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电子商务 > 一个估值10亿美金的养猪O2O项目

一个估值10亿美金的养猪O2O项目

作者:佚名来源:城市数据团时间:2015-06-01 16:30点击:

  王大鹏准备去农村养猪了,临出发前他约我出来吃饭。

  他说:养猪是个大风口。

  我问:为什么?

  他说: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因此我非养猪不可。

  我说:靠。

  他又说:所以我准备去做养猪O2O。

  我问:怎么做呢?

  他说:很简单,线下养猪,线上卖。

  我问:那你要开个养猪场?

  他说:不,我做养猪平台。我先砸钱,做地推,收购线下养猪场,然后做个app,在线上强力推广,贴钱卖,别人卖19块一斤,我卖一块钱19斤。每天半夜12点开放预购。秒杀。维度打击。干死所有卖肉的,然后形成垄断。然后做社群,再做生态。继续卖鸡卖鸭卖牛卖羊卖蚂蚱。

  我说:牛逼。不,猪逼。

  他说:我这个故事特别大,钱人全到位了,光天使轮就估值50个亿,手下地推团队整一千人,现在就准备买火车票出发全国各地了。

  我说:那你赶紧去啊,找我来干啥?

  他说:不是,在买票之前,我问一下,你说我去哪收购养猪场更好呢?

  说完,他用热情燃烧的眼神看着我。

  其实我并不擅长回答这个问题。养猪属于畜牧业,一般而言是在非城市地区发展的。但是看着他热情燃烧的眼神,我决定还是帮助他一下。

  于是,我去打了个电话。一个计量经济学的好朋友发给了我一份全国县域经济普查数据。我找到了肉类产量这一经济指标,把它放到全国尺度去看,大概长这样:

  从产量上看,全国的肉类产量地区形成了一条明显的带型走廊,从东北地区斜着一直拉到海南,同时在四川盆地和云南一带还形成了一个连绵的地区。其中,大概统计一下的话,年产量在50000吨以上(标注为红色)的县级单位一共有581个。

  581个县,假设每一个县的”收购养猪场地推小组”定为10人的话,为了一次性地形成平台级垄断,王大鹏起码需要5810个人。因此,尽管手握着1000人的豪华地推团队,王大鹏也不禁有些担忧了。

  他问:这也太多了吧,我们能不能再精选出来一些呢?

  好吧,送佛送到西。其实,仅仅选择肉产量的话,的确并不是那么科学,不如细化一下指标。但在此之前,我还需要先了解一下具体需求。

  于是,我问:关于这个项目,你有什么深入的想法呢?比如对这些要收购的养猪场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还是说这是商业机密,不能随便讲?

  王大鹏的眼神又开始燃烧,变得滔滔不绝起来:

  这可是高度机密的商业计划,不过以我们俩的关系,但说无妨。

  第一,我打生态牌。

  养猪场周边环境好,客户体验也得好。A轮我准备再融10个亿,收购1家智能家居公司,上各种智能设备, 什么摄像头、空气净化器,每个猪圈配一个。摄像头直连客户手机,点开一看猪们全TM生活在青山绿水乡愁之中。又发烧又情怀。

  这个要求的话,用什么指标比较好呢?我灵机一动,按照中国农村的发展特性来看,工业必然带来污染,那么,工业产值越低生态环境肯定越好啊。

  总体而言,环境比较好的地区在东北、西北、东南山区和整个西南地区。 

  第二,我打物流速度牌。

  B轮我准备再融20个亿,收购10家冷鲜物流公司,推出猪肉闪电送业务。保证晚上下单上午到。广告词我都想好了:我们不是猪,我们只是猪的搬运工。

  这个要求的话,用什么指标比较好呢?但还没等我思考新的指标选什么,他已经无法阻止地继续滔滔不绝了:

  第三,我打人力资源本地牌。

  想想看,我天使AB轮几十个亿砸进去,养猪产量立码翻上百倍,全村人全得去养猪。人力资源得够用,何况就业率一上去,县委书记们都排队等着跟我谈笑风生。

  第四,我打人力成本控制牌。

  用人得便宜。不光是养猪。C轮我还准备再融50个亿,搞一家物业公司,建保安、兽医和环卫团队,每5个猪圈配一个。一年后从猪圈物业直接升级房地产物业,弯道超车。拆分上市。

  但我危机意识很强。

  所以,第五,我还得打竞争壁垒牌。

  当地网络普及水平得足够低,最好全村连个宽带接口都没有,村民没见过淘宝,手机全是诺基亚,连qq都不会用。否则我这idea这么牛逼,被BAT抄袭了怎么办?他们大资本强技术低道德无压力碾压我啊。

  怎么样?帮我看看,能够满足我这些要求的养猪场都在哪里?

