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养猪故事 > 我的母亲是个养猪的

我的母亲是个养猪的

作者:佚名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5-10-20 08:21点击:


  张金刚 村里家家户户都养猪,这已经成为一种传统,谁家不养猪,就觉得这家不会好好过日子,白白浪费那些剩菜剩饭,抑或认为这家的女人不勤劳,不会持家。因此,一年下来,谁家的猪大,杀的肉多,就成了居家女人的骄傲,也会成为一家人的光荣。虽然将猪与居家女人联系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必然,但显然是村里的一种惯性思维了。

  我家也不例外。自我记事起,家里一年接续一年地养猪,从没断过。当然母亲也就一年接续一年地忙碌,从没闲过。虽然母亲养的猪,并不算是村里最大的,可我亲眼看过了母亲养猪的一年四季,觉得母亲还真算得上是村里少有的勤快人,也从中品到了母亲养猪的辛苦和暗含的特殊情感。 

  当年的猪还未宰,母亲就开始张罗第二年养的猪仔了。那时,几乎每天都会有贩猪的三轮车开进村里,冬闲时节的人们总是喜欢聚在车前看着活蹦乱跳的猪仔,挑来捡去,物色中意的。母亲在村里挑猪很有一套,她挑的猪大都很好喂,来年养到二百斤不成问题,这大概就是经验使然吧。因此,每年冬天,母亲都会受人之托去挑猪,然后再抱回家一个。 

  仔猪买回来,母亲可就忙坏了。喂饱了大的,再去照顾小的,忙得团团转。为小猪做细料猪食,在小猪窝里铺柴草保暖,给小猪打预防针,一项一项干得头头是道,从不落趟,似乎将小猪照顾好了,就是照顾好了来年的希望。闪过年,野草荣发,打猪草成了母亲每天的必修课。挎个篮子,拿上锄头,奔走在村里的田间山脚,总会在中午、晚上拎回满满一篮子鲜嫩嫩、绿油油的猪草,让饥饿的小猪美美地饱餐,然后睡得胖胖的。随着小猪一天天长大,母亲的篮子大了、重了,可母亲的笑容却多了,坐在猪圈前,看着猪沙沙地吃草,心里一片甜蜜。 

  夏天到了,农事也紧张起来,可母亲总不忘在劳累之后,一天三遍地坐在猪圈前看着猪把猪食吃光,不管是烈日当头的中午,还是夜幕低垂的夏夜。有时怕猪热,母亲还会从山里砍回一捆荆条,给猪窝与食槽处搭起个小凉蓬,让猪能清爽进食;有时怕猪圈里积水,母亲又会亲自下到猪圈里淘脏水,或垫上厚厚的秸秆,让猪能干爽度夏。我经常调皮地和母亲说,你对猪还真够亲的。母亲总会指着我的脑门笑着说,你呀,就是看着肉亲,不照顾好它,哪来肉呀! 

  凉爽的秋季,猪正上膘,母亲也就更忙了。地里的红薯叶是这时最好的猪食。每天母亲都会掐回两蓝子红薯叶,在一家人都吃过饭收拾清了以后,开始给猪煮食;不管多晚,从不间断,有时我们兄弟和父亲都睡下了,母亲还在灶前坐着烧火呢。看着母亲忙,我心里不安,就说别煮了,直接喂它不得了。可母亲总是说,这样做的猪食,猪吃着好消化,肯上膘。也是,一秋下来,一桶接一桶的红薯叶猪食催肥了猪,也催开了一家人的心花。 

  村里第一声凄厉的猪叫拉开了过年杀猪的序幕。母亲找到村里少有的几个屠夫,约好时日,就开始张罗着杀猪了。买烟、买酒、买菜,准备大锅、干柴、杀猪用具。杀猪那天,母亲早早就起床,到猪圈前看那头养了一年足有二百多斤的宝贝猪了,看着它吃下最后的早餐,心里有太多的舍不得。父亲烧好了水,一切准备妥当,就等拽猪上案了。 

  这时母亲已经悄悄地躲在家里忙活着做饭了。看得出来,养了一年的猪,母亲与猪有感情了,不忍心看猪挨那一刀。当然,母亲养的肥猪,让我们全家都会过个好年。 

  一天,母亲打电话来说,村里的猪得了传染病,我家的未能幸免。正整天忙着给猪炒鸡蛋、做烙饼,并且说有人还给猪包饺子呢!我觉得可笑,但却笑不起来。猪是一家人一年的生计,就靠这头猪过年,换点零花钱。只要猪不倒下,花几个钱值得。几天后,母亲又打来电话,全然没有了上次的愁苦,原来经过母亲的细心照料,猪的病好了,又欢实地吃食了。最后,母亲还高兴地说,过年又能吃上自家的猪肉了。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