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热闻 > 行业要闻 > 谁在助长非瘟传播?地方政府?养殖场?运猪车?屠宰场?

谁在助长非瘟传播?地方政府?养殖场?运猪车?屠宰场?

作者:佚名来源:财新网时间:2019-07-09 08:41点击:

2019年2月18日,广西北海市银海区发生非瘟疫情,历时5个月,疫情没防住,反而越来越多了?是谁在作祟?或许,我们能从近期财新网记者的调查中找到些许答案。

由于AFS病毒的顽固性疫苗研发之路遥遥无期,这是科学原因,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疫情广泛传播更重要的是人为因素:猪场无法获得补贴恐慌性抛售活猪、掩埋死猪引起疫情发散,地方政府瞒报且没有迅速制定检疫、扑杀政策导致疫情扩散,调运禁令拦不住的利益至上的运猪车导致跨省市传播病毒,最后定点屠宰场成为疫情绝佳的病毒集散地。这条生产线上的猪肉被端上千家万户的冰箱、饭桌。

01养猪场无法获得补贴,恐慌性卖猪

动物传染病疫情防控的第一个环节,是养殖场。“如果不从养殖户这个源头抓起,让他们有疫情了就主动上报,后续环节想控制很难。”一位参与确诊中国第一起非洲猪瘟疫情的专家对财新记者表示。但财新记者在多个养猪大市的一线采访看到,由于无法获得政府补贴等原因,很多养猪场在猪群出现大面积死亡后纷纷恐慌性抛售活猪。

广西梧州市龙圩区大坡镇河布村浔江江段,江水呈现浓浊的青黄色,向东十公里外即是广东。4月下旬至5月初,当地人拍摄的视频中,一片死猪尸体漂浮于江面,露出粉色的脑袋和肚皮。浔江龙圩区段的一条支流上,一些死猪被江水冲上河滩。紧邻江岸,一辆挖机正在开掘大坑。司机称,政府雇佣他填埋死猪。由于太过靠近岸边,他的挖机在作业时甚至不慎滑入江中。截至5月14日,有近400头死猪从浔江中打捞上岸。据当地《西江都市报》报道,5月12日起,梧州长洲镇水产畜牧兽医站组织打捞、处理江中死猪,称死猪“自长洲水利枢纽上游漂流到库区各个水域”。

财新记者5月中下旬在浔江沿岸乡镇走访时却了解到,当地大面积的生猪死亡情况早已出现。一位梧州市藤县象棋镇的生猪养殖户告诉财新记者,4月5日清明节后,他家的猪开始出现异常:高烧至43度、不吃食、不动;几天之内,从母猪开始,大猪、中猪、小猪接连成批死亡。他自称养了20多年猪,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病。村里其他养殖户的情况也一样:猪只开始高烧、厌食、全身发红、耳朵发绀,皮肤上有坏死点、出血,死后体内脾脏异常肿大,肠道出血等。

养殖户们也请了当地兽医站来查看,“打了一些药但没用”,兽医站和当地政府均没有认定此地有非洲猪瘟。根据2018年12月14日农业农村部的通知强调,非洲猪瘟疫情需由农业农村部统一认定和发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公布疫情信息,而疫情确诊需经由农业农村部认可有资质的实验室检测。

没有认定非洲猪瘟疫情,就没有扑杀补贴。国家财政部、农业农村部于2018年9月13日发布的《关于做好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工作的通知》,将非洲猪瘟纳入强制扑杀补助范围。强制扑杀补助标准暂按照1200元/头掌握,中央财政对东、中、西部地区的补助比例分别为40%、60%、80%,其余部分由地方财政解决,各地可根据生猪大小、品种等因素细化补助标准。

在藤县,养殖户们不得不抓紧卖猪,不管是开始发病的还是没有表现出症状的。来不及卖就死掉的猪,只得自己挖坑填埋。前述养殖户称,半个月内,他家中的150头猪死掉一大半,大猪几乎死光,仅剩几头母猪和几十只小猪。

