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养猪故事 > 何勇——从大学教授到深山养猪人

何勇——从大学教授到深山养猪人

作者:佚名来源:郴州新闻网时间:2015-05-20 08:18点击:

  

  他朴实、低调,全身弥漫着慈悲。念大学时,他是系学生会主席,系党支部书记。教大学时,他一支粉笔上讲台,却深得学生喜爱。他第一次找关系,竟然是为了辞职。创办了郴第一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后南下广州打拼,终于站稳脚根,做得风生水起时,他却出人意料不干,回到湘粤交界的莽山深处转行养猪。别人用科学养猪,他却用哲学、《黄帝内经》养猪。

  靠读书,农村娃成了大学教师

  何勇出生在北湖区华塘镇油山村,祖上世代务农。1974年到1976年,他第一次读高中。那时他们边读书,边劳动,名副其实的半工半读。毕业后,他回生产队参加劳动, 1978年恢复高考,他参加中专考试,未被录取,据说大队书记在他档案中参杂进“好吃懒做”等贬义词语,他是读书的,干体力活,毕竟先天不足,想法子偷点懒,也属正常。

  1979年春,他到华塘中学读了半学期初三,然后考入郴县一中。他觉得进城念书了,得有点城里人的样子,倡议在同学中成立学普通话小组,老师便让他当组长。省广播电台还专门报道过此事。

  1981年,何勇参加高考,他学理科,数学却只考了40分,语文却考得比文科生好。他选择复读,1982年高考,何勇的数学考得最好,语文却没啥特色,他的总分超过重点本五、六分,他成了当年郴县一中文科唯一上了重点本科分数线的人。

  他不想从事教育,第一志愿填财经类的大学,湖南农学院,郴县教委领导怕他录取不了,给他做思想工作,他终于填了服从分配。他果然被录取到湖南师院(师大)政治教育专业。

  拿到通知书的何勇,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不想去读,父母非常着急,他母亲眼泪汪汪地对他说,农村人,能丢掉挖土的锄头,端上国家的铁饭碗,是在地下的祖宗管了事。

  家中兄妹五人,生活艰苦,何勇不忍让父母难过,背着行李,踏进湖南师院校门。开学不久,老师指定他当班长。他起初信心不足,后来看看同学的资料,他想,他能把他们管好。

  何勇真实年龄比同学大,老成稳重,他利用周末,带领同学们爬岳麓山,逛烈士公园,游橘子洲头。

  慢慢的,他在系里也很有影响,被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年级中第一个入党的学生。后来,他更加官运享通,当上系党支部书记、系学生会主席,成为系里的风云人物。

  一晃,大学四年过去,何勇面临着毕业分配。那时,国家鼓励大学生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何勇想到西藏去建功立业。老师说:今年没有进藏指标。老师其实在爱护他,不让他去。分配方案公布前一天晚上,老师问他对分配有什么想法,潜台词是他可以留在长沙,进党政机关,他说到最需要他的地方去。

  他被分到郴州师专,他这个农村娃,成了一名大学老师。

  为辞职,第一次找关系

  在大学里,何勇教公共课,《马列主义》、《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哲学等,他不照本宣科,一支粉笔上讲台,顺手捻来,出口成章,幽默风趣,把这些枯燥的课讲得深受学生喜欢。师专学生毕业多年后,仍对他印象深刻。

  话说1998年,教育部发文,大中专院校必须开设法律课。领导把老师们拨拉一下,发现何勇有法学学士头衔,说:何老师,法律课就交给你了。其实,他并不懂法律。

  他找来一些法律书籍,自己先粗略消化,再编成一本比较简单的《法律基础》,他任主编,其他几所学校的老师任副主编,印数一万册,连续三届,都使用这本教材。

  他边教学,边在郴州律师事务所实习,事务所推荐他去给姚律师当学生。姚律师听说何勇是法学学士,赶紧摆摆手说:使不得,使不得,我教不了。

  后来,他被推荐到尹律师门下,尹律师毕业于吉林大学,不惧他的法学学士头衔,收下了他。从此,何勇开始真刀真枪干法律工作。

  第一次出庭终生难忘,先前没一点预兆,临到出庭那天,尹律师有事,淡淡地跟何勇说:你一人去吧!他从未干过这活,但不得不服从。谁叫他是法学学士,大学老师。

  到法庭一看,何勇急了,他不知道该坐哪里,又不好意思问别人。他灵机一动,去上厕所,等他回来,往空位一坐。辩护的结果令人满意,家属专门请他吃饭。

  1988年7月,何勇报考了全国律师资格考试,此时只有三个月准备,那个暑假,他把大学四年的法律书全部找来,在桌子上堆成一座小山,然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年轻人喜欢玩,他怕同学朋友找。便在房间门上面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何勇开会去了。食堂不做饭,他自己做,经常做辣椒炒饭,水平不行,好在他来自农村,能吃饱饭就行。

