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地方新闻 > 300头猪被放养,频繁摧毁庄稼村民怒

300头猪被放养,频繁摧毁庄稼村民怒

作者:佚名来源:网易新闻时间:2015-12-07 09:35点击:

    清晨,养猪场里的猪正在吃饲料。随后,这些猪将被放养到山谷中觅食

  自从村子里建起养猪场后,阳城县河北镇沟里村村民发现,他们的家被圈到“大猪圈”了。

  两年来,地处中条山一条口袋形状峡谷内的沟里村,两端垒起两道高墙。在峡谷内散养的猪群,拱坏梯田,啃伤果木,污染了村民生活饮用水源。村民们心痛之余,期望猪群离开峡谷。他们为此努力一番后发现一个现实:要摆脱困境,要想让养猪场搬家,他们可能还要等待4年。

  11月中旬,本报接到沟里村村民的求助信。11月下旬,记者赶赴阳城进行调查。

  1 养猪场建在村里近300头猪被放养

  阳城县河北镇沟里村,是阳城县地理位置最偏远的山村之一。

  11月26日上午,记者来到沟里村所在的峡谷。峡谷进口处,筑着一道围墙和一扇铁门,铁门一侧墙壁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

  穿过铁门进入峡谷,两侧山形秀美,一条小溪沿路旁沟渠湍流而下,水声哗哗。进入峡谷十几分钟后能看到一片建筑群,有平房,也有两层小楼。路旁、房屋通道处,几只猪跑了出来。它们外貌与家猪差异明显,像野猪的模样,不过性子却显得温顺,见到陌生人也不躲避。

  这片建筑群附近一片用水泥硬化的地方,一个中年男子在地上撒着玉米。他的身前聚拢了上百头“野猪”。它们一个个目不斜视,抢食地上的玉米粒。

  “它们是野猪和家猪的杂交种,所以外貌像野猪。”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饲养员崔张旗告诉记者。

  在沟里村的这个养猪场,目前饲养着近300头猪。养殖场对猪采取放养,猪群在清晨出圈吃了玉米等饲料,然后就散放到峡谷里觅食。一些大猪甚至夜不归宿,睡在野外。

  58岁的沟里村村民吴新社是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前法人代表(2015年3月,吴新社将该公司的法人代表资格转给了苗卫忠)。他告诉记者,“养猪场所在的峡谷,地形奇特。它有一公里长,一头宽,一头窄,像一个‘大口袋’。”2013年,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在峡谷内兴建养猪场,在峡谷两端,修了两堵2.5米高的围墙,宽口地方围墙长约1700米,狭口地方的围墙长约30米。

  两堵围墙,如同给峡谷安装了两道锁链。猪群在峡谷里觅食,活动范围被限定在一个面积约1800亩的“口袋”里。“关闭大门,猪想跑也跑不了。”吴新社说。

  2 村民之前为能去场里打工高兴现在却发愁猪毁坏庄稼

  “自从峡谷里建起养猪场,我们就开始生活在猪圈里。”沟里村村民吴成龙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

  沟里村位于山坡上,距离峡谷内的养猪场约500米。这个村庄全盛时全村人口近50户,如今变得萧条,仅剩7户,平均年龄超过50岁。为了阻挡猪群闯入生活区,村庄进出口安装着一道栅栏。

  2013年,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在峡谷开建养猪场。负责人苗卫忠与沟里村村民委员会签订协议后,留守村民承包的耕地和林地被占用,获得了补偿。1亩地1年60元,一次性补偿7年。户口在而人不在的村民,不进行补偿。协议还约定,留守村民中有劳动能力的人,可以到养殖场打工。“村里的留守村民,都是年老、没有钱、搬不起家的人。”吴成龙说,峡谷里刚建养猪场时,大家都挺兴奋,因为从此在家门口就能打工,从而可以增加收入,改善生活条件。

  然而,村民慢慢发现,随着养猪场养殖规模扩大,猪群活动日益活跃,他们世代居住的山村峡谷环境开始发生变化。

  养猪场饲养的杂交猪,性子很“野”,散养后,不用人驱赶,会自动跑进峡谷深处觅食。草根、树皮、土里的小虫,都被它列入食谱。

  沟里村所在的峡谷,土地很少。山庄四周山坡上梯田是几代沟里村人付出辛勤汗水才修起来的。经过历代耕耘的梯田,土质呈黑褐色。猪群贪吃梯田里生的小虫,经常到地里乱拱乱翻,把护坡的石堰拱坏。

  沟里村所处峡谷,水资源丰富。距离山村生活区不远处的峡谷低洼处有泉水,它不仅滋润了沟里村的土地,而且是沟里村人的生活水源,是山村“眼睛珠子”,大家倍加爱护,不容人玷污。然而,自从峡谷里开始散养起猪,泉眼及附近的地方成为猪群最常光顾的地方。它们来这里饮水、便溺,把水源地弄脏,空气变得臭气熏人。

