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热闻 > 猪场 > 生猪产业大镇探访记

生猪产业大镇探访记

作者:佚名来源:大众日报时间:2021-06-07 13:24点击:

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至5月份第4周,全国猪肉价格已连续下降18周。我省最大的肉制品加工基地金锣集团所在地临沂市兰山区半程镇,生猪产业从业者,经历着熟悉又陌生的起伏。

合同养殖户——

“专心把猪养好就行了”

5月26日凌晨3点,记者从半程镇出发,搭乘临沂新程金锣牧业有限公司业务员徐同勋的车,赶往莒南县洙边镇洙边村回收猪。夜还在沉睡,通往乡间的小路被车灯暖橘色的光照亮。

“这条路我太熟悉了,昨天晚上9点多才从莒南往回跑。”徐同勋为莒南的十多家合同养殖户提供技术指导,负责从放苗到回收期间的管理。同样不足4小时睡眠,他看上去精神比记者好得多。“养殖户需要帮忙,再早也得赶过去,有时候得通宵装车。养殖户与公司签好合同后,接苗、报送饲料、报送兽药、收购屠宰都要通过我们,每天都要到户。”

4点24分,到达洙边村村东的养猪场,天际透出微光。乡野空旷,颇有凉意。

“倒,倒,倒……”身穿羽绒服的养猪场老板张丙华,摆手指挥着运猪专用车与装猪台对接,连续三把没到位,他有点儿着急。“今天出栏360头,这是第三车了。得抓紧装车,赶在7点半之前把猪送到半程屠宰场,再晚了天热起来,猪在车上容易出状况。”一夜未睡,他声音有些沙哑。

10分钟过后,养猪场热闹起来。穿着蓝色隔离衣的赶猪人贺秀东站在狭长的赶猪台里,一边用小木棍敲打着圆形铁片一边吆喝,把一头头小肥猪赶上车。

张丙华是个“80后”,从2006年开始养猪。起初他是散养户,养了100多头猪。2014年养猪场扩建,开始规模化养殖。2020年投资45万元,增建一个1200平方米养猪棚,总养殖规模达到2000头。“这是我跟金锣合作养殖的第二批猪,跟公司签订合同,一头猪交200元押金,猪苗、饲料都由公司统一提供,养到200斤左右的时候公司来车回收。”

张丙华算了一笔账:如果自己投资养猪,一头仔猪至少要1000元,养到出栏得吃1000多元的饲料,也就是说一头猪的成本至少得2000元,2000头猪就是400万元。“今年猪价下跌,外三元猪1月份还能卖到17元一斤,现在跌得一斤不到10元了。自己投资的话风险太大了。养合同猪,专心把猪养好就行,市场风险公司来承担。”

去年10月,张丙华第一批合同猪出栏时,赶上了价格走低,回收时一斤卖到15元左右。结算后,每头猪平均收益322元,扣掉每头80元的承包成本,净利润超过48万元。现在回收价比当时的价格跌了三分之一还多,这批猪还能保本吗?张丙华心里也犯嘀咕。

“为了合作长期性和稳定性,我们必须要保证合同养殖户的利润。”徐同勋说,水涨船高,养殖户跟公司是分红的,公司挣得多,养殖户就挣得多点儿,公司挣得少,养殖户就挣得少点儿。

从散养户到规模养殖户,再到合同养殖户,张丙华如今可以坦然面对“猪周期”。不过,成为张丙华一样的合同养殖户,并不那么容易。“公司挑选合作养殖户的条件很严格,对养殖规模、基础设施有硬性要求,像地暖、污水处理设备等都必须配备。”徐同勋说。

5点51分,灰白色的云层渐渐散淡,透出一缕缕浅蓝色的天空。120头小肥猪入笼。办好交接手续,运猪车缓缓启动。

“去年猪肉价格高得离谱,现在这个价格才正常。这是政府保供稳价措施起作用了,就得让老百姓吃得起肉啊!”张丙华说。作为养殖户,张丙华觉得猪肉价格高、能多赚钱是好事。不过,养了这么多年猪,他最希望猪价别大起大落。“很矛盾,哈哈哈。”

养殖散户——

清栏,观望,等行情

“今天买的后腿肉13块5一斤,去年这时候得二十二三。”5月26日早上8点半,在半程镇小郝埠村的饭香傻小二餐厅门口,记者遇上了买菜归来的老板张世安。“对咱来说肯定是好事啊!现在好多炒肉的菜已经调价了,像辣椒炒肉去年卖25元一份,现在顶多20元。”

饭香傻小二餐厅所在的小郝埠村,是“金锣老厂”驻地,也曾是养猪大村。村里不仅养殖户多,还有不少人从事生猪经纪人、抓猪人等营生。

“我们村之前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多的一家养五六千头。现在空栏的多,全村可能都凑不齐600头猪,我家就剩下一头老母猪了。”62岁的闫学芹当生猪经纪人已经17个年头,作为养殖户和买猪人之间的中介,他其实是个“交易员”。

“前两年行情好,生猪一斤能卖到20元。”闫学芹说,现在仔猪贵,一袋饲料一年涨了30元,猪价却持续下跌。“一般散养户的养殖存活率在70%左右,这个行情进仔猪,搞不好就赔钱,很多养殖户清栏后消好了毒等行情。”