02地方政府没有迅速制定检疫、扑杀政策

梧州当地人推测,疫情最早是从梧州西南方向的贵港、玉林或北海传过来的。据农业农村部官网,2019年2月18日,广西北海市银海区两个养殖小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两个小区共存栏生猪23555头;3月7日,贵港市港南区一个存栏生猪3172头的养殖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5月27日,玉林市博白县旺茂镇某养殖户饲养的生猪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存栏生猪1头,发病1头。这三起疫情中,最后博白县的一起颇为荒诞:一个养殖户不可能只养1头生猪,所谓存栏生猪1头,实际是只剩下了1头生猪。这唯一剩下的1头生猪感染非洲猪瘟,那么原来存栏的生猪呢?财新记者第一时间赴玉林市博白县调查。

博白县距离梧州200多公里,是广西生猪养殖大县和国家生猪调出大县,2016年的数据是博白县生猪存栏262万头。今年四五月份,博白也出现大范围的死猪现象。直到5月底,博白才由官方确认暴发了“一头生猪发病”的非洲猪瘟疫情。但实际上,博白的疑似疫情非常严重。

5月30日,财新记者搭乘一辆由玉林市开往博白县的大巴车,一路上公路两侧挂着许多红色、蓝色条幅,上写“严厉打击乱扔死猪行为,违法者重罚并拘留”“博白镇九龙村李某东、李某成乱丢病死猪被公安机关依法处以行政拘留15日!”。说起四五月间当地的死猪场面,大巴司机直做呕吐状:“一走博白到玉林那条线,我就得关上车窗,那股死猪味熏得人气都喘不上来。路边全是死猪,很多就扔在路中间,车轧过去肉都给碾碎了。”

一位疫情发生地博白县旺茂镇的养殖户告诉财新记者,今年4月开始,当地大面积死猪,他的猪场也未能幸免。养殖户们致电兽医站,告知生猪大量异常死亡情况,兽医站并未到场查看、抽血检测,而是直接让他们将死猪拖到无害化处理中心。“按规定不能乱扔死猪的,但死的太多了,无害化处理中心也忙不过来,有些人可能等不了,就自己处理了。”

记者在当地了解到,很多养殖户是因为死猪堆在栏内已经堆不下,又开始发臭,实在无法处理,所以先把死猪放在路边,等着无害化处理中心的人来收。还有的人自己挖坑把死猪埋了。“猪死了这么多了,哪还有什么心思给好好处理。一头母猪养到大几百斤就这么死了,损失太大了。”前述旺茂镇养殖户说。

对于栏里还没有死的生猪,政府不组织扑杀,养殖户们便纷纷抛售。“大猪1.5元-2元一斤,有的时候甚至几毛钱一斤,一头母猪一两百块钱就卖掉了。120斤以下的小猪就没人要。”另一位旺茂镇养殖户称,“一头没生过小猪的母猪买回来要两三千块钱,赔死了!能卖一点是一点吧。”

有多位博白的养猪户向记者表示,当时有许多湖南甚至山东的猪贩赶到博白低价收购生猪,养殖户只要发现猪场出现死猪,会第一时间低价卖出剩余活猪,价格从8毛至2元一斤不等。虽从4月起便有生猪大量异常死亡,但直至5月中下旬,这里的一批活猪被跨省运至贵州,在屠宰场中死亡,被贵州确诊死因为非洲猪瘟,才揭开了广西博白疫情的盖子。

农业农村部5月18日公告称,经贵州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诊,贵阳市乌当区一屠宰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该批75头生猪共发病6头,死亡6头。据调查,该批生猪由货主从外省非法调入。

“输入性的疫情都会主动上报,不是自己的责任,还能争取一笔补贴。”广西一家生猪养殖国有企业的经理向财新记者透露,贵州屠宰场里确诊的死亡病猪,正是来自随后农业农村部公告疫情的玉林市博白县旺茂镇覃博辉养猪场——那个存栏生猪1头、发病1头的养殖户。

该猪场老板覃博辉对财新记者确认,5月16日左右,他向收猪商贩卖出了一批生猪,“说是拉到了贵阳的一个屠宰场,被查出来有非洲猪瘟,所以他们就来查我这个猪场了。” 他不肯透露疫情发生时他的猪场有多少头猪,据当地村民介绍,覃博辉养猪场原本存栏生猪达200余头。

