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热闻 > 行业要闻 > 猪肉价格上涨的背后 基于江苏省金湖县生猪产业的微型调查

猪肉价格上涨的背后 基于江苏省金湖县生猪产业的微型调查

作者:王峰来源:金融时报时间:2019-11-15 13:39点击:

原标题:猪肉价格上涨的背后 基于江苏省金湖县生猪产业的微型调查

受包括非洲猪瘟疫情、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畜禽养殖环境污染整治等多重因素影响,生猪产业产能急剧下降,存栏量在年中跌至低点,由此带来生猪价格上涨,猪肉价格节节攀升。为了解生猪产业真实情况,近日,《金融时报》记者专程来到江苏省金湖县,对生猪产业开展了一次微型调查,对生猪产业进行全面剖析。

生猪养殖:分散式转向规模化

金湖县是江苏省淮安市下辖县,辖内面积1393.86平方公里,耕地面积75万亩,拥有水城420平方公里,被白马湖、宝应湖、高邮湖三湖环绕,由周恩来总理定名“金湖”,象征资源丰富。该县农业特色资源优势较为明显,素有“尧帝故里”“荷花之乡”“水乡金湖”等美誉。

近年来,金湖县采取企业牵头、大户示范、农户参与等办法,将传统的分散式养殖推向规模化发展,主要有以下三种模式。

“公司+农户”模式。其特点是投资规模大、设施配套较为齐全、技术管理先进、品牌优势比较明显。如绿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公司建有母猪舍4000平方米、种猪舍160平方、产仔猪舍2198平方,保育猪舍1890平方,并且配有专职的畜牧兽医技术人员6名,同时与南京农业大学和扬州大学长期保持技术指导的合作关系。这种模式有利于规模的迅速扩张,但部分资金实力差的企业为了分担企业风险,可能需要农户承担部分或者全部公司提供的猪苗及其他生产资料费用,因此农户的加盟积极性比较低,公司主导能力比较差。特别是在回购过程中,遇到行情好的时候,农户不愿意将产品卖给公司。还有一些企业管理、服务不到位,与农户关系不紧密,加大了农户在饲养过程中的防疫风险,成本和质量难以控制,甚至存在有些企业为骗取政府补贴,项目建设时答应带动农户共同发展养殖规模,而运行的时候却自养自销的现象。

“农民合作社+农户”模式。其特点是大户领头、示范带动、吸纳入社、抱团发展,合作社为社员提供苗猪、饲养技术、销售信息、生猪疾病治疗等服务。这种模式有利于带动社员共同致富,但在运行中,部分农民合作社并未建立起成员所有的产权制度和成员控制的决策制度,实际控制人往往就是发起人,这使得普通社员参与度较低,且大多数合作社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规模小、资金少、抗风险能力弱,经营活动严重依赖于政府的优惠政策和资金。

“协会+农户”模式。其特点是在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传统的小农户生产养殖成本较高,销售信息不对称,缺乏市场竞争力。而养猪协会以一个组织的形式为协会成员提供融资担保生产资料、产品销售等技术,但成员之间联系较为松散,协会主要收购农户的生猪,然后进行转售。这种模式,有利于小型规模化农户联合发展,但由于协会模式仍然是以独立经营为主,管理较为松散,生产过程难以标准化,尤其是防疫工作难度大,疫病难以控制,一些协会缺乏章程管理,片面强调自身利益,忽视对协会成员的技术指导,甚至有些公司披着协会的外衣推销本公司产品。

据人寿财产保险金湖县支公司副经理吴克介绍,去年8、9月份开始投保的养殖户,全县共88户,标的涉及4万多头猪,覆盖全县养殖大户的95%;保费收入92万,保额2298万元;至今年8、9月份,共赔付137万元,其中仅7、8月份报案就有435起,死亡2000多头,占投保标的数量的1/20。据统计,2018年,受非洲猪瘟的影响,金湖县全年累计出栏肉猪6.98万头,较往年下降48.6%;年末生猪存栏3.86万头,较往年下降52.8%。截至今年9月30日,本地外三元生猪价格高达15.30元/斤,农贸市场猪肉价格也突破了30元/斤。随着猪价逐步上行,生猪养殖户出栏意愿增强,猪肉价格已经步入上升周期,带动养殖产业链业绩向好,行业整体回报率及利润情况将显著好转。