  10月,何勇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考试,这是全国首次律师资格考试。在郴州三十多名合格者中,他的分数名列前茅。

  何勇的法律基础是大课,听课学生常有两百人。在当时的郴州师专,非常少见。由于他讲课讲得好,当时的卫校、商校、进修学校、电大,甚至一些企业纷纷请他去讲课,《民法》、《刑法》、《诉讼法》等主要法律课,他都讲过。

  按理说,何勇应该满足。但他厌倦学校那种周而复始呆板的生活,年年教些现成的东西,他的生命不应该这样消耗,他要辞职,去广阔的天地,创一番伟业。对于他辞去这样一份有保障、体面、自由、收入也不错的工作,家人和朋友无不感到惊讶。却无法说服他改变主意。

  1994年6月,何勇的辞职报告交到郴州师专党委书记龚汝山手中。龚书记很吃惊,何勇是师专第一个辞职的老师,全校就他一个法律老师。他做何勇的工作,说:不要辞职,你现在就是副教授,其他要求尽管提。何勇确实提了一个要求:辞职。

  龚书记对他冷处理,以为拖一段时间,何勇会放弃辞职。而何勇认定的事,他会全力以赴去做。他曲线救国,找到在组织部工作的同学,要他跟龚书记说情。

  他的同学打电话给龚书记说:你同意,他会辞职;你不同意,他也会辞职,何不成全他。

  龚汝山放下电话,自言自语道:看来我必须放虎归山。何勇人生中第一次找关系,竟为辞职。

  悟人生,从都市退隐山林

  何勇终于辞了职,把档案转入人才交流中心托管。他想干嘛?什么事比大学教书还好呢?

  他与几个人合伙,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奋斗者律师事务所。这是郴州第一家私人合伙制律师事务所。1994年开办,1996年拿到营业执照。

  何勇很低调,他的名片上,只写着“律师”,没加上“事务所主任”。 他说,一个律师靠能力赢得别人的尊敬,而不是所谓的光环。在法庭上,法官不会看你的光环而偏向你。1997年,何勇被聘为郴州市政府的法律顾问,这个头衔的含金量很足,别人早就敲锣打鼓,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何勇却很少在人前提起,从未利用市政府法律顾问的头衔,为自己谋一点点私利。他这顾问,共顾了三年。

  凭着自己的本事,何勇的律师干得红红火火,与人合著并出版《法律基础案例》、《现代企业制度设立与运行》两本书。还获得律师的高级职称,他办的郭某、邓某挪用公款案,获司法部首届全国律师优秀案例“金獬”奖。2002年,正当他做得轻车熟路之时,他做出一个别人意想不到的决定,南下,到人生地不熟的广州。他成为广东乐华公司的法务专员,并把人事档案调了过去。南方人才交流中心的办事员看了他的档案,吃惊地说:你四十多岁还来闯广东,来我们这里办手续的,都是35岁以下的。

  坏消息在不远处等着他,不久,企业效益不好,发不出工资。2003年,何勇重操旧业,在广州天河城开了邦达律师事务所。最初那段日子,没什么业务,在郴州,很多人请他吃饭,可他那时想请别人吃饭,却无人可请。何勇不得不给《粤港信息报》写企业改制的专栏文章,给几所大学里成教班的学生讲课,给别的律师当助手。渐渐的,律师事务所的业务越来越多,在圈中的名气越来越大,他办的案多是经济案,收入自然高。

  2007年,亚洲金融危机开始爆发,处在市场经济前沿的何勇,预感形式不妙。这时,一位搞房地产的朋友来电,请他帮忙买铺,他正好有投资置业的想法,便买了500平方米的商铺,商铺的租金是他后来搞养殖的坚强后盾。

  何勇在广州有房有车,事业蒸蒸日上,他却很困惑,身处大都市的,吃的食品越来越不安全,空气不好,久居钢筋水泥的环境,生活紧张,混身不自在,他一米六二的个子,体重却达到180斤,体检指标很差。钱多,却找不到幸福的感觉。一位朋友英年早逝,对他触动很大,他思考人生到底为了什么。他很想尝试另一种生活,到风景优美的大山中,建一座房子,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读书、思考的慢节奏宁静生活。自己种菜自己吃,不用关心时间,想睡,就睡三天三夜。