一份名为“博白县双旺镇及旺茂镇排查采样情况”的文件显示,5月23-24日,博白县组织了县动物卫生监督所、县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和乡镇畜牧兽医站人员,共50多人次在县内调查取样,以双旺镇胡菊红养殖场和旺茂镇覃博辉猪场(及中转站)为中心向外延伸3公里范围内进行排查,“未发现生猪异常死亡现象。全部166份样品,非洲猪瘟病毒核酸全部呈阴性,即并未感染非洲猪瘟”。然而吊诡的是,就在5月23日这一天,为溯源贵阳市乌当区死亡病猪来源地,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农业农村厅发出“关于派员赴你区玉林市博白县开展调查的函”,称“遵照国务院领导同志的重要批示精神,我部拟派出由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冯忠泽为组长的调查组赴博白县,对当地非洲猪瘟防控、生猪养殖、动物防疫基层体系建设等相关工作开展情况进行调查”。三天后,仅剩一头活猪的覃博辉养猪场经广西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诊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确认非洲猪瘟疫情之后,当地划了疫区,扑杀了剩余活猪。财新记者5月底时在现场看到,疫点猪场已被封锁,路口设有检查站点登记来往车牌,并用消毒水冲洗车轮。沿途马路上也竖起蓝色的非洲猪瘟站卡标牌。前来扑杀的人向养殖户承诺,180斤以上的大猪给予补贴1200元一头,80-180斤的猪一头补750元,20-80斤的小猪补300元,乳猪补100元。然而,这一切来得太迟了。“猪都死完了才来确认,能卖的早都卖掉了,现在就算有(扑杀)补贴,栏里没猪也不给补了。”前述博白县旺茂镇养殖户叹道。

03调运禁令拦不住的利益至上的运猪车

非洲猪瘟在短短半年多时间里蔓延内地所有省份,跨区域调运肯定是最直接的原因。根据农业农村部的要求,有1起疫情的县,暂停该县生猪产品调出该县所在市,暂停该市所辖其余各县生猪产品调出本省;有2起以上(含2起)疫情的县,暂停该县生猪产品调出本县,暂停该县所在市所辖其余各县生猪产品调出本市;有2个以上(含2个)县发生疫情的市,暂停该市所辖县生猪产品调出本市;有2个以上(含2个)市发生疫情的省,暂停该省所辖市生猪产品调出本省。调运禁令之外,2018年10月31日,农业农村部发布公告要求,对生猪运输车辆采取备案等管理措施。11月14日,农业农村部、交通运输部、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切实加强生猪调运监管工作的通知》,要求三部门在动物卫生监督检查站、公路收费站和超限检测站等依法设立的各类检查站实施检查,查验动物检疫证明、生猪运输车辆备案表和生猪临床健康、运输车辆清洗消毒等情况,核对生猪启运地、目的地及运输路线,“发现违法违规运输生猪等情形的,必须严肃处理”。然而,这些严格生猪调运监管的措施,也很难起到阻止病毒扩散的作用。

从公开报道的疫区生猪违法异地调运的查处案例中,可以看出其有着巨大的利益激励。广西玉林市农业农村局通报,截止6月14日,该市全州县成功拦截非法调运生猪的21辆货车,查获非法调运生猪3100余头,总价值300多万元。经查这些车辆有的开有伪造的动物检疫A证(用于跨省调运)和B证(用于省内调运),查扣的生猪系从玉林、贵港、贺州、平乐、灌阳等地经泉南高速,准备运往湖南、江西、安徽等外省销售。

广西柳州市柳城县一家种猪场经理也告诉记者,猪场开始发病时想着“能卖一头是一头”,他熟悉的有些猪贩子今年4月份在玉林陆川县、博白收瘟母猪,“一块五一斤,拉去屠宰场,有个猪贩在陆川拉了20天。”

猪贩子一般租用车辆拉猪,这些到处跑的贩猪车成为了病毒扩散的完美载体。上述猪场经理认为,现在大猪车“95%以上都是带病毒的”。他一个梧州的朋友,卖仔猪给新希望公司时请了大猪车来调运,之后半个月不到猪场就出了大问题,“全完了”。他现在甚至买饲料时都只敢从柳州粮库买杂种玉米,因为“有很多从南方贩猪去北方的猪车,又从北方拉玉米到南方来”。“调运禁令养肥了检疫员和猪贩子,却没能挡住非洲猪瘟。”他说。

