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主页 > 热闻 > 行业要闻 > 养猪改变命运

养猪改变命运

作者:佚名来源:市界时间:2022-09-19 14:44点击:

以下文章来源于市界 ,作者有趣有料有价值

风来时想上天,风走时难掉头。正邦科技可谓猪企近几年扩张的一个典型。特别之处在于,似乎过于盲目,在猪价高的时候大肆扩张,在行情急转直下的时候来了个措手不及。

作者:雷彦鹏 编辑:刘肖迎

来源:市界

2020 年,牧原股份背后的秦英林家族,以 1475 亿元的财富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稳坐河南首富,诉说着养猪改变命运的故事。

那是养猪人的春天。温氏股份、新希望等巨头背后的实控人,也都拥有了各自的新财富神话。

正邦科技也不例外。养猪规模疾速扩张的正邦科技,其控股股东正邦集团,2020 年产值突破千亿,成为江西省首个年产值超千亿的民营企业,被称为 " 江西第一民企 "。同年,56 岁的正邦实控人林印孙,以 320 亿元的财富成了江西首富。

猪价在猪周期里起起落落,养猪人的日子,也难免大起大落。

从 2021 年开始,猪企们又开始为巨亏而挣扎。2022 年上半年,A 股养猪四巨头——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正邦科技、新希望,共亏损了约 186 亿元。


从 2011 年到 2020 年,这十年间,正邦科技的归母净利润合计还不到 97 亿元,而 2021 年和 2022 年上半年,不过一年半,正邦科技净亏损就达 231 亿元。


风来时想上天,风走时难掉头。正邦科技可谓猪企近几年扩张的一个典型。

继 " 商票逾期 "" 甩卖子公司 "" 员工贷 "" 猪吃猪 " 等风波后,市界了解到,正邦科技还存在大规模裁员、项目烂尾、拖欠工资、垫款与运输费等一系列问题。

已经资不抵债的正邦科技,确实缺钱了,而且非常缺。

这一次,养猪改变命运,不再是致富的故事了。

欠钱

没钱买饲料猪场停了,王鹏也辞职走人了。

三个多月前,王鹏还是正邦科技山东一养殖场的场长。当场长期间,按照先垫后付然后走流程报销的制度,他替公司垫付了 4 万元的费用。可辞职的时候,流程都走完了,就是没有打款。" 财务经理都联系不上,也没人通知还会不会打款。"

据王鹏说,正邦为了快速扩张,从 2020 年 10 月份开始向个人及小企业租猪场,因为小散养殖风险大,正邦给的租金也高,所以正邦租猪场的速度很快。" 到去年,就已经租了 100 多个猪场。"

王鹏所工作的养殖场,就是正邦租的众多养猪场之一,是 2020 年 11 月底租的,以育肥为主,养殖规模正常情况下是 5200 头猪,但正邦租后实际养了 6000 头。

通常是按照养殖规模付租金。这个养殖场按照 5200 头猪、每头 200 元付的租金,一年的租金就是 104 万元。双方合同签的 5 年,到现在只付了 2 年的租金。

正邦的租金远高于市场价格。当时,市场上租金在 170 元 / 头左右,低的还有 150 元 / 头的,而正邦出手就是 200 元 / 头。不过,出手 " 阔绰 " 的正邦,并没有因此带来什么收益。

去年年底,这个养殖场的猪都被卖了。那时候,猪价在 7 元 / 斤左右,连成本都覆盖不了。王鹏说,当时,成本在 9 元 / 斤左右。今年以来,因为资金问题,没钱买饲料,猪场也停了,养殖场包括王鹏在内的八名员工,也都离职了。


猪舍每次上猪前,都要把上批猪的粪便灰尘刷洗干净,但在王鹏 5 月份离职走人的时候,猪舍还没刷洗,猪场虽然还有一些物资,但猪场的老板卡着不让拿。" 等到今年交租金日期时,付不了猪场租金的正邦,还得算上 30% 的违约金。"


王鹏向市界提供的报销截图显示,提交的报销单有 10 份,申请报销的金额超 4 万元,提交时间是 2022 年 1 月和 2 月,目前,状态仍是 " 付款中 " 或 " 待付款 "。

与王鹏不一样,刘德洋被拖欠的是工资。

刘德洋是在正邦科技扩张高峰期入职的,在大区公司和江西总部都工作过,在正邦已两年有余。

2020 年的正邦科技处于扩张的高潮期。这一年,正邦科技的员工数量由上年末的 23853 人激增到了 52322 人,几乎相当于在原基础上再建了 1.5 个正邦科技。