  朋友们知道他有这种想法,说他很浪漫,他在广州的事业很成功,年入百万已不是梦想。回去当农民,他受得了吗?或许闹一阵子又回来了。

  何勇没有闹着玩,2009年春节后,他选定五岭山脉腹地,湖南宜章莽山,他在莽山钓鱼坑承包了1200亩林地,作为他创业基地。把他的律师事务所无偿赠给年轻的律师,货真价实的解甲归田。注册成立了土里巴吉农庄有限公司。这一年,他刚好50岁,年过半百。

  顺兽性,用哲学和《黄帝内经》搞养殖

  何勇换了手机号,极少数人知道他的新号码。他最初养竹鼠,他把摄像头连接到竹鼠窝,用电脑观察竹鼠的生活习性,边看边做记录,几点几分竹鼠干什么,白天干什么,晚上干什么,常常连续七、八个小时观察。他这个门外汉,终于掌握竹鼠的习性,成功养殖竹鼠。他还写了一本《竹鼠养殖规范》,书中介绍竹鼠的繁殖、饲料、卫生等方面的知识,由于缺少利润,这项目放弃了。

  养石蛙,他也是个门外汉。他的法宝还是观察,他搬张凳子坐在沟边,从早坐到晚观察。通过大量的、长时间的观察和记录,他了解到石蛙在各个阶段的习性,历时5年,他掌握了一些研究石蛙的专家都不知道的核心技术,拿到省林业厅颁发的石蛙训养许可证、石蛙经营许可证。

  2010年,何勇决定利用莽山良好的环境资源, 养生态猪。猪肉产量大,也符合国人消费习惯。湖南有两个牲猪保护品种,何勇决定养湘西黑猪。一打听,湘西黑猪从小就编了号,猪种不外卖。他找到一位朋友,通过关系,买回三头湘西黑猪,一公两母,农户上报猪死亡。他们从早上五点多钟出发,到莽山时,已是晚上11点多,他怕猪感染,不敢有丝毫松懈,请人连夜挑到大山中间去,再给小猪补充营养液,忙完,天色渐亮。不久,他第二次引进湘西黑猪,都成活了。

  何勇说,有一句话对他影响特别深:全部生物学的基础,都来源于观察。他养猪的地方叫钓鱼坑。2008年冰灾,这里发现八头冻死的野猪,说明此地适合猪的生长。每天,何勇穿着军用大头皮鞋、长裤,跟着湘西黑猪满山跑,观察它们的习性,他爬到了野猪窝里,观察窝的形状、大小,然后在野外建仿生猪窝。在山里,他什么活都干,很霸蛮,有时,别人干不了的活,常说:叫老何来。晚上,他在山中小屋里看书,思考。几年之内,他的体重减掉四十斤以上。很多病都不和他玩了。

  他治猪病绝不用西药,顺应季节变化,在猪尚未生病之时,便进行干预,这是《黄帝内经》的思想:治未病。比如说春天,猪容易感染细菌和病毒,他先让猪吃抗病毒的大黄、黄芩、板蓝根,增强猪的抵抗力。万一猪病了,他只用中药,比西药还管用。他说,搞中医,凭的是一种感觉。

  去年莽山一养羊的小伙子,姓白,他的羊得哮喘,找过供种的,找过县里的专家,找过中医,都没把羊病治好。最后有人指点他找何勇,说此人一定行。何勇接到小白的短信:我的羊快死完了,你帮帮我,治死了不怪你。何勇当时没在莽山,用电话指挥他的人配好药,给小白送去,喂给羊喝了。奇迹发生了,三天后,生病的羊都好了。他还指点另一位养羊人,使他的羊崽成活率大大提高。养猪的能治羊病,当地人算服了。

  湘西黑猪在深山中一天天长大,与莽山野猪和睦相处。湘西黑猪母猪到了发情期,何勇把他养的公猪关起来,让母猪和野猪鬼混。假如母猪怀孕了,肯定是野猪干的,

  一切都按预料之中的进行,母猪快要生崽之时,何勇把母猪请进舒适的产房,好吃好喝侍候着,小猪生下来后,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

  好心却未得到好报,小猪一头头死去。何勇日夜守在猪窝边,不间断观察,但小猪们不理会他的苦肉计,一窝又一窝的猪崽相继死去,接连死了十一窝。

  何勇喜欢读美国人克里写的《自然哲学》,这个小册子里的基本思想是:假设——观察——验证;观察——假设——验证。他喜欢看外国人写的养猪的书。外国人主要讲顺应猪的习性去养猪,中国则是得了什么病用什么药。每次回广州,他必去书店看看。他在山中的那间小房子里,堆放着厚厚的《养猪学》、《养猪生产》、《微生物学》、《遗传学》等书,他想,难道是小猪体内有野猪基因,必须在野外生产。第十二窝猪崽即将临产时,何勇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让母猪到野外生产。看着那头母猪走进茫茫大山之中,他心里七上八下。

