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际新闻 > 美医生实施暂停生命试验 能让猪死而复生(组图)

美医生实施暂停生命试验 能让猪死而复生(组图)

作者:来源:时间:2008-06-10 15:03点击:

 

为血液设定开关―――

一个人外伤大出血有一段“黄金时间”,也就是在大出血60分钟内被送进医院接受抢救。一旦错过这段时间,伤者生存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如何延长这段“黄金时间”?能否将生命暂停?据《新科学家》报道,许多研究家通过试验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中医治疗高血压获取重大成果

设想:让猪死而复生

哈桑?阿拉姆盯着前面一张不锈钢桌子上冰凉得一动不动的猪,它的脉搏停止了,血流停止了,脑子里没有电活动、身体组织不再消耗氧,它维持这样的状态已经有两个半小时了,看上去就像死了一样。阿拉姆说:“你一定认为它死了,但你是可以让它活过来的。”

他轻轻拧了一下开关,温暖的血液流进了那头猪的体内,它的体温渐渐上升,大约升到摄氏25度,猪的心脏自主跳动起来,这头猪居然又活了!

阿拉姆是美国波士顿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的外伤医生,正在试验一种新技术,就是把病人从死亡边缘拉住,使他们转入一种“生命暂停”状态。医生可以将病人这种处于生死之间的状态维持数小时,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治疗伤口,然后再让他们活过来。

“生命暂停”是当今最前沿的医学科技,已经有不少科学家致力于这项研究,阿拉姆便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们探索的方法有许多种,包括把氧气从生命体里全部提出、唤醒人类潜在的冬眠能力等。

一些动物能够让自己的生命暂停,它们是如何做到的?既然动物可以做到,人是否也能做到呢?科学家们破译的正是这种现象背后的机理。在经过了无数次的试验后,他们越来越肯定:让生命暂停是可以实现的!

试验:深度降低体温,体外保存血液

用猪进行试验是残酷的,但如果阿拉姆想把这种技术运用在人身上,这样的试验必不可少。他先是对猪进行麻醉,将它的痛疼感降至最低。然后切开它的腹部,切开一条静脉和动脉血管。这是在模拟一个人胸部和腹部受了多处枪伤,血损失得很快也很多的情况。

血液大约损失一半后,动物的身体迅速进入休克状态。接下来,阿拉姆排掉猪身体内其余的血液,并保存起来。最后,他把一种温度为摄氏2度的器官保护液(一种由多种营养成分和用于保存移植器官的物质的混合液体)输入猪的循环系统,代替血液,让这只猪的身体体温从内向外冷却。

大约20分钟后,猪的体温从摄氏37度下降到摄氏10度,也就是达到了急诊室医生所说的深度降低体温。阿拉姆将这头猪的“生命暂停状态”保持了90分钟,用这段时间修复猪损坏了的血管,然后把先前抽出的猪血加温,重新输入猪的体内,让它复活。

体温骤降对失血过多的病人来说是最危险的。血液不断地将氧输送到各个器官,大出血或心脏病发作导致血液流速变慢会引起休克。比如大脑,如果没有氧,5分钟就会死亡。将身体冷却就是控制身体对氧的依赖,从而预防死亡。体温降低10摄氏度,身体的新陈代谢率就会下降一半。这就是安娜?巴根霍尔姆奇迹般复活的原因。

据发表在2000年1月《柳叶刀》杂志上的报告,当时她在滑雪时头朝下跌进一条冻河破碎的冰窟窿里,朋友们在她掉入河水中80分钟后将她打捞上来,当时她的体温已经降到了摄氏13.7度,她被迅速用飞机送往一家医院,医生将她的血液抽出来加热然后再输回身体里。她在特别护理病房里接受了60天治疗,最终完全康复。巴根霍尔非常幸运,因为成年人体温下降到摄氏28度以下,被救活的可能性只有30%。