刘德洋的薪资主要由基本工资和奖金构成,奖金占薪资的 20% 左右。但是,2022 年,正邦科技尚未给他发放五六月的奖金,而七月至今的基本工资和奖金等都未发。

" 身边所有同事都被拖欠,整个公司都拖,从上至下。" 刘德洋告诉市界。

他已于 9 月份离职。离职的时候,正邦没说后续会有什么措施,也没有开具什么凭证。刘德洋办离职的时候发现,公司人事部门只剩下几个人了。

被正邦拖欠的,还有货车车主的运输费用。

位于湖南的王宇告诉市界,他叔叔之前在饲料厂跑业务,看拉饲料挺赚钱的,就买了辆散装饲料运输车给正邦拉饲料,从饲料厂运输到猪场,费用月结。

一开始只买了一辆,正邦也按照约定,月结费用。后来,他叔叔觉得正邦是大企业,有保障,而且正邦在当地的猪场也多,一辆车拉不过来,于是,就贷款又买了 6 辆车,一辆 30 多万,但很快,意料之外的事情就发生了。

正常月结了两个月后,运输费用就开始被拖欠了。到 2021 年年底,一共拖欠了 5 个月的费用。在拖欠期间,为了保住这份 " 工作 ",王宇的叔叔还继续拉饲料,每个月要还车贷,要付司机工资。最后没钱加油了,车子都停在家里了。

现在,被拖欠的钱仍然没结,车也没有货可拉,但贷款每个月照样得还。

烂尾

正邦科技本轮扩张始于 2019 年。彼时,在非洲猪瘟的影响下,国内生猪产能处于低谷,而生猪价格持续向上,首次出现 " 超级猪周期 "。

2019 年 12 月,农业农村部印发的《加快生猪生产恢复发展三年行动方案》提出," 像抓粮食生产一样抓生猪生产 ",千方百计加快恢复生猪生产。

正邦科技当时的预判是,2019 年是生猪价格进入新一轮上涨周期的起始之年……预计本轮猪周期的持续时间和上涨幅度均有望创出新高。

几大养猪巨头们都开始了新一轮扩张。

牧原股份以自繁自养一体化的模式,开始了大规模扩建,并在 2020 年生猪销量实现了对温氏股份的反超,成为了新的 " 猪老大 ";温氏股份以 " 公司 + 农户 " 模式,声称要在 2024 年实现超过 5600 万头的出栏量。

正邦科技的扩张步子也很快。2019 年和 2020 年,正邦科技通过定增和发债,募集大量资金,开启了扩张模式。其中,2020 年通过定增募集资金 75 亿元,用于投资建设 14 个养殖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这只是正邦科技扩张的一个缩影。

快速扩张叠加 2021 年猪价急速下跌,正邦科技很快就陷入了资金困局,项目也停滞了。

2020 年,正邦科技在四川省乐山市白马镇开化村租用土地,用于建设 " 乐山市开化村 1X3ps 繁殖场项目 "。该种猪繁殖场规划的规模为 7200 头,占地面积 5.6488 公顷,工程造价 4000 余万元,开工日期为 2021 年 5 月 11 日,规划的竣工日期为 2021 年 10 月 17 日。

当地人黄涛告诉市界,这个项目已于 2021 年 6 月中旬停工,目前处于烂尾状态。


(项目已于 2021 年年中停工,施工塔吊于 2022 年 3 月被拆走。受访者供图)


根据黄涛提供的《设施农用地使用协议书》及多份材料显示,该项目的建设单位为乐山正邦养殖有限公司——由正邦科技以间接方式 100% 控制,成立于 2019 年 1 月。农用地使用协议书由乐山正邦与开化村 10、11 组及开化村村委会签订。

开化村其他农户的土地转包 / 出租合同显示,土地出租期限为 9 年,从 2020 年 9 月 16 日起,每年 12 月 31 日前支付一个年度的租金。其中,建设用地每亩每年租金为 910 元,消纳地每亩每年为 300 元,正邦通过村委会中转发放给农户。

2021 年,出租土地的农户本该在 12 月 31 日前就收到租金,可直到 2022 年 1 月 18 日才收到。现在他们最担心的是,9 月 16 日新的租期就要开始了,如今项目烂尾,土地不能复耕复种,正邦的情况也不明了,租金更是悬在空中。

黄涛本不愿意流转土地给正邦,后来只答应置换 2 亩左右,但最终未置换成功,还被正邦建猪场占用了约 10 亩。到现在,没有任何租金,也没有赔偿,土地还被占用了,黄涛比其他担心收不到租金的农户更气愤。