多层次金融服务稳定生猪养殖

2018年,金湖县根据江苏省农委、省财政厅下发的《关于做好生猪规模化养殖场无害化处理经费补助相关工作的通知》文件要求,对本县2018年度无害化处理补助进行公示。2019年,该县各乡镇农业技术服务站依据农委下发《金湖县生猪养殖场(户)消毒技术规范》等相关技术规范及时为农户提供生猪养殖实用技术的培训和传达,为养殖户的日常养殖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持。

据人行金湖县支行行长朱安徽介绍,为支持生猪养殖生产,人行金湖县支行一方面制订出台《金湖县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估办法》,向金湖农村商业银行发放支小再贷款5000万元,确保金融机构对生猪养殖大户和企业不抽贷;同时不断引导信贷资金加大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扶持,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促进粮经饲统筹、种养加销一体。另一方面,与县人社局、财政局联合推动富民创业贷,由财政对符合创业条件的养殖大户贷款予以贴息,简化贷款流程,降低融资成本。同时,在总结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贷款风险补偿成功经验的基础上,该支行正研究出台小微(民营)企业信贷风险补偿机制,着力以配套政策促进对全县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贷款投放。

在此基础上,人行金湖县支行引导各金融机构积极开展金融产品创新,推出了“订单贷”“农地贷”“苏担贷”等信贷产品,不断提高信用贷款比例,解决养殖企业和大户融资担保难问题;指导农村商业银行进一步完善利率定价机制,提升利率定价水平,降低企业和养殖户融资成本。目前,金湖农商银行贷款利率比去年同期下降2.5个百分点。

金湖县农商行副行长吴剑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在人行金湖县支行的推动下,在支持生猪养殖贷款方面,该行结合近期开展的主题教育活动,进一步提升政治站位,始终坚持支农、支小定位不动摇,深刻认识到生猪市场保供稳价工作对于民生工作的重要性,在发生猪瘟、价格回落等异常期间,做到坚决不抽贷、不断贷、不限贷。截至2019年9月末,该行综合采取自然人保证、房产抵押、信用等多种担保方式,为21户生猪养殖大户发放贷款575.65万元,为生猪养殖相关产业的企业发放“创业贷”3175万元。

不仅如此,2019年,金湖农商银行与县扶贫办联合推出扶贫贴息贷款,对生猪养殖户开通绿色通道,一旦客户提出需求,该行第一时间安排工作人员上门调查,确保2天内资金到位,真正为客户解决燃眉之急。另外,依托金融科技,构建便捷高效的涉农贷款产品流程。比如推出“阳光金融平台”,配合线上贷款产品“阳光E贷”,鼓励生猪养殖户采取信用方式申请授信,切实解决广大养殖农户贷款难、担保难问题,实现贷款申请、审核审批、贷款发放等手续在线办理,随贷随用。

此外,该行还专门出台相关规定,只要是有阳光信贷授信的生猪养殖户,在该行手机银行上就可以直接申请贷款,无需到网点柜台申请,为生猪养殖户迅速抓住市场行情提供了快速的贷款资金支持渠道,该贷款线上申请的最高额度可达10万元。据统计,截至9月底,已有901户通过该行线上申请,授信金额达8671万;已有307户用信,用信金额为1325万元。值得一提的是,金湖农商行根据养殖户的实际经营情况、资金实力、市场前景等多方面因素,结合LPR市场利率,实行差别定价,降低客户融资成本,切实降低养殖户的经营压力。