04祸起屠宰场

财新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定点屠宰制度旨在屠宰环节集中监管、保障食品卫生安全,但车辆、人员和猪只往来频繁,则又可能让定点屠宰场成为动物疫情绝佳的病毒集散地。

祸起屠宰场的一个典型例证是广西柳州。柳东机械化屠宰厂位于柳州市柳江区南环路,因为距离农贸市场较近,所以柳江区的养殖户多会选择把猪送到这里宰杀。据当地养殖户反映,柳东屠宰厂同时也是当地的生猪交易场所。每天上午10点和晚上7点,屠宰厂开门接收生猪,养殖户填完表把猪送进屠宰厂后,第二天再拿凭证去收款;猪肉店老板会到屠宰厂买猪,被买下的猪直接送去屠宰。

农业农村部去年曾通知要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的省份应关闭省内所有生猪交易市场。然而在广西北海、贵港发生非洲猪瘟疫情时,柳东屠宰厂内的生猪交易并未停止。3月11日,柳州一位养殖户照常将一车猪拉去柳东屠宰厂,到了第二天再去收款时,却发现屠宰厂关门了。后来他得知是由于前一天拉来的一批猪在屠宰厂非正常死亡,当时已进场的生猪全部被拉去无害化处理,屠宰厂被政府责令停业整顿三天。当地养殖户和屠宰厂工作人员告诉财新记者,当时在屠宰厂死亡的病猪是从贵港拉过来的。

养殖户告诉财新记者,今年二、三月份北海和贵港曝出非洲猪瘟疫情后,柳州养殖户的神经就绷紧了。到4月份之后,先是听说柳东新区那边的猪开始发病,到了5月柳江也开始暴发,好多猪场都清场了。他位于柳江区进德镇三千村的猪场也未能幸免。从5月上旬开始,一部分猪不吃食,打针喂药都没用,三四天后发热到42度以上,背部、耳朵、肚皮上出现黑块,接着就死了。剩下的猪他根据其他养殖户的建议,只要一不吃食就全拉到屠宰场卖了,最后算下来亏损了一半。

养殖户们认为,柳州本来没有疫情,是很多外地猪被猪贩拉来屠宰,把疫情也带过来了。一位柳州柳城区养殖户告诉记者,他早在今年二、三月份曾多次电话向柳州市政府反映,建议禁止外地猪调入柳州。但是市政府称,柳州的猪不够吃,而且法律法规也不允许。

多名柳州养殖户向记者反映,除了通报疫情的贵港和北海,广西玉林、梧州、南宁等未通报疫情的地区也出现猪只大面积死亡,很多猪场损失惨重。他们看到很多玉林、贵港等地车牌的车“一车车拉猪过来”,且都是不到出栏重量的百来斤的小猪。

“如果不是有问题,谁会卖这么小的猪?”焦虑的养殖户去找相关部门反映了很多次没有效果,情急之下直接给柳州市委书记郑晓康写了一封联名信,共有116家养殖企业在上面签名。养殖户们强烈请求政府出台政策,禁止外地无非洲猪瘟官方检测报告的所有生猪及生猪产品进入柳州市场,他们在联名信中写道:“最近几个月以来,广西玉林、北海、梧州、贵港、南宁等地区的生猪出现大量发病死亡现象,发病速度之快、猪只死亡数量之多,前所未见、前所未遇……近期柳州市区各定点屠宰场批量涌入来自高风险区的廉价生猪,给柳州市生猪养殖带来极大的疫情风险及隐患”。

5月8日,联名信递上去后的第二天,柳州市政府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在县级以上生猪定点屠宰场专门设置非洲猪瘟检测点,严把生猪入场关。在生猪待宰区域对来自柳州辖区以外、没有非洲猪瘟检测报告的生猪,在卸猪之前以车为单位,按规定抽样进行非洲猪瘟快速检测,检测结果为阳性的对同车生猪进行扑杀处理,不予补助,无害化费用由畜(货)主承担。紧急通知特别强调,凡是生猪个体大小不一且没有达到出栏体重的不得进入屠宰场,一律要查明其来源和异常情况并予以处理。

之后,柳州政府又于5月15日和5月22日连下两份通知,要求非柳州辖区生猪进入柳州市必须五证齐全,五证指养殖场工商营业执照、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非洲猪瘟检测报告(PCR检查)、动物检疫合格证、生猪运输车辆备案登记表。

