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地方新闻 > 北大“屠夫”回应“抹黑”母校:卖猪肉到极致不丢人

北大“屠夫”回应“抹黑”母校:卖猪肉到极致不丢人

作者:张晓鸽来源:京华时报时间:2016-04-20 10:24点击:

  19日,陆步轩现场签赠新书《北大屠夫》。

  因卖猪肉而被大家熟知的北大毕业生陆步轩,昨天带着自己的新书《北大“屠夫”》亮相第三届北京国际优质农产品展示交易会,现场签名赠书。在2013年以另类创业者重回母校分享创业经验时,陆步轩说自己“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昨天,他向记者坦言,将卖猪肉做到极致,“应该也不算给母校丢人了”。对于当下热门的创业话题,陆步轩称他不鼓励没有经验的大学生直接创业,因为“创业真的不容易,太难了。”

  □现场

  猪肉展台现场签名赠书

  昨天,第三届北京国际优质农产品展示交易会在老国展开幕。现场,印有“北大才子”招牌的“壹号土猪”食品展示台吸引了许多人。与其他展台有些不同,这里除了现场烹饪猪肉供来往观众品尝之外,因卖猪肉而为大家所熟知的北大毕业生陆步轩带着自己新书《北大“屠夫”》在现场举行了签名赠书。

  白色夹克衫,背着挎包,陆步轩时不时推一推眼镜,一笔一画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并和前来签名的人合影。他说,自己一早刚从西安坐车到北京来的,直接就到了现场,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捧场。记者在现场看到,围观的人们自发排起了20多米的长队,不到一个小时,300多本赠书被一扫而空。

  这本书是他之前的自传《屠夫看世界》的再版。陆步轩说,这次再版添加了一些内容,包括自己“奔小康的日子”,“屠夫学校诞生记”以及“北大演讲实录”,还专门做了一本实用的小册子《陆步轩教你选购放心肉》随书附赠,“算是服务社会”。里面的内容非常实用,比如如何挑选排骨、腰子,腔骨补钙经济实惠,猪腰颜色太深或者过浅都不好,深褐色可能是黑干肉,灰白色则可能是注了水等。

  □背景

  自称给北大丢人引关注

  1985年,陆步轩以西安长安区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北大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长安区柴油机厂工作,然后“下海”,靠卖猪肉的超高业绩一鸣惊人。最多的时候,他的档口每天要卖十几头猪,而在业内类似的一个档口平均一天大约只卖一头猪。

  2003年,国内多家媒体以《北大毕业生长安卖肉》为题报道了陆步轩的现状,引起了人们对就业观念、人才标准、社会分配等众多问题的深刻反思。2008年5月,在广州他认识了同为北大校友、同是“卖肉佬”的陈生。2009年8月,陈生邀他赴广州,提出开办“屠夫学校”,两个“卖肉佬”一拍即合。2011年12月,继“北大才子”、“卖肉佬”、地方公务员的身份之后,陆步轩带着自己花4个月写的《猪肉营销学》的讲义,走进广州“屠夫学校”当老师。随后,陆步轩和北大师兄陈生共同创办“壹号土猪”,陆步轩成为品牌顾问,并担任“屠夫学校”的校长,为各档口输送人才。

  2013年,受到母校北大的邀约,陆步轩和陈生双双回到北大,以另类创业者的身份向师弟师妹们做了题为《职业选择与人生发展》的经验分享。站在北大的讲台上,并不健谈的陆步轩讲述了自己就业和创业的种种坎坷,他说出第一句话的同时就近乎哽咽。他说,“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再次引发关注。

  □对话

  谈北大身份 开始时曾冒充“文盲”

  京华时报:你一开始卖猪肉时,会刻意回避你北大毕业生的身份吗?

