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地方新闻 > 南安丰州后田大坑自然村养猪场扎堆 粪水直排晋江

南安丰州后田大坑自然村养猪场扎堆 粪水直排晋江

作者:陈灵来源:泉洲晚报时间:2015-04-12 09:25点击:


  近日,市民傅先生向本社24小时热线96339反映,南安丰州镇后田村大坑自然村里有10多家养猪场,猪粪水等污水未经处理随便排放,流入村里的水沟后汇入后田沟,而后田沟的入江口就在晋江金鸡拦河闸的上游约几百米处,正处于中心市区饮用水的取水口上游。同时,养猪户把死猪装入编织袋,随意丢弃路边,恶臭阵阵。近日,记者来到大坑自然村一探究竟。

  反映 井水受污不能喝 农田缺水灌溉难

  记者到达大坑自然村后,报料人傅先生便将记者带到他家旁边的一条发黑的水沟边,“以前,这条水沟流淌着山上流下来的山泉水,水深且清,村民直接用这个水洗菜,甚至双手捧起来就喝。”

  据傅先生介绍,十五六年前,随着一家家养猪场的入驻,水沟的水质变得越来越差。现在,仅大坑自然村便有10多家养猪场。“两三年前,山泉水不能喝了,我们就在院子里挖了一口深达100米的井。结果井水送到南安市环保局化验,也不能喝!”傅先生说,由于他家就在后田沟旁,地下水可能已受到污染,“村里好多农户家的井水都不能喝了。”

  最让村民们心疼的是水边的农田。“现在,水稻和菜都没法种了,只能种点花生。”村民王女士说,吃和喝受影响,连空气都被污染了,天一变热,臭味会越来越浓。


  粪水入江口就在市区饮用水取水口不远处

  河道淤积猪粪 污水排入晋江

  记者看到,傅先生家旁的水沟已变成一条窄窄的溪流,水发黑,散发恶臭,河道淤积着猪粪,成千上万的苍蝇停留在猪粪上。“早上七八点和晚上七八点是洗猪圈的时候,猪粪顺着一股股黑水流下来。”傅先生说,那两个时间段是全天最臭的时候。

  随后,他又带着记者来到后田沟水量较大的下游。现场已看不出河道原本的样子,只能看到猪粪等淤泥占据至少三分之二的河道,流水呈灰黑色,岸边不少树木已枯死。

  沿后田沟往金鸡拦河闸的方向走,很快到达入江口,一旁立有一块写着“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的石碑。不远处的晋江里还有人在游泳。“入江口就在金鸡拦河闸上游几百米处,上游那些猪粪水流到这里,会影响到泉州市区的饮用水源。”傅先生说。

  原本水深且清的水沟,如今猪粪淤积,水发黑发臭。

  死猪丢抛路边 腐臭令人作呕

  沿村道往山里走,不时能闻到一阵阵恶臭。原来,在石窟、草丛、废弃小屋旁等隐蔽处,丢弃着一袋袋用编织袋装着的死猪。时值下午5点,腐臭味依然浓烈。编织袋上覆盖着一层黑色的东西,走近一看,原来是密密麻麻的苍蝇。有的死猪甚至直接被抛在路边,引来不少野狗。

  越往山里走,养猪场越多。这些养猪场大多建在废弃的石窟上,用简易的砖石和水泥瓦楞搭盖,也有铁皮屋。离村民住处最近的养猪场也不过百米远。记者注意到,这些养猪场均无集污池等可将猪粪残渣与液体污水分开的设备。

  村民影响到饮用水源 望相关部门重视

  “去年春天开始,我们便向丰州镇、南安市、泉州市甚至省级相关部门反映这些情况,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来制止过,但成效不大。”傅先生说,“去年12月,丰州镇政府给大坑自然村老人协会5万元,让我们自己拦路。哪里拦得住?这条路拦住了,养猪场的人可以从其他路走。”

  傅先生说,水污染不仅影响大坑自然村,也会影响晋江母亲河。希望相关部门能真正重视起来,采取有效措施,制止、取缔污染源头。

责任编辑: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