然而,多名养殖户表示,柳州政府重视得太晚了,至5月下旬,柳北、柳南和柳江的疫情都已很严重。

5月30日晚,财新记者实地探访了柳江县柳东机械化屠宰厂。晚上7点不到,已经有30多辆运猪车在屠宰厂内排队等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外地的猪要抽血检测,还要检查五证;本地的猪只要检查检疫票,并由检疫员临床观察就行了。自从5月21日的通知出台后,已经10多天没有外地猪拉来了,因为“很少有人能办齐五证”。

凌晨12点后,进场的猪在待宰区分圈编号,猪肉贩在猪圈间挑选购买猪只,等工作人员开好票后,就把买下的猪赶到隔壁屠宰区去屠宰。运猪车和猪在屠宰场里排队,一旦其中有车有猪携带病毒,通过粪便传播很容易在场内扩散,污染其他车辆和猪,导致病毒进一步扩散。但震耳的猪叫声中,肉贩和工作人员无暇顾及这些,他们不时需要在狭窄的通道和猪圈沿上跳上跳下给猪让路。当天柳东屠宰厂进了1000头猪,当晚卖不完,剩下100多头第二天中午再卖。

有柳东屠宰厂工作人员透露,有些病猪免疫力低下,连一晚上都熬不过去,屠宰场每天都会有十几二十头死猪,由殡仪馆来人拉走处理。

按农业农村部相关规定,生猪屠宰场在屠宰后要对血液进行抽样并检测非洲猪瘟病毒,经PCR检测试剂盒或免疫学检测试纸条检测为阴性的,同批生猪产品方可上市销售。但柳州市另一家定点屠宰企业柳北机械化屠宰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市里只有一台PCR检测仪,屠宰厂里只有抗原检测试纸条。多位专家告诉记者,在临床观察中发现试纸条的精准度比较差,可信度较低。

农业农村部多次发文要求加强屠宰环节的检测,但有专家对记者表示,目前末端的屠宰场所承担的检测责任过重,如果屠宰场逐头检测,成本过高、不现实,而抽检又肯定会有遗漏。而在实际操作中,抽检也难以落实。屠宰场白天晚上均有动检部门派驻的驻场兽医,夜晚检测以凌晨4点为界,分为上下半夜。猪贩为躲避沿路的检疫站排查,总是在深夜运猪至屠宰场,深更半夜屠宰场大量进猪、杀猪,检测环节随便应付的在所难免。而且只要猪肉一出屠宰场大门,就进入了市场管理监督局的监管范畴,与动检部门无关了,就算发现了带毒猪肉,也可归咎于运输途中感染,有的驻场兽医就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愿各省市积极落实非洲猪瘟防控政策

伊比利亚半岛花了35年才消灭非洲猪瘟病毒;在俄罗斯联邦和高加索地区,非洲猪瘟的存在时间已经超过十年,至今未能根除。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二室副主任、教授王明利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表示,非洲猪瘟直接影响就是预期今年猪肉产量至少下降10%,重创养猪业,许多养猪业者亏损很大,即使市场行情预期很好,一方面没能力及时补栏,另一方面也不敢积极补栏。这种影响预计短期难以结束,根据国际经验,短则持续3-5年,长则持续10年以上。

广西非瘟情况不是个案,很多省市也存在防控环节的短板,亡羊补牢成为当下防控重点。日前,国务院办公室印发了《关于非洲猪瘟防控工作的意见》,《意见》对全面加强生猪产业链各环节提出具体要求,希望地方政府、养殖场(户)、运猪经济人、屠宰场落实主体责任,等到真正的没猪了,就真的是为时已晚!

原标题:谁在助长非洲猪瘟传播?

文章来源:财新网

责任编辑:张中华  

锐奇数据

热门讨论

头条推荐

19年下半年高价能到多少?19年下半年高价能到多少?
非洲猪瘟淫威下屈死了多少冤魂非洲猪瘟淫威下屈死了多少冤魂
中药防控非洲猪瘟的可能性探讨中药防控非洲猪瘟的可能性探讨
哈尔滨维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关于非洲猪瘟哈尔滨维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关于非洲猪瘟
防非就是回归常识防非就是回归常识

热门猪病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