  一天,两天,三天……何勇每天都在煎熬中度过,第十二天,那头母猪回来了,还带回五头猪崽。那一刻,何勇喜极而泣,比他拿到学位时还高兴。

  创品牌,携当地瑶民共致富

  何勇给莽山野猪与湘西黑猪杂交出来的猪取名“莽山黑豚”。 古代上等的、用于祭祀的猪肉叫豚。

  莽山是瑶族聚居的地方,境内有莽山国家森林公园所,海拔最高处1902米,是亚洲同纬度动植物基因库,有“第二西双版纳”之称,以山奇、水秀、 林幽、石怪而著名。

  何勇放牧莽山黑豚的钓鱼坑,在海拔1000米原始次森林里,周围三十公里以内没有工业,三公里之内没有人烟,他的猪在山中自由走动,吃中草药,吃用酵母菌和乳酸菌发酵的玉米、黄豆、米糠,喝山上的矿泉水,呼吸着富含负氧离子的空气,因而肉质鲜美,皮脆肉香、肥肉不腻,口味独特。

  2013年,莽山黑豚长大了。他妹夫按传统的办法,卖肉,每斤比普通猪肉高五、六块。何勇说:这样不行,还是我来卖。为了证明肉的品质。他上北京,去西藏、赴云南,请朋友们吃莽山黑豚肉。他也吃其他地方生态猪肉,并带回一些,编上号,和他的猪肉混在一起,请朋友们吃,结果他的口感最好。

  他在莽山和郴州的王仙岭各开了一家店,主打菜系是莽山黑豚肉。

  何勇店里莽山黑豚肉吃法很独特,直接用山上泉水煮肉,涮着吃。猪腿的肉,做药膳,炖着吃。如果你想变化着吃,对不起,他们不提供。他说,什么调料都不放,顾客吃着香,证明他的食材好。吃过第一次的顾客,都接受他这种吃法。

  有一次,他老婆的同学到店里吃饭,她老婆按客人要求,把莽山黑海豚肉做成肉丸子。何勇知道后,把老婆大骂一顿,她老婆委屈得哭了,两人为此冷战一月之久。

  何勇通过多次实验发现,冰冻两个月之内的莽山黑豚肉,与新鲜肉没区别,说明莽山黑豚的肉质确实好。

  他的店子也单独销售莽山黑豚肉,让客人带回家吃,有些人为了吃到新鲜的莽山黑豚肉,打听哪天杀猪。店里规定,谁都不许说,他们只卖冰冻的莽山黑豚肉。他们咋这么牛呢?

  何勇说,他做的是品牌,品牌来源于细节,来源于创新,他传播的,是一种天然优质食材,不是美食。调料弄出来的美食易得,天然无污染的食材却难寻。别人认为是小事,他却当作生死存亡的大事。

  磕磕碰碰,历经六年,何勇的莽山同黑豚在养殖、销售两方面都有起色。他已经是快奔六的人了。但他的外观年龄、心理年龄,都比实际年龄小得多。他和搞互联网的年轻人谈互联网,头头是道。他目前正通过郴州二十四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把他的莽山黑豚肉上网销售。二十四搜的总部在北京,目前在全国的52个城市拥有63家子公司。

  今年春,何勇的土里巴吉公司与莽山跳石子农民合作社,共同成立土里巴吉石子生态农业公司,双方各占50%股份,公司的法人代表由农民担任,财务也由农民管理,充分尊重农民的需要。像他这样放权的,全国少见,难怪农民没有一个人反对。他提供幼崽、全程技术,每个幼崽耳朵上有编号,生要见猪,死也要见猪。农户负责养殖,十二个月之后,由他统一收购、销售。收购只论头,不论斤,这种机制能防止喂激素、商品饲料、西药抗生素。

  目前,有广州客人对莽山黑豚很感兴趣,准备做物联网,用网络实时跟踪猪的生长。张家界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老总,考虑把莽山黑豚肉在张家界销售。

  在采访过程中,何勇多次提到安全食材的问题,他说,如果多一些文化人来搞种植和养植,食品的安全会更有保证。

  纵观何勇所走过的路,他在一次次登山,每次都爬到了山顶,然后下来,向另一座山峰攀登。现在,他把带领莽山百姓致富的重担挑在肩上,我们期待他把莽山的一座座青山,变成当地百姓的金山、银山。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