争议:临床试验面临巨大伦理障碍

然而,将组织冷却是一种人们都知道的保护组织的方法。上世纪60年代,匹兹堡大学医学院“心肺复苏术”先驱彼得?萨法尔首先提出在心跳骤停后通过降低体温的方法防止大脑受损。今天,将体温下降到摄氏18度左右,时间达45分钟是心脏搭桥手术的一个标准,这个过程叫深度降低体温。在阿拉姆的试验中,当猪的体温下降到摄氏10度,它仍然从外伤中很好地活了过来。

但将体温下降到这种温度会产生怎样的副作用,目前还不太清楚。阿拉姆承认,降低体温并不是越低越好,他说:“一件好事如果做得过量了会变成坏事。”他的试验显示,如果体温下降到摄氏5度,细胞就会破裂。阿拉姆用猪进行了200多次的降温技术试验,成功率高达90%。在没有外伤的情况下,阿拉姆几乎成功地让所有体温降低的猪复活,且没有明显副作用。他认为,在人身上进行这样的试验也许很快就将开始。他说:“从技术上说,我认为我可以在人身上进行这样的试验。”中医治疗高血压获取重大成果

将这项技术用于人的临床试验面临着巨大的伦理障碍。最佳的试验候选人应该是那些因失血过多而没有了脉搏的病人,他们被送进急救室,如果用标准医疗手段抢救,必死无疑。但问题是,病人已经没有能力决定是否接受这样的试验。阿拉姆希望能够通过在学校、教堂、市政会议和报刊上进行广泛宣传教育,得到所有被送到他的急救室里的病人的自主同意。他努力让他所在医院的制度评估委员会相信,他们医院服务的整个社区都知道试验正在进行。社区居民可以选择随身携带一张卡片或特制手镯,表明自己一旦遭遇上述不测,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试验,这样他的计划就可以顺利继续下去。这是一项耗资耗时都相当惊人的试验,但阿拉姆对此很有耐心,他说:“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

链接

狗的生命暂停3小时

有迹象表明,其他一些研究机构也已经接近于开始对人进行试验。匹兹堡大学医学院萨法尔复活研究中心的帕特里克?科查尼克和他的研究小组2005年6月宣布,他们利用和阿拉姆类似的技术,成功将狗的生命暂停了3个小时。直到现在,科查尼克一直拒绝接受媒体采访,但消息人士透露,他仍在进行试验,探索将狗的生命暂停的其他方法,他还与阿拉姆合作,准备进行临床试验。试验可能在18个月到24个月之内展开。

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计划署副署长布里特?吉罗伊尔目前负责一项名为“生存性失血”的研究项目,他认为像阿拉姆和科查尼克的技术可能成为延长急诊医生所说的“黄金时间”的一条途径。

可是,对于战场上的士兵来说,60分钟显然太短。所以,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计划署希望研究人员找到将伤员的生命最多可维持6个小时的方法,这样,它们就可以用直升机将其送下战场接受救治,提高生存的机会。

做到这一点难度相当大,毕竟你不能把一卡车的冰块送上战场。所以,西雅图弗莱德?胡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细胞生物学家马克?罗斯正在探索另一种让生命暂停的方式:医生和士兵可以携带一个小型气体罐,一旦士兵受伤,可以通过面具吸入这种气体,从而达成生命暂停的效果,这样就免除了复杂的冷却技术。他已经对果蝇进行了试验,可以让果蝇在无氧的情况下存活24小时。而且一旦恢复供气,果蝇又恢复生长和发育。

对人而言,暂停生命并不是一种自然状态,但罗斯认为,随着研究的深入,让生命暂停将成为救治病人的一项普通技术。他目前正在一些较大的动物身上进行类似的试验,如果成功,也将开展人体试验。

科学家都在热衷于复活技术的研究。除了暂停生命的方法以外,“冷冻复活”也备受关注。此图为筹划冷冻实验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LindaChamberlain在检查医疗设备。(来源:《北京科技报》)

责任编辑: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