  为阻挡猪群,村民们在泉水四周安装起了栅栏,不过很快被猪群咬坏、拱坏。

  猪群对村庄生活环境的影响,人们起初虽然生气,但都理解和忍耐,因为一些村民在养猪场找到了工作。然而,2015年,养猪场开始辞退在这里打工的村民,大伙便不再忍气吞声了。“我是农民,喜欢种地。我重新回到地里干活,我发现与我生活了几十年的山谷变得生分了。峡谷里,猪场的‘猪’成了主人,我反倒成了外人。”吴成龙的妻子赵红梅说,村委会当初与山西大森林养殖公司签协议时,她家的10亩土地被承包。协议规定,承包期内,她不能到地里耕种。后来经过村里协调,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最终松口,容许她和丈夫回田里耕种,前提条件是猪吃了庄稼,公司概不负责。

  可以回田里种地了,可是烦心事儿更多了,春耕至秋收,村民需要不时到地里阻拦祸害庄稼的猪。按照养殖公司的规定,他们可以撵走猪,但是不能吓猪和打猪。79岁的村民田德生,驱赶到地里吃蔬菜的猪群时动静大了点儿,正好被猪场管理人看到,双方还发生了不愉快。

  3 2012年村里与养猪场签订协议首期履约期限为7年

  养猪场给峡谷带来的扰乱,让沟里村留守村民们苦不堪言。2015年春季开始,期待养猪场搬离峡谷,成为沟里村留守村民共同的心愿。“我们愿意把收到的补偿款都退回去,只要它离开。”吴成龙说,他和几个村民为此曾向村委会提出建议,结果,村委会以签的协议未到期为由,未采纳他们的建议。

  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在沟里村所在峡谷养殖杂种猪,根据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应进行污染物排放防治。“筹办期间,包括污染防治,公司都有过规划,可惜运营后有些未能实现。”大森林养殖公司前法人代表吴新社说,他在为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办理环保手续时,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曾就公司散养的饲养模式如何保证不污染村民饮水水源提出疑问。他代表公司承诺,养殖场运营后,猪群活动范围会受到限制,禁止猪群在水源地便溺。然而,随着养殖规模扩大,因人员及管理等跟不上,猪群活动未得到有效控制。2015年后,养猪场饲养人员减员后,禁止猪群进入水源地活动的承诺成为一句“空话”。在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办公区,记者未见到该公司现法人代表苗卫忠。

  在沟里村村民委员会主任马宽茂那里,记者见到一份“沟里村与苗卫忠签订养殖与特种养殖协议书”。这份协议书是2012年8月签订的,协议书中,沟里村村委会与苗卫忠双方约定,沟里村将本村村集体南背坡1558亩林地、红砂岩部分林地和红砂岩以上至后沟的所有荒地,承包给苗卫忠使用。苗卫忠在承包期间,林地、荒地所有权归沟里村所有,苗卫忠只有使用权和经营权。村民承包地内的经济树归村民所有,如果被猪损坏,苗卫忠不负责赔偿。

  对此有村民质疑,沟里村梯田属于耕地,不是荒地,不是林地,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饲养的猪损坏梯田,为何不赔偿?对此,马宽茂说,因村民外出务工等原因,沟里村很多梯田撂荒。沟里村村民委员会在与苗卫忠签订协议时,这些撂荒的梯田,都视为荒地。所以,村委会对村民的索赔要求,未予以支持。

  苗卫忠与沟里村村民委员会签订的承包土地协议,首期履约期限为7年。吴成龙等沟里村人想要养猪场搬家,还得再忍受4年。

  4 养猪场运营两年污染防治设施未通过验收

  河北镇副镇长陈保国曾受理过沟里村村民对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的投诉举报。陈保国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苗卫忠与沟里村签订协议时,承诺在沟里村峡谷办养猪场,会支付沟里村委员会每年1万元管理费,同时吸纳有劳动能力的村民到养猪场工作。对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如今与沟里村村民之间发生如此多的矛盾,他没有预料到。对沟里村村民举报投诉,他曾要求沟里村村民委员会进行积极协调。

  对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饲养的猪毁坏沟里村梯田,该公司以协议中免责条款拒绝村民索赔一事,陈保国说,对协议内容,因事隔多年,他已记不起来了,“我会要求村委会处理好水源污染问题。对于被猪群拱坏的梯田,合同到期后,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有责任进行修复。”

  山西大森林有限公司投资沟里村养猪场,曾在阳城县国土资源局办理土地征地手续,用于猪舍及其附属设施建设。“该场2013年有用地批复,用地3.76亩,批准地为准耕地。”阳城县国土资源局河北镇土地所所长刘向应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因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办理土地征用手续是他的前任具体办理的,目前他对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用地现状及猪群对耕地的破坏情况不清楚,需实地调查才能给予记者答复。

  按照《环境保护法》,建设项目防治污染的设施应当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那么,山西大森林养殖有限公司建设沟里村养猪场,其防治污染的设施是如何设计、建设和投运的?“大森林的养殖项目防治污染的设施一直没有通过验收。”阳城县环保局蟒河环保所所长吴学兵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大森林曾办理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的详细内容,他需要查阅后才能给予记者答复。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