  本来只是抱持着帮忙态度的我,此时已被王大鹏说的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就跟着他私奔乡间,走上靠养猪改变世界的梦想之旅。但本着科学的精神,我还是弱弱地问道:你这个指标太多了,我还得再去搜索更多的数据才行,同时建模筛选验证也要不少时间,你看我下个礼拜给你算一个初步结果怎么样?

  王大鹏一拍桌子:互联网行业怎么能等结果等1个礼拜呢?必须得快,现在马上now!

  我被他的决心深深地震撼了,于是我也一咬牙:好吧,那我现在就给你选指标出来。

  1 肉产量指标。区县经普数据,已搞定。

  2 环境指标。用工业指标对数替代,已搞定。

  3 物流速度指标。怎么搞?以该县到最近的省会城市(可能并不是本省)的距离作为速度指标吧。一般而言,中国的物流体系是按照“省市地县”的层级排序的,省会往往是地区性的物流枢纽。大差不差。已搞定。

  4 本地行业人力资源指标。怎么搞?用该县从事农业的人数来衡量吧,虽然可能种粮食种蔬菜跟养猪不是一回事,但是比起干二产三产的人而言,起码一产从业者看过猪跑吧。就选这个指标了。已搞定。

  5 本地人力成本指标。怎么搞?用县区人均储蓄水平来衡量吧。人穷成本低,逻辑很通顺。已搞定。

  6 网络普及指标。怎么搞?用淘宝网商指数来衡量吧。待会等我打个电话,动一下阿里研究院的关系。看看到底哪些县网商发展的最弱,肯定网络壁垒最深。已搞定。

  忽然,王大鹏打破了沉静,问:这些数据说不定投资人都见过,有没有更炫酷的计量模型核心算法什么的?

  这个简单。如何利用这六个指标建立一个可以应用在O2O商业模式中的模型呢?我们可以对物理学中的耦合度模型进行改造,做出一个“猪肉收购终极模型”。简单解释一下,大概是这样:

  假如,王大鹏在养猪O2O项目中,要求每一个指标都不能很差,尤其不能出现明显的指标短板,也就是说要遵循“水桶效应”的话,那么我们可以采用耦合度模型。

  假如,王大鹏在养猪O2O项目中,更希望有某些指标表现地特别突出,把一两个痛点做到极致,无所谓是否有短板的话,那么我们可以采用综合发展模型。

  假如,王大鹏在养猪O2O项目中,更希望在耦合度和综合发展上都能够稍微兼顾一点,求一个稳妥的中间路线的话,那么我们就把两个指标结合起来做个“猪肉收购终极模型”。

  这个模型大概长这样:


  我在黑板上写完这些公式,正准备解释的时候,王大鹏用他热情燃烧的眼神打断了我:

  太好了,反正投资人也听不懂,直接用兼顾的那个什么收购优选健康度模型告诉我结论吧。

  通过六大指标的模型筛选之后,在中国的养猪走廊中,只留下了几个片区更适合王大鹏的项目。分别位于东北地区、中原的河南安徽一带、湖南、广西、四川东部以及云南地区。

  考虑到王大鹏天使轮地推团队的规模,我决定帮他选出养猪O2O项目健康度最高的100个县(或县级市)。其列表如下:

  王大鹏问:那么,第一批呢?帮我再选出20个吧。

  我说:是啊,你可以从农安县开始,这里似乎三个模型算出来都是最适合你的项目的。

  王大鹏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动情地说:小团妹妹,太感谢你了,等公司在纽交所上市了,我一定带你一起去敲钟。不过在这之前,我还得再求你一件事。

  我低下头,羞涩地说:什么事,说吧。

  王大鹏眼中的热情燃烧地更加旺盛了,他看上去鼓足了很大的勇气一般,对我说:能先借我点钱买张去长春的火车票吗?K76硬座不贵的,才273块五毛。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