搞清楚了,蓝耳病的防控会更容易,且PRRSV具有独特的感染与免疫,经典PRRSV会干扰免疫,造成在猪场的持续感染,高致病性蓝耳病在免疫上与经典蓝耳病又有差异。对于PRRS疫苗的研发,还存在很多问题,做了很多尝试,还没有满意的结果,他提到目前至少有8类疫苗在使用,对于疫苗安全性的问题还需要探讨,如疫苗是否会反强,是否会水平传染给猪只等等。蓝耳病疫苗并不是和猪瘟疫苗、伪狂犬疫苗一样安全的疫苗,活疫苗存在风险,Hp-PRRS活疫苗对猪瘟疫苗免疫存在干扰,只要有蓝耳病野毒流行的猪场,猪瘟免疫是不稳定的,对于疫苗毒呢,可以通过打疫苗和不打疫苗的猪场比较来发现其影响。

他提到我国猪病防控过度依赖疫苗,特别是非洲猪瘟的发生,对不用疫苗外的疾病防控措施易要多思考;另外疫苗要安全还是要有效,需要建议科学的疫苗评价体系,他认为安全更重要;且种猪蓝耳病净化势在必行,种源控制应成为PRRS防控的关键,种猪应该杜绝使用活疫苗,灭活疫苗随着技术的突破对于种猪是非常有作用的,灭活疫苗不是给仔猪使用的。他认为过度依赖疫苗,弊大于利。 

对于PRRS的防控路在何方,他从主管部门、科研机构、养殖企业3个方向给出了建议,他认为病毒防控不要问那么多所以然,发现问题,越快处理,损失越少。

蓝耳病是猪场的主要疾病之一,李曼大会养猪疾病专场邀请国内外专家共同探讨蓝耳病的最新研究发现,不仅分享了国外蓝耳病防控的实践经验,更通过国内蓝耳病研究专家对我国蓝耳病最新进展的分析介绍,引发了对蓝耳病防控的更多思考,期待2019年李曼大会带来更多精彩课程。


责任编辑:程少霞  

锐奇数据

热门讨论

热门猪病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