养猪挣钱不易,“猪周期”令散养户头疼。闫学芹说,有养殖户前几年说“生猪就是到10元一斤俺也不养了,赔毁了”;去年生猪到20元一斤了,他说“20元一斤俺也不眼红,真让它伤透了”。

散养户继续观望,闫学芹帮散户卖猪的中介生意也受到了影响。去年,他一天能收二三十头猪,多的时候能收到一百来头。今年正月至今,一共收了一百来头猪,总共挣了不到3000元。

又是一天无猪可收。记者跟闫学芹边逛边探讨“养猪经”,迎面碰上了赶集回来的村民彭振兰。

走到彭振兰的养猪场,七八十只土鸡争先恐后出来“迎接”。西南角的猪棚里,分栏圈养着25头肥猪和一头老母猪。每个猪栏有20多平方米,其中一个猪栏养了10头肥猪,其他猪栏更空荡。

“以前这些猪栏都是满满的,总共能养一百来头猪。”64岁的彭振兰养猪已有小20年,说到这些年在“猪周期”中的起起伏伏,她感慨不已,“第一年挣点儿钱,第二年又赔上了,第三年又有可能赚了,没有账算。今年这个行情,养一天猪赔一天钱。”

“散养户抗风险能力差,这次价格波动,不少散养户得退出。大家伙儿都清楚,规模化标准化养猪是大趋势。一些多年的散养户,有经验,也想把场地、环保、防疫等搞得更好,但这是笔不小的钱。如果能有一些补贴或者低息贷款,就好了。”闫学芹说。

龙头企业——

利润空间变小,但必须保持产业链稳定

5月26日中午,刚到金锣牧业半程养殖场,负责人朱崇现就从门缝里挤了出来。

初夏的骄阳已热情似火。被长衫长裤捂着,他满头是汗。“老母猪生小猪后,在我们场养上30天,然后放给合同养殖户饲养。现在,每个月都有三四千头仔猪出厂。”

金锣集团从自繁自育入手,探索“公司+基地+农户”的生猪生产经营模式,仔猪繁育是关键一环。

记者想看看吃奶的小仔猪,被朱崇现婉言拒绝。“不能进啊,养殖场封闭式管理,员工出去一趟回来都要严格消毒、隔离才能进场。”

采访中,这样的被拒绝,有多次。特别是在合同养殖户那里。

在半程镇小柳汪村,合同养殖户王哲华指着新增设的消毒间说:“先喷雾消毒,再洗澡,再隔离。我雇了两个工人,没有特殊情况他们一般要等这批猪出栏才出来,要吃什么我就给送过来,也得消毒隔离之后才能拿进去。这10亩地有8路摄像头,公司时时监控。严格管控很有效果,每批猪的存活率都能达到95%左右。”

在半程镇东石沟村,记者同样没能进入王连峰养猪场的外围,只能隔着防护网与他交谈。“这个养猪场有3000平方米,本来可以养1800头猪,现在为了防疫,需要降低养殖密度,今年3月养的这批猪公司给供应了1600头。公司控制得很严格。不过,猪价再跌下去或许就不够工钱了。我本来雇了两个工人,4月减了一个,我把老伴儿拉过来一起干,就为了降低成本。”

合同养猪尽管风险小,但到了一定规模,每一笔小钱都会被放大。“一头猪押金200元,1600头就是30多万元。结算价格一头少10元可能看不在眼,1600头猪1.6万元就没了。”王连峰眉头微皱。

“在目前的价格情况下,公司利润空间变小,生产、养殖压力大。但为了保持产业链的稳定,齐齐哈尔和云南红河的牧业公司会在今年陆续投产,生猪产量会进一步提升。”临沂新程金锣牧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

下午4点半,亚洲最大单体屠宰车间参观廊道上,冷气开得很足,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工人还在屠宰、加工等多条自动化生产线前紧张忙碌。临沂新程金锣肉制品集团有限公司质检科科长田树臣认为,猪肉价格下跌与总体产能恢复密切关联,也与部分养殖户抛售有一定关系。与之相对应的是,生猪屠宰量大幅增加。

目前,半程屠宰车间日屠宰量七八千头,其中,公司自有养殖场和五统一合作养殖占40%,规模化养殖场占35%,小规模养殖户占25%。“之后,公司还会进一步提升规模化养殖场和合作社专业养殖猪源比例。”田树臣说。

“猪肉价格暴涨或暴跌都不是好事。当前养殖端特别是散养户,往往是被动承担猪肉价格带来的市场风险。前几年,金锣价格指数创立,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生猪、猪肉市场价格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临沂新程金锣肉制品集团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

在这个全省最大的肉制品加工基地所在地蹲点两日,记者采访从生产、屠宰到肉制品加工的产业链多个环节,听到多位生猪产业专业人士的建议:通过建链补链强链,形成规模化、一体化、规范化经营优势。这既可避免存栏出栏数量的大起大落,也有利于提高养殖、加工水平,从而抵御由市场价格波动导致的风险,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大众日报记者 陈巨慧)

点击进入您的本地猪价群,每日权威猪价,社群首发!(猪易-甘肃猪价群)

责任编辑:张中华  

猪易数据

热门讨论

热门猪病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