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财经 > 自媒体 > 王中 > 双汇“真相”背后的真相

双汇“真相”背后的真相

作者:王中来源:谋易智造时间:2016-04-07 10:52点击:

  最近的确比较忙,本来就双汇事件,我已经不想再发言,但一个前双汇高管分管公共关系的副总经理刘金涛威胁我们的员工说明天要发布《三问王中:中国猪价究竟高不高?中国企业该不该走出去?双汇依法进口何错之有?》。既然他有这个兴致,我就再次发表自己的观点。不过,这所谓的《三问》都是在转移视线,这三个问题,我完全赞同,但不赞同的观点在下面。

  一、双汇为何“一石激起千层浪”?

  前几天,“双汇”总裁游牧的一番言论早网上被热转,并引来大量的批评,当然,批评者可能更多的是和养猪产业有关的人,而不是消费者,这是基于立场看问题的结果。作为巨亏几年的养猪者,倒闭者不计其数,苦不堪言,今天猪价那么高,肯定希望猪价高下去,哪怕是一种幻想和奢望。其实他们也知道猪价不会一直高,但作为下游的双汇总裁直呼会“下降”一半,心理上还是无法接受,因此引起这个群体的口诛笔伐。

  我们先来看一下当时说了什么?

  董事长万隆感慨中国的猪肉已经是“全球最贵”,游牧则预测,猪肉价格在极短期内就会开始下降。“猪价一般而言,跟养殖用的饲料也就是谷物的成本是成比例的,一般是1:5或1:6之间,现在猪肉超过20块一公斤,是没有理由这么高的。”游牧认为,论营养,论健康,双汇的美式产品都远超中式产品,最主要的原因是全部原料从美国进口。“美国猪为什么好过中国猪,首先当然是更安全”。

  二、双汇发言罔顾事实

  我既不赞成董事长万隆的说法,更不屑总裁游牧的结论。

  中国当下的猪肉也许的确可能是“全球最贵”的,但他没有说明“全球最贵”的原因。今天猪价的高企是因为供给量严重不足导致的,供给量不足是和前几年深度亏损,导致大量养殖户含泪退出有关的。客观的说,今天的“全球最贵”,是因为这些养猪人可能是“全球最亏”导致的。我从事着这个行业,我看到了太多养猪的凄惨现状,甚至屡有养猪人因为破产而自杀的新闻。所以,撰文发声,说出自己的观点。

  双汇自己也有很多的猪场,也有自己的饲料厂,但据我所知,双汇自己养的并不好,饲料厂经营的也不好,成本自然高出很多。应该说,双汇自己养猪的成本与我国像温氏这样的优秀企业相比,差距较大,很难胜出。这几年双汇不再扩张养猪产业,恐怕是对自己缺乏自信的理智选择。很显然,如果像温氏这样的优秀企业越来越多,下游的肉食企业将逐渐失去话语权。而且,现在饲料企业进军产业链的趋势明显,当产业链形成了,对单一的肉食品企业将是个噩梦,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双汇选择了走捷径,自己做不好,就去买一个。中国的企业走出去是好事,我们应该支持,但走出去的目的是什么?走出去是寻求更广阔的空间?还是其它的想法?

  我在一个高端的中国猪业高端论坛群里问大家:中国的养猪业多少年可以把成本向美国看齐?普遍的回答是几乎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不是因为我们不努力,而是国情决定的,资源决定的。就像中国的石油业一样,不论你如何努力,成本永远不可能像沙特、伊朗一样。如果成本不如别人低,我们就不采油?那我们的战略资源如何保障?我们的脖子岂不是被被人掐住?

  总裁游牧的说法更是可笑。说“美国猪为什么好过中国猪,首先当然是更安全”。说这种话的人代表的企业,恰恰是几年前因瘦肉精事件被央视315晚会曝光的企业,我认为他没有资格说中国猪肉不安全,双汇在数年前是中国猪肉不安全的代表,至少别人没被曝光。

  瘦肉精是什么东西?国家为什么明令禁止?我不知道国家是不是错了。有人说,正确使用瘦肉精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我也相信。但我还知道,美国养猪是允许使用瘦肉精的。中国的消费者有知情权,双汇进口的美国有没有使用瘦肉精?在肉制品的包装上有没有标注“来自美国,养殖中曾使用瘦肉精”。你标明一下,看消费者会不会选择使用过瘦肉精的猪肉?有没有危害是一回事,选不选择是另外一回事。双汇应该上书国家,要求可以合法使用瘦肉精,因为瘦肉精可以降低养猪成本,至少会对中国猪肉不成为“世界最贵”尽一份力量。


  双汇因为有美国的进口猪肉,用自己的优势开打“价格战”,使用的品牌是美国的“smithfield"。不过,这种优势其它企业有没有?