  陆步轩:一开始卖猪肉的时候我特别怕见人,所以就到了一个不太熟悉的地方、熟人少的地方,冒充一个“文盲”。我的店旁边有个小商店,里面既卖书报,也卖烟酒,我经常在那里买烟买酒,但从来不买书报,所以在他的印象里觉得这个人可能没什么文化,大字不识几个。

  京华时报:你觉得北大的经历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陆步轩:在北大读书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我是农村土生土长的孩子,上大学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经历和见识都很浅,没见过世面。所以上大学的时候就“三点一线”,读了很多书,每天都在读书。后来毕业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从北大毕业对我的生活来说是个枷锁,有十几年的时间里在这个枷锁里出不来,为名所累,毕业之后不顺就觉得很失落,也放不下身段去干别的,最后为了生活没办法,被“逼上梁山”了,才不得不出来(卖猪肉)的,人首先是要生存的。

  谈心态变化 做到极致就不算抹黑

  京华时报:之前你们在北大做创业经验分享时曾经说自己是“北大的丑角”,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

  陆步轩:当时我确实觉得自己给北大丢了脸,抹了黑,因为北大是顶尖的高校,是培养各种大家的地方,而我干的这个事情,充其量是个工匠。但现在想来,我也算把卖猪肉这件事情做到极致了,不能说为母校争光,应该也不算给母校抹黑了吧。

  京华时报:为什么心境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陆步轩:其实我的思想没有本质的变化,但在很多人看来,如今我不再是当初那种处境,应该不会再有给北大丢脸的感觉了,所以我其实也是替这部分人说的。并且,我也看开了,人总要做自己熟悉的事情,专注于这个事情,并把它做好。我对卖猪肉是比较熟悉的。

  这几年,我不再局限于以前的小圈子,眼界更加开阔了,走出来了。现在“壹号土猪”不仅在一线城市发展,二线城市也开始铺开。

  同时,虽然卖猪肉这个行业被认为是低端的,但是我们通过屠夫学校,突破了“师徒”传帮带的模式,批量培养技术人才,进行企业化管理,也算是为行业品质提升作出了贡献。

  并且,这几年我不再为生计发愁,收入在西安地区还算不错,也促使我心态上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谈工作生活 不想成为纯粹的商人

  京华时报:现在你的身份是什么?

  陆步轩:现在我依然在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主要做地方志和年鉴编辑,每年要写二十几万字。同时,我也是“屠夫学校”的名誉校长、壹号土猪公司的顾问。

  京华时报:在“壹号土猪”主要做什么?

  陆步轩:作为“壹号土猪”的企业顾问,我大部分周末都要前往公司的各个档口巡视,以自己十多年的经验来发现一些细节问题,比如切肉的手法技巧、猪肉摆放方法等,反馈给企业进行改进完善。

  京华时报:为什么不索性辞去地方志办公室的工作,直接到公司去,赚得不是更多?

  陆步轩:从骨子里面讲,我觉得我还是个文人。这是一种坚守。如果我不搞地方志和文化了,我就成了纯粹的商人。我不想这样。这也是北大给我留下的烙印吧。另外,我在单位也算业务骨干(笑)。

  京华时报:后来为什么开始写书了?

  陆步轩:我是书呆子型的,做事比较认真,也比较较真。虽然做的是杀猪的营生,但经常会琢磨,比如同样是猪肉为什么这个颜色淡这个颜色红,得过什么病的猪杀出来的肉有什么痕迹等。后来发现这些问题没人研究,有些专家也说不清楚,所以才慢慢将这些形成了文字。

  京华时报: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陆步轩:其实我对生活本身要求不高,要求不高就满意,因为不求大富大贵。之所以到公司做顾问,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是很有意义的。现在生计没有问题,也算步入小康了吧。

  谈创业感悟 不能只靠热情来创业

  京华时报:现在社会上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选择另类创业,其中还有很多人选择的是肉夹馍、煎饼这些传统行业,你怎么看?

  陆步轩:我并不赞同大学生直接创业,因为创业真的不容易,太难了。鼓励没有经验的大学生创业,不如给小企业一些优惠政策,让这些在市场打拼中有经验的小老板们来创业,他们更有经验。

  如果在校大学生本身有发明创造,产品比较新颖有市场,来创业自然没问题,但如果没有,只靠热情来创业,是完全不行的。相当于“万众过独木桥”,竞争非常激烈,成功率也不高。如果实在想创业,又没有什么技术,那就先做一些传统行业积累经验吧。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