吴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支持生猪养殖,公司专门成立了普惠金融部门,可向养殖户发放贷款,只要养殖户有保单就可获得贷款,手续简便,目前已发放160多万元。为进一步支持生猪养殖,公司一是实施应保尽保、愿保尽保政策;二是提高保险金额,肥猪保险金额上限由原来的600元提高到800元,下限由原来的90元提高到120元,能繁母猪保险金额由原来的1000元提高到1500元。

提振养殖户信心是首要任务

针对生猪价格不断上涨,猪肉价格节节攀升的现状,在10月18日座谈会上,金湖县农村农业局相关负责人和几名养殖大户进行了剖析。

金湖县农村农业局主任科员雍吕云和畜牧科科长郭永军首先介绍了地方政府主要措施,即以技术服务为主,对规模养殖户实施“一户三挂”政策(即一个养殖户分别挂一名镇干部、村干部、兽医);在养殖技术、治污处理、疫情防控等方面进行帮扶。一是解决防疫队伍稳定问题。县政府专门发文,对村级防疫员养老保险、医保由财政统一负担,解决基层防疫队伍的后顾之忧。二是加强治污处理。对规模养殖场,按省里要求进行重点治理。2017年治理52家,2018年治理40家,今年治理30家。三是解决病死猪问题。投资建立了三个病死猪收集站,今年已投入运行。四是帮助生猪小规模户解决销售出路。新建淮猪食品屠宰厂收购生猪小规模户生猪,目前已投入运行。五是检疫权限下放到县。争取资金建立了PCI实验室,加强对疫情的实时检测。六是实施招商引资政策,引进外部3000万投资来金湖县建立规模养殖企业,提高产能。

对于存在的问题,他们认为,目前主要问题是养殖户信心缺失,尽管国家出台扶持政策,但受疫情影响,养殖户仍不敢养殖。另外部分媒体对疫情宣传调子太高也引起一定的恐慌。此外,由于扶持政策有一定的滞后性,预计要到明年,猪肉价格才能有所回落。他们建议政府出台一些针对性的政策,加大支持力度;对规模场进行扶持,如以奖代补、财政补贴等,帮助养殖户提振信心。

淮阴正大金北生猪合作联社,总计会员11人,高峰时期存栏量4000-5000头;目前仅剩200头。参加座谈会的养殖大户赵正阳介绍,其以前存栏600多头,最多700多头,其中母猪40头,自繁自养;2018年受非洲猪瘟影响,死亡23头,其余全部作无害化处理,每头赔付500-800元不等。现在改行养殖家禽、牛等。政府对其支持的措施,一是帮助其进行了分污处理改造,自己投资66.45万,政府补贴65万元;二是免费提供疫苗、防护服、针头的实物,只要有需要随时可领取。

徐树平,与赵正阳在同一个合作社,规模与赵正阳相当,也是自繁自养;养殖场分两个区域,河南养殖场进行育肥,已全部死亡;河北养殖场养殖母猪和小猪,没有受到疫情影响。目前存栏量200多头,现在改行养殖家禽。

养猪大户王正林,以前存栏最多时1000多头,其中母猪75头,自繁自养;去年受疫情影响损失30多万元;目前养了20多年猪仍负债,现在改行养殖家禽等。

另一位参加座谈会的黎城街道全友生猪合作联社养猪大户戴传友介绍,去年两季,分别出栏1000头,总计出栏2000头,全部为育肥,没有发生疫情。今年只试养了50头,目前也没有发生疫情,目前每头猪已长到160多斤左右。疫情虽然没有病死猪,但由于养殖量严重不足,造成设备闲置,形成间接损失。

记者调研发现,目前受访四户养殖大户,有3户没有养殖计划,1户只是少量试养,且已全部改养家禽等其它品种。

究其原因,他们认为,一是对疫情控制缺乏信心。例如在邻县洪泽,某养殖大户近期投资试养了一批“哨兵猪”,全部损失打了水漂。二是猪苗价格太高。目前种猪价格已由原来的15000元/头,涨到40000元/头,而且还不提供保证;种猪精液由原来的20-40元/份涨到400元/份。