  三、伪“君子”为谁揭露真相?

  本来双汇事件到此结束,我很忙,不想再说话,但今早,很多网友发给我一个链接,问事情的真相是什么?这个链接是一个叫“浪涛金观察”的微信公众号发布,署名“消费者”,而且声明了“原创”,既然是原创,那一定知道是谁写的?为何不用真名字?而用“消费者”的假名字来写?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真相】一边诋毁双汇,一边力挺雨润,这个披着“会长”外衣的王中究竟是和居心?》文章标题显然是直奔王中来的。

  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浪涛金观察”是属于谁的?据网络资料显示:“浪涛金观察”的所有者是“北京金色浪涛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这个公司的董事长是刘金涛,公布的电话是:13811750322,曾任:双汇集团副总经理兼新闻发言人、双汇发展总裁助理等职务。这样一个身份站出来为双汇破口大骂就不足为奇了,只是,我不知道他的公司是否还在做双汇的生意?写这篇文章是不是请水军写的?是不是找一些水军来在下面做评论的?我的留言上各种反馈都有,你的留言上真的都是清一色的支持?

  四、王中是个“真小人”

  1、真实身份VS假“消费者”

  说王中是个伪君子肯定不合适,伪君子是什么意思?按照百度解释,是“表面正派高尚、实际上卑鄙无耻的人”,这个我可承受不起。为什么?我写文章是署真名,真实单位,真实身份,何谈“伪”呢?这个刘金涛的文章不敢署真名,倒有“伪”的事实。如果原双汇的副总经理兼新闻发言人、双汇发展总裁助理可以是“消费者”,那我也肯定是消费者了。

  王中身份之一是“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农牧专业委员会会长”,一直是公开的,是真实的,何谈“披着”?

  2、刘金涛的信仰是不是“伪信仰”

   刘金涛的介绍上显示还是民革党员,恰巧,我也是民革党员。民革的信仰是什么?是三民主义,民生的含义之一是“关怀劳动人民生活福利的内容,以及对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溃疡的批判和由此产生的“对社会主义的同情”。你作为一个党员,连“三民主义”的基本信仰都缺失了,你还在混在党内干什么?你的信仰是“伪信仰”,我建议你应该自觉退出。

  3、从不为雨润呼喊

  这篇署名所谓“消费者”的文章,混淆视听,偷换概念,既不是事实,更是误导以达到取悦老东家的目的。

  他的证据“2015年6月28日,王中在自己的微信平台发表了一篇自称能带来思考的、有价值的软文《一场坦诚的沟通会》,文章把雨润称“全球单体产能最大、自动化程度最高、工艺最先进、智能化程度最高的雨润肉类加工厂。”、他说“更令人吃惊的是,“王中”这个披着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农牧委员会会长“外衣”的顾问官,居然还担任这雨润集团旗下汇通农牧的首席咨询顾问。这是他在文章中的自述,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带引号者为“消费者”的原文)

  这里我给你提醒一下:

  ❶我开篇就声明这是一篇“软文”,所以,光明磊落,算不上是伪君子。

  ❷文章没有“把雨润称“全球单体产能最大、自动化程度最高、工艺最先进、智能化程度最高的雨润肉类加工厂。”是参观的雨润南京工业园总部的一个工厂,上面的,描述是雨润公开的,可查的,是不是如所说,你们双方来对质一下。我虽不愿替雨润宣传,但有一点我还是很欣赏这个企业的,这个企业到处都挂着“食品工业是道德工业”的标语,至少也没有出现过瘦肉精事件。

  ❸汇通农牧是2015年成立的,是一家由三方股东创始的农牧业电商平台,雨润不是控股股东,是成员之一,也不是卖肉的。我作为农牧业电商的实践者,从3月份到7月份的4个月时间内,参与从一张营业执照打造成了行业知名的农牧电商平台的过程,是汇通农牧的首席顾问,而不是雨润的。7月底我正式功成身退,和这家公司再没有任何关联。汇通农牧的服务对象是养殖业,是通过电子商务的方式提高效率、帮助养殖户降低养殖成本,和你的行业-肉食品完全是两回事。

