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国内新闻 > 养猪故事 > 湖北:一个养猪合作社理事长的酸甜苦辣

湖北:一个养猪合作社理事长的酸甜苦辣

作者:佚名来源:农村新报时间:2016-04-21 09:30点击:

  今年春节过后,猪肉价格没有下跌,陈松知道,养猪人可能要看到曙光了。

  陈松是松滋市汇龙生猪集团专业合作社理事长,1999年进入规模养猪行业,17年间没有空过栏,如今他仅自有的种猪场就可年供1.5万头小猪仔。4月14日下午,陈松在合作社的办公室分析行情:“现在市场上每头30斤的小猪仔售价涨到1000元,比猪价最低迷时的330元/头翻了3倍。现在对养猪人来说,抓到小猪仔就是抓到钱”。

  行情好了,补栏却来不及了

  近几个月来,生猪价格在全国范围恢复性上涨。可陈松却明白其中的不易,“很多同行倒在了黎明前。如果不是通过合作社抱团取暖,我也撑不到现在”。

  “只看到肉价涨,没看到养猪苦。”是陈松最直接的感受。

  规模养猪从选址开始就非常难。陈松说,“现在建猪场的环评要求越来越严,猪场往往远离主干道和居民区,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那就得自己开路,水电要通,这都增加了成本。”。

  以陈松去年4月份开建的20栋养殖小区为例,选址耗时1年多,土地流转、平整土地、厂房建设、沼气设备等共投入400多万,建成后可年出栏生猪1万头,因行情不稳,至今还没完工。

  还有流动资金投入。30斤的小猪仔长到200斤出栏标准,需要600斤左右饲料,配方饲料按1.2元/斤价格算,疫苗兽药用的不多,毛成本约在1700元/头。规模猪场得再算上人工管理成本。如果遭遇疫病,还会直接造成减栏。

  按现在行情,一头生猪的毛利润500元左右。可过去的27个月时间,生猪价格暴跌到6元/斤以下,低于6.5元/斤成本价,每头猪要亏损300~500元。

  亏损时,有不少养殖户熬不住就会处理掉能繁母猪。行情好转,再想恢复生产时,养母猪得2个多月,配种怀孕3个多月,小猪从出生长到商品猪得5个多月,总共需近一年时间恢复。也就是说,行情不好时,养猪户养的越多,亏得越多。行情好的时候,养猪户想补栏却不一定来得及。

  没有合作社,我也撑不到今天

  陈松回忆起近年来经历的猪价寒冬,合作社的好处显而易见,不仅可以降低成本、提供技术服务,更重要的是合作社的金融互助,帮助社员们渡过了最难的时光。

  陈松所在的汇龙生猪集团专业合作社实际上是联合社,社员600多户,最高峰时年出栏生猪近20万头。

  “贷款是困扰养猪人的老大难,在行情不好时,金融机构对养猪业唯恐避之而不及。”陈松说。在当地政府大力支持下,汇龙合作社成立了生猪专业融资担保平台,以合作社+政府担保公司+银行的模式,采取“资产抵押、社员联保、合作社反担保”的方式,一环扣一环。

  金融机构不认可的养猪产业抵押物,合作社及社员同行间通过合理估价可以部分认可,最后共同向政府担保公司申请担保、银行放贷。

  为降低风险专款专用,贷款获准发放后,借款社员应按银行“委托支付”的要求,将款项转入汇龙合作社账户,在借款社员同意的基础上,由合作社给贷款人配送生产所需的投入品,代替银行货币发放。

  从2013年开始,合作社获贷1000多万元滚动资金,在行情最低迷时,这无疑是雪中送炭。还贷时,也有社员实在揭不开锅,合作社联保户互帮互助,根据各自还款时间不同,全力支持贷款到期社员先还上,维持银行信用。

  猪在风口上,人却要踏踏实实做事业

  从养几十头肥猪开始到建有一元、二元种猪场,陈松自认为能坚持到今天确实不易。

  他把一头头能繁母猪比作一台台生产机器,需要非常细致认真地管理。同样的品种、同样的饲料,因为不同人的管理技术水平不同,商品小猪仔的产出率及售价也会不同,所以,他舍得在技术人才上投入。

  晚饭时间,合作社的十几个养猪大户在一家名为朋友圈的大排档小聚,几瓶二锅头加红油豆瓣酱烧的鲜辣菜肴,就让大家喜笑颜开。陈松说,这样的开心聚餐,前几年都很少。

  32岁的李庆峰和31岁的杨艳是汇龙合作社的第一批老社员,两个女人一边在家带小孩,一边养了200头肥猪。

  行情不好时,为了省成本,两个女人曾骑着三轮车挨家挨户去收玉米、油糠,100斤一包,两人各扛一包,全部自己装卸。去年开年6.2元/斤的生猪价格,她们俩不但没有亏,还赚了1万多元,完全是自己的辛苦劳力钱。

  猪价依旧会有涨有跌,但她们都一直在坚持。两个女养猪人坚信通过合作社的平台,一定能跟着陈松把养猪事业做大做强。

责任编辑:宋美丽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