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际新闻 > 非洲猪瘟的传播、扩散和控制

非洲猪瘟的传播、扩散和控制

作者:佚名来源:安徽猪业时间:2015-06-17 11:44点击:


  非洲猪瘟(African Swine Fever,ASF)是一种对家猪具有高度致命性的病毒性疾病,其主要症状有出血热,致死率可高达100%。迄今为止,所有针对ASF的疫苗生产努力都告失败。分子生物学研究领域的新发展给研制出一种可预防ASF的疫苗提供了希望。然而,最近几年,ASF令人震惊的扩散速度,已表明采取建设性的防控措施变得更为迫切,而不是等待疫苗的研制成功。本综述的目的是证明ASF具有迅速穿越边境以及进行长距离扩散的能力,调查ASF传播的方式以及有助于其传播的因素,同时考虑预防和控制方案,特别是以南非的形势作为参考,最后对疫苗研究的最新进展进行简单的综述。

  ASF的历史分布和传播

  ASF最早在肯尼亚被描述为一种同古典猪瘟不同的疾病(Montgomery,1921)。南非的ASF最早描述出现在1928年。安哥拉在1932年报道,在肯尼亚和南非,人们认为ASF的发生同家猪与疣猪(Phacochoerusafricanus)的相互接触有关,因此防控措施是确保将两种动物隔开(Scott,1965)。

  当葡萄牙先后于1957年和1960年两次出现ASF时,ASF不再成为影响非洲地区猪的一种奇怪疾病,这二次疫情均由安哥拉传入(Wilkinson,1989)。疫情第2次传入葡萄牙后没有得到遏制,ASF迅速扩散到了一些欧洲国家,包括法国、意大利、马耳他、比利时、荷兰,它留在了伊比利亚半岛,直到1995年才宣布无ASF;它也留在了意大利的撒丁岛,最近一次通报给世界卫生组织(OIE)的疫情暴发于2005年上半年。

  1971年,ASF穿越大西洋传到了古巴,疫情在那里被艰难地清除了。1977和1978年在伊比里亚半岛再次暴发,1978年ASF传到了巴西和多米尼加共和国,1979年传到海地,1980年再次在古巴出现。这些国家为消除ASF付出了相当高的代价。最近,Lyra描述巴西历时8年,进行了可歌可泣和昂贵的斗争才消除ASF的经历。ASF在欧洲和养猪业高度发达国家的出现引发了人们对其进行强烈研究的兴趣,以便研制出一种能够有效预防ASF的疫苗。研制疫苗的一些尝试首先在安哥拉实施。那一时期的努力结果或许是不幸的,因为当时的试验结果显示研制出一种对猪具有保护力而又不引起疾病的常规疫苗是不可行的,但低毒力的病毒在这一过程中被释放到了环境中,导致产生了ASF亚急性型以及慢性型的疾病,比典型的ASF急性型疾病更难确认,且病毒能够在猪群中维持更长时间。然而,对ASF研究具有重要价值的结果是软蜱(argasid ticks)——通常被称为波斯锐缘蜱,栖居在猪场的猪上。钝缘蜱(Ornithodoros erraticus)能够携带ASF病毒,并将病毒传给其他蜱和猪。后续的调查发现,跟毛白钝缘蜱(Ornithodoros moubata)同一类的蜱在疣猪的洞穴以及东非和南非地区的猪舍中都可以找到。它们是ASF病毒重要的宿主,也是病毒从疣猪传给家猪的唯一正常方式。

  与东非和南非形势不同的是,疣猪从未牵涉到把ASF传给安哥拉的家猪。马拉维的研究显示,除了存在于疣猪中外,ASF病毒也存在于没有疣猪但有蜱生活的家猪群中。

  到20世纪70年代,在南部和东部非洲地区有养猪业的大多数国家都有ASF发生的报道,这些国家的分布位置同疣猪和蜱的分布一致。西非的塞内加尔于1978年首次向OIE报道了ASF。未发表报道中的有限研究显示,尽管该病在塞内加尔南部的家猪群中呈明显的地方性流行,但疣猪并没有参与该病毒的流行或传播。除了西非的北部地区,当地并不存在钝缘蜱属的蜱类;不过有报道称在塞拉利昂的一个疣猪洞穴中发现了猪钝缘蜱,但那里从未有过ASF的报道。1981年,喀麦隆正处于快速发展的养猪业几乎被ASF完全毁灭,随后开始呈地方性流行,不过并没有疣猪或蜱参与其中的报道。由于引起喀麦隆ASF疫情的病毒跟在欧洲流行的ASF病毒相同,有人认为欧洲的ASF可能是从西非传入的,但这从未被证明。

  ASF最近的历史

  从1994到现在的这段时期见证了ASF在非洲的急剧扩张,许多国家成为有ASF流行的国家。在ASF的“原有”流行区出现的两宗事件再次引起了人们对这一疾病的关注。莫桑比克最早于1962年确诊有ASF,之后该国中部和北部地区的许多地方一直有ASF疫情流行的报告。但是,1994年,疫情首次穿越 Save河,在该国南部的3个省份暴发,几乎摧毁了首都马普托附近规模较小但发展良好的养猪业。同样,肯尼亚自1963年起明确全国无ASF疫情以来,1994年在首都内罗毕市附近的商业化猪场暴发了ASF疫情。这两次疫情的暴发经追溯,同家猪的运输有关而同疣猪无关。1996年,ASF疫情更进一步扩大,当时西非的科特迪瓦出现了ASF疫情,接着尼日利亚的贝宁和多哥(1997年)、加纳(1999年和2002年)、布基纳法索(2003年)也相继暴发了ASF疫情。除了科特迪瓦外,自从疫情传入以后,该病在这些地区并没有被清除,反而又暴发了多次。

  尼日利亚、肯尼亚和赞比亚等国家在2007年仍然报告了有ASF疫情的发生。1998~2000年,佛得角的圣地亚哥和马约岛、冈比亚和塞内加尔也遭遇了严重的疫情。不过,该病对这几个国家而言并非是新出现的猪病。1998年马达加斯加首次报告了ASF疫情。与此同时,赞比亚和坦桑尼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疫情。可能是因为养猪数量的增加使得能够感染ASF病毒的猪的数量也增多。2007年10月,岛国毛里求斯首次报告了ASF疫情。非洲大陆之外的葡萄牙在1999年暴发了一起ASF,但疫情很快被遏制住。2007年7月,来自格鲁吉亚共和国的样本被确诊有ASF病毒存在,大量的猪在疫情得到确诊前就已经死亡。ASF疫情在数月内又传到了亚美尼亚,并且到2007年底,俄罗斯车臣地区的野猪也被检出有ASFV。2008年1月,阿塞拜疆的一个猪场小范围地暴发了ASF疫情,但很快被控制住。不过俄罗斯很多地区后来陆续有疫情发生的报道。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