  ❹连逻辑都不通

  在上篇文章中,开篇就有这样一段文字“本来,在国内,最能和双汇抗衡的应当是雨润了,雨润的产能已经是全国第一,只不过雨润自己的经营遇到了问题,面临着巨大的信用违约风险,而老板祝义财也被监视居住,前途未卜。”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能判断出来,如果我是为了雨润,会写这样一段明显不是恭维雨润的话吗?说你这种话,雨润会高兴吗?这是常识,也是逻辑。

  ❺一直反感双汇

  如果说我是为了雨润而撰文评价双汇的行为,你太无知了。我曾经在2014年4月连续写了两篇评论双汇的文章。分别是《双汇,你丫究竟想干什么?》(2014年3月21日)、《我为何冲冠一怒“吼”双汇?》(2014年3月23日)。那个时候,我和雨润没有任何接触,是在中国养猪业“全球最亏损”的时候,帮助养殖户说一句话,而且给双汇提了很多建议。当时,有一位自称双汇公关部的人联系我,邀请我去双汇,被我断然拒绝了。

  有信息显示,刘金涛在2015年才辞职,当时应当是“双汇集团副总经理兼新闻发言人、双汇发展总裁助理等职务。”,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如果我说的是假话,双汇作为那么大的一个企业,有那么多的法律顾问,为何既不起诉我,反而邀请我去双汇?我感到很奇怪。很可惜,我出身军人家庭,既不怕威胁,更难以收买,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五、中国人该不该养猪?

  我不反对猪价降到合理位置,但不是我说了算,为什么猪价那么高?大家都清楚,如果养猪真的赚钱,就不会那么多人退出,就不会有人自杀。

  我有一次去泰国对我感悟颇深:当时我在泰国清迈,很喜欢那里,就想买一栋房子养老。但泰国是这样规定的:

  ❶别墅不能卖给外国人,尤其是土地;

  ❷外国人只能买公寓,而且这个公寓的外国人不得超过一半。

  这给我们什么启发?泰国虽然也想招商引资,也想富裕,但绝不想变成了外国人的清迈,所以有了这样一个制度。否则,以中国人的购买力,很快,清迈就会变成“泰国中国人的清迈”。

  中国的养猪业也是这样。中国的猪价高不是一直都高,有人说这是“猪周期”,一般是亏几年、赚两年,是因为没有人提供养殖量的大数据,没有供给量的预警机制。另一个原因是资源的基础:美国土地非常多,粮食很便宜,规模化养殖,所以成本低,如果完全市场竞争,中国基本上无法与美国在同一水平上竞争,这是现实决定的。

  中国的猪肉消费量占世界的50%,养殖量大约也不低于这个数字。这么大的一个消费量靠谁可以靠的住?所以,中国必须养猪,即使是成本高也要养。因为如果我们不养了,中国的猪肉更是“世界最贵”,不过,中国是没有了养猪产业,没有了千万级的从业者,让猪肉“世界最贵”的恐怕是美国人了。大豆这个产业早已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我不养猪,也不做屠宰,我只是一个服务于第一产业(畜牧业)的第三产业从业者,我们在这个领域赚钱养家,自然就要为衣食父母发声,这是基于我的身份决定的,无可厚非。

  我在写《王中 ▌双汇这次又想干什么?》的时候,生怕带着情绪去写,所以在第二天又推出了《修订版》,力求更客观、言辞更理性,这是我的态度,是对一个行业的态度。而刘先生的微信平台一直在使用“披着外衣”、“诋毁”等攻击性言辞,一个连名字都不敢显示的“消费者”貌似比当事人双汇更着急,颇有歇斯底里的做派。

  这里我先把上篇文章的数据给大家公开一下:至今浏览量46220,(不包括《农财宝典》等媒体转载的)点赞502个。而且,有145个留言回复。在所有的回复中,95%是表示赞赏,也有不堪的攻击。由于留言回复的限制总数是50个,所以,很多赞赏的,我没有显示出来,反而每一篇讨伐我观点的,我全部原文显示出来。大家都知道,微信公众号留言的显示是需要审核的,我本来可以让所有的攻击回复都出现不了。但我力求客观的批准显示,我有这个格局,也有这个胸怀,因为我是军营中长大的,我有军人的情怀,但从来无惧挑衅。

  落后就要挨打,这里,送给猪肉产业的关联者一张照片:我们虽然艰难的前行着,但我们依然充满希望,我们会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提升我们这个行业的竞争力,给消费者一个满意的答卷。

责任编辑:王妍琪  

热门讨论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