本来在成都工作的黄涛,因为担心父母不懂这方面,他也不敢离开家里,但四处维权后仍无果。到现在,他已经两年多没有工作和收入了。

仅 2021 年上半年,正邦科技的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就从期初的不到 161 亿元增加到了 190 亿元,其中在建工程更是从 11.93 亿元增加到了 39.39 亿元。

正邦科技在公告中提到,从 2021 年下半年起,就已全面停止新建繁殖场项目。

刘德洋了解到," 很多项目停工了,好多楼房项目都快收尾了也都停了 "。

2022 年 5 月 20 日,正邦科技发布公告称,鉴于行业目前正处于寒冬,拟终止部分区域新建产能,以保证经营现金流安全。

2019 年和 2020 年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定增募投的 22 个养猪项目已停滞,正邦科技决定终止这些项目,并将该募投项目结余的 36.18 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关于还有哪些项目处于停工状态、开化村项目能否按时给付农户租金、土地被占用农户具体进展、停工的项目后续如何规划等问题,正邦科技尚未回复市界。

一场轰轰烈烈的扩张,很快开始,又很快悄然终止了。

求生

巨头们都在扩张,为什么偏偏正邦科技深陷危机。

正邦科技是猪企们扩张的一个样本,特别之处在于,似乎过于盲目,在猪价高的时候大肆扩张,在行情急转直下的时候来了个措手不及。

从生猪销售规模可以看出,正邦科技的扩张有多么的迅猛。


牧原股份自成一派,变成了 " 猪老大 ";到 2021 年,正邦科技在短短几年内从行业第三跃居为第二;而温氏股份和新希望一段扩张期后明显在调整放缓脚步。


新希望方面告诉市界,公司养猪业务已从 2021 年开始转入稳健运营阶段,经历了过去一年半的磨砺,各方面生产指标、最终出栏成本、各环节管理能力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改善或提升,总体而言,已经走过了最困难的阶段。

正邦科技已经走到了危险边缘。

2021 年年末,正邦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 92.60%。到了 2022 年上半年末,资产负债率更是达 102.88%,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还出现商票逾期未兑付的情形,正邦科技及子公司逾期未兑付余额合计达 8.77 亿元。

截至 2022 年上半年末,正邦科技的有息负债为 209.31 亿元;短期资金缺口达 140.3 亿元,2021 年年末时为 128.28 亿元,2020 年猪行情大好,还没出现资金缺口。

刘德洋将正邦科技如今的处境归因于,扩张太快,项目太多,再加上短期快速扩张导致管理不全,从而掉头不易。

至于管理出现的问题,曾在正邦科技工作了八年,做到管理层的章强拿他的离职原因举了个例子:" 有点像宫廷剧。领导想干掉一个高管,就把那一个管理班子的人都干掉了。我就是其中之一。"

在扩张与资金紧张的时候,正邦科技甚至推出了员工跟投(员工跟公司一起投资,可参与分红)、员工贷款(员工以个人名义为公司贷款,公司给予奖励)等制度。

现在,这些款项当中有很多,跟猪场项目一样,烂尾了。

2022 年上半年,正邦科技生猪销量大降 31%,至 484.52 万头,排名也从第二掉到了第四,而且是大规模减少。


资金链越绷越紧,正邦科技不得不缩产。如公司所言,积极采取各种降本增效举措,节约各项费用及减少不必要的开支。


快速扩张途中,又紧急刹车了。

养殖场的停工只是一方面。正邦科技养猪业务是自繁自养和 " 公司 + 农户 " 两种模式并行。2019 年年末时,与其签订合作意向协议的养殖户总计 5721 户,到了 2020 年年末,增至 7951 户,而到了 2021 年 6 月末,又减至 5743 户。

员工数量在 2020 年激增到 5.23 万人后,2021 年,又减少至 2.21 万人。也就是说,仅 2021 年,就有超 3 万员工 " 离开 " 正邦科技,比留下的还多。


正邦科技在通过各种方式缩产以 " 求生 "。


2020 年,除了正邦集团突破千亿,正邦科技赶上猪行情开始迅猛扩张之外,还有一件大事——林印孙退出了正邦科技的任职,林印孙的儿子—— 1986 年出生的林峰,从总经理兼任了董事长,意味着 " 二代 " 正式接班。

正邦科技这几年起了又落,林峰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不过,2022 年 7 月,林峰被限制高消费。随后,正邦科技称,是因为与员工之间的劳动纠纷,已解除。

如今,猪价已经开始回暖。但没有人知道,正邦科技能否度过黎明前的这一片漆黑。

刘德洋虽然已被迫职,但他选择相信,自己被拖欠的工资迟早会发。

" 只是希望早点发下来。"

(文中除黄涛外,王鹏、刘德洋、王宇、章强等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静书  

猪易数据

热门讨论

热门猪病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