养殖大户徐树平还特别反映以下一些问题。一是自身发展缺少资金和规范化管理的技术;二是政府部分工作还不到位,如检疫工作可能还有漏洞,由于养猪行业不纳税,还对当地造成污染,易引起纠纷,感觉当地镇、村干部支持不积极;三是补贴政策申请手续太繁琐,虽然存栏量达到标准,但验收标准太多,如是否达标、是否符合环保要求等而且资料太多、养殖户文化水平不高而不知道怎么做、到底需要哪些资料等。

上述四户建议,一是简化对养殖户补助的申请手续,如参照种粮补贴,只要存栏量达到一定标准,养殖户就可享受财政补贴并直接给到养殖户手中或直接向养殖户提供种猪或猪苗支持;二是在资金上大力支持,如给予贷款贴息支持,降低养殖户融资成本,给予养殖户治污改造项目资金支持等;三是引导养殖户加强规范化管理;四是政府部门扶持不能搞形式主义,要把国家的扶持政策真正落到实处。

多措并举克服传统养殖短板

在金湖县农商行调研,该行专门负责此项工作的人员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一是该县生猪养殖规模较小,散养模式造成养殖户的饲养成本高,缺乏稳定的销售服务支撑,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较弱,一旦市场出现不可预测的风险,如瘟疫等不可控的风险,养殖户将无法获得持续较高收益。二是养殖户知识素养普遍不高,生猪养殖业市场和销售情况千变万化,销路和价格能够坚挺多久,谁也无法预测。对于生猪养殖户来说,养殖技术水平的高低决定了养殖业的成败。有些种养殖户,在不懂技术、不懂国家政策的情况下,盲目地购设备,扩规模,如果不能及时防疫和具备应急处置能力,其后果不堪设想。三是养殖贷款毕竟是纯农业贷款,而农业是弱势产业,是靠天吃饭的行业,存在着谁也无法预测、控制的自然风险。大多数养殖者又是弱势群体,传统的养殖业对自然条件的依赖性都很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较弱。自然风险一旦发生,养殖户除能获得极少量救灾款外,没有其他的补偿途径。

对于以上情况,他认为,财政和金融可以采取以下方式支持生猪产业。

一是对符合条件的生猪养殖户提供贴息支持。2019年6月,农业农村部、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做好种猪场和规模猪场流动资金贷款贴息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出,要强化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服务,给予生猪养殖企业贷款贴息支持。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在关于加大对生猪产业信贷支持力度的通知上也提出,对符合条件的规模生产主体和种猪场新增贷款,财政部门将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LPR利率酌情给予贴息补助。

二是建立信贷支持“绿色通道”。深入走访生猪养殖户和企业,主动开展贷款营销,创新小微企业担保方式,对生猪养殖户的贷款申请特事特办,享受贷款优先、利率优惠、手续从简的政策。具体措施包括走村入户服务,客户经理入村办理授信手续,提高授信效率;创新产品,通过线上线下等方式,让养殖户随时随地用信;简化流程,为养殖户让利,通过提前对养殖户进行预授信,缩短授用信流程,进一步降低利率。

三是为养殖户提供多样化金融服务。充分利用结算网络,及时为生猪养殖户和企业提供资金结算服务,传递国家涉农政策和产、供、销信息;联合乡镇技术人员,加强对养殖户的技术培训和指导,推广先进适用技术,提高养殖水平和疫病防治能力。

四是加大对农户保险的赔偿力度。提供政策性能繁母猪保险和生猪养殖保险,对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的受损农户提供保险资金赔付,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生猪养殖户的财产损失,同时为后续再养殖提供资金支持。

信息来源:金融时报 记者 王峰 通讯员 胡爱军 龚李林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双十一超值优惠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如果给我一次,我想对这份超值优惠说:你能再来一次吗?

YES YOU CAN!

千挑万选只为猪!双11爆款返场!强势来袭!

→速戳领取返场钜惠


责任编辑:张中华  

锐奇数据

热门